也說「獨修」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冬天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至今十九年了,算是老弟子了。期間,曾因講不好真相而沮喪、絕望、自認為不配做大法弟子從而有段時間偏離了法、偏離了師父苦心給安排的修煉道路,罪孽深重!師尊不放棄我,危難關頭一次次安排不同的同修幫助我從新回到了修煉的道路上來。師父真的是無量慈悲!比我們自己更加珍惜我們。無言以謝師恩!

多年來,我一直處於一種「獨修」的狀態。

起初,是因為性格內向、不擅於與人打交道,同時有種看不上別人的心,自以為修行就是默默修好自己、是本份,總覺的那些愛聚在一起的咋咋呼呼的、不像是嚴謹嚴肅的修行。有些排斥和別人接觸。其實是自己的私心把自己障礙住了。師父一直講的都是集體修煉形式,教給我們正確交流修煉的原則,而我卻不以為然,覺的好像自己比別人強似的,還沾沾自喜於「獨修」狀態呢。可見,我從開始基點就偏了,但是那時自己卻渾然不覺。

後來,迫害發生了。同年,我離開了家鄉,到外地念大學。因為消息閉塞,那時我也搞不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還以為電視上講的那些是走偏的同修幹的、以為是有甚麼別有用心的人故意打著法輪功的名義製造事端、造成政府一時誤會了。我覺的大法這麼好、國家很快就會調查清楚了、清者自清。於是還沉浸在默默的個人修煉狀態中,寄希望於常人的甚麼「清官」撥亂反正。慢慢的,情況越來越嚴峻險惡,終於我意識到有些不對勁,尤其是聽說有女大法弟子被投入男牢房輪姦的消息之後,我一下子就坐不住了,焦躁的心起來了,迫切的想要講真相。但是,當時我自己也沒弄清楚很多事情的來龍去脈,修的又不好,缺乏理性與智慧,人心浮動,所以講不好真相,同學們都不相信我。

那時我還有很嚴重的自卑心,沒注意修去,這樣一來,焦躁急迫的要講真相、而又不被別人信任時,加上自卑,慢慢我就變的沮喪、挫敗、懊惱,最後絕望,覺得自己只從大法中受益、卻不能付出,不配做大法弟子了。就自暴自棄、人為的自己主動滑下去了。師父苦心救度我,而我卻自甘墮落,我覺的這與個人「獨修」的狀態十分有關,就是舊勢力利用和加強了我的執著心、把我封閉起來了。如果當時能積極與當地同修聯繫,能互相交流、加強正念,或許我也不會一個人就那麼自暴自棄了。真是可惜!

終歸心中還有修煉的念頭吧,師尊慈悲於我,一再給我機會,幾次安排家鄉唯一認識的同修拉我幾把。然而,掉下來容易返回去難。當時我正面臨畢業、找工作等等常人的事情,偏離法之後心性也跟不上,人心浮躁,也談不上正念,舊勢力和魔也干擾的厲害,總之,一直想從頭開始好好學法修煉,一直沒做到。而在這期間,我的怕心也起來了,於是我更加封閉自己,去了外地工作,連和當地同修聯繫的想法都不敢有。

我如此差勁,但是師父無量慈悲,仍然沒有放棄我,又安排海外的同修傳了自由門給我,使我得以能上明慧網和新唐人,能夠下載師父全部的講法與新經文、能夠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能夠了解真相,能夠從新走回來。

這最後一次走回來,魔難干擾也是非常大的。剛開始一學法就睏、一學法就睏;沒法煉第二套功法,站樁抱輪時劇烈的搖晃、心慌、脹氣、打嗝;煉第五套功法更不行,單盤也堅持不了多久。當時我又特別特別著急,所以反而更加難以突破。總之吧,費了好大好大的勁,現在總算覺得真的在修煉了。主要是這期間,正法洪勢急速推進,海內外大法弟子們不懈努力講真相除惡,使得邪惡大量減少,外部環境改善,對我從新走回來有莫大的幫助!

