戶外煉功的是與非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一日】「戶外煉功」在中國大陸真是一個令人嚮往的詞彙,自從一九九九年邪惡迫害之後,再也沒有這樣的機會了。可是這卻是大法修煉的傳統,大陸的法輪功學員在迫害的環境下還無法堅持這樣的傳統,真是遺憾。

前些年,偶爾聽說有出去戶外煉功的人,但是很少,我一直也沒碰到,以致師父在講法時提到有的人已經開始出來煉功,我還是半信半疑的,因為迫害的環境下,我對法的堅信成度還不是那麼好,所以在這方面,我一直覺的自己有點落後。

因為是在迫害的環境中,所以對於安全自然是十分的注重,一聽到有人要戶外煉功,就非常的反對。大概三年前,外地同修到我們城市組織了幾十人戶外煉功,很多人被抓,造成了很大損失。其中一個組織者被迫害致死,還有幾個人也被迫害的非常嚴重,面臨三到四年的非法刑囚。基於這樣的事情,我更加堅決的反對戶外煉功。可是反對的同時,我也在問自己的內心:自己這麼反對真的是為了同修的安全著想,還是因為自己的怕心呢?好長時間都沒有得到答案。

一個偶然的機會到外地出差工作,因為環境陌生,找不到同修。講真相做的也不是很好。某一天,突然萌生了戶外煉功的想法,想驗證自己是因為怕心而反對戶外煉功,還是為了別人的安全而反對。到了凌晨四點左右,我就到小區的園子裏找地方煉功,因為不熟悉地形,為了找合適的地方就找了很久。想著找一個隱蔽一點,不被人注意的地方。可是小區裏晚上也都點著燈,怎麼找也沒有那麼隱蔽,就找了一個相對隱蔽的地點。開始的時候也是十分小心,煉一套功法就要看看周圍有沒有人,煉一套功法就要停下來聽聽有沒有人走動的聲音,這樣煉完了第一、第三套功法就回去了。回來後打坐,看到右下角有一個很小的花。當時我也沒有在意。隔了一週,我又出去煉功,這一次心裏穩定了許多,堅持煉了第一、第三和第四套功法。回來後打坐,看到身體前面有一個很大的花兒在開,很漂亮。雖然很漂亮我也沒有在意,因為在打坐時看到東西是很正常的,沒甚麼新奇。又隔了一週,我又出去煉功,這一次就更穩定了,只是在耳朵裏聽聽有沒有奇怪的聲音,不再四處張望了。把動功全部煉完才回去。回來後打坐,看到自己身體周圍有很大的金色蓮花瓣。一會,我又不在蓮花瓣裏面,看到一個佛坐在金色大蓮花瓣的蓮台上。 這是從來沒有見過的景象,而且這一次看到了佛,心裏非常高興。

聯繫起來,想想這幾次戶外煉功看到的景象,我明白了是師父在鼓勵我,戶外煉功沒有錯。同時我也非常深刻的體會到師父對大法弟子的洪恩,弟子做一點小事,師父都會給我們很多很多昇華的好東西。此後,我有機會就會到戶外煉功。

通過我自己的經歷,證實戶外煉功不會出問題,只是自己的心態要把握好,要放下怕心。同時,我們地區的迫害案例也說明不能組織大面積的人出去煉功,大陸畢竟還是迫害環境,眾多人的煉功場面其實已經就是在打破邪惡迫害的環境了,在眾人心性不是那麼一致,還存在怕心的情況下,一定會遭到邪惡迫害的。

可是,作為大陸的同修,可能每個人都有一個能夠堂堂正正戶外煉功的願望,要想實現這個願望,就要放下自己的執著心,特別是怕心,不給邪惡迫害的理由和藉口,願望就一定能夠實現,其實,我們在戶外煉功,師父都會保護我們的,關鍵是自己的心性狀態。

最近一次戶外煉功,是在師父的家鄉。也是利用出差的機會。因為突然之間身體特別難受,想到可能是因為工作繁忙,煉功太少的緣故。就在白天的時候,在街邊的綠化帶煉功。因為是白天,還是擔心一些。可是剛剛開始煉第一套功法,閉上眼,就見天空中師父的巨大法身顯現在我右上角,在看著我煉功。這時我一下子心就穩下來了。煉了第一、第四套功法後,突然身後的汽車報警響了。再煉第三套功法,報警器又響了。我悟到應該停下來。就停下來看看周圍,那時候是下午,學校的學生下課,校車一輛一輛的在我身後經過,前面本來沒人的小路也開始有了很多行人。這麼多人可能是不太適合煉功,而且報警器也響了,這也分明是在提醒我,我就離開了。

通過這件事情,我明白了師父一直都在身邊看護我們,有危險的時候都會有點化,千萬不可執著自我。只有我們心正,師父才能保護我們,如果心不正,有怕心,師父想保護我們也會被邪惡以各種藉口迫害。

這些是我本人近幾年的體會,一直不想寫出來,就是擔心會產生不良影響。如果有同修因為看到戶外煉功的好處出去煉功,而沒有把握好心性,遭到迫害,對我來說也是在犯罪。就單純的看「戶外煉功」的行為是沒有錯的。可是修煉是超常的,當事者的心性狀態,對法的理解,都