我在這次走回來的過程中,了解真相的過程中,對邪惡及其迫害手段也有了更多的了解,起了更加嚴重的怕心。我也有講真相的願望,但是,我只敢給認識的、有一定了解的人講,不敢完全走出來、給陌生人講。一是覺的自己還沒修好,怕跟陌生人講不好,起了反作用,害了別人。二是怕被抓被迫害。都是嚴重的怕心、私心,障礙著自己。也還是沒有和當地同修聯繫。一是,我覺得自己很早就走入修煉了,算是老大法弟子,可是卻長時間偏離了法,毫無老大法弟子應有的品質,覺得很不好意思。再一個是,我覺得如果我加入當地學法小組了,勢必要參與到講真相的項目中去,可是我修的不好,肯定有好多漏會被舊勢力抓到把柄而被迫害;同樣因為我修的不好,在平日裏正常的環境中都做不好,如果被綁架到那種邪惡聚集的地方,我能守住心性嗎?我沒有自信。如果,承受不住壓力,向邪惡妥協寫了甚麼書怎麼辦?我已經罪業深重了,那樣的話我就再沒機會回頭了。又或者,萬一我承受不住壓力而出賣了同修怎麼辦?那樣的罪我是償還不了的,我也就廢了。又或者,我要是被姦污了怎麼辦?我如何能面對?我要是被活摘器官怎麼辦?最慘的是,如果我被打殘了,需要父母照顧,他們如何能承受啊?我又如何能面對……

總之,緊緊的維護私、維護自我、維護肉身的安逸舒適、維護常人的情。害怕吃苦、害怕付出、害怕被迫害;同時,又害怕自己的生命繼續墮入輪迴之苦、甚至更糟,又深知唯有大法能解救自己,也真真切切體會到了修煉的益處,因此又放不下修煉。我這是一手抓著人不放,一手抓著神不想放,只想從大法中得到,這是最壞最壞的!

這許多年來,由於自己的執著心,人為的把自己封閉起來了,一直處於一種「獨修」的狀態。而我這所謂的「獨修」背後隱藏的是各種骯髒的執著心,看不上別人的排斥心,自以為是、自覺高人一等的驕傲心理,還有懶惰心、安逸心、怕心、私心,維護自我和常人的情,偷偷摸摸掩飾自己的心,等等,卻符合了舊勢力的安排,於是舊勢力一再加強我這方面的執著,使得我除了工作,也鮮少跟常人打交道,越來越封閉自己,卻久久的沒發覺這不對勁,好像還自得其樂。

直到近兩年,我才終於越來越意識到不對勁了。

一方面是看到明慧網與新唐人呈現出一幅生機勃勃、欣欣向榮之勢,同時看到海外同修舉辦的各種震撼人心的講真相項目,如景點講真相,五一三盛大遊行,台灣弟子大型排字活動,為制止活摘器官的各種努力,大陸大法弟子化整為零默默做的感天動地的那一切,還有各地大法弟子給師尊拜年的感人場面,當然還有法會……一切都蓬勃向上。可是,每一個都沒有我的身影,而我自己講真相進展緩慢,還是停留在給認識的、相對信的過的人講講真相,有時在微信朋友圈含糊其辭的發點真相信息,就好像甚麼都沒有做過一樣,只有等和靠,深感焦急!

另一方面,是我年齡比較大了,還一直單身,而且有越來越封閉之勢。常人也常常對我表示不理解。更重要的是,因少與人打交道,又獨修,不參與集體學法,就減少了修煉心性、在矛盾中提高的環境,修的很不紮實。一個人學法、煉功、發正念狀態好時,覺得自己好像是挺純淨的,似乎也在提高,但是,遇到點事兒,甚至是很小的事兒,往往就會翻江倒海心難平靜,修的太不紮實了。

每個人的情況都不一樣,就我現在這篇文章中也仍透顯出很多執著心。而有的同修,雖然也是一個人,仍能勇猛精進,踏實做好三件事,一點兒也沒落下。

每次寫心得體會,總覺得心頭有千言萬語,一旦寫出來,卻又總覺得詞不達意。個人層次有限,認識淺薄,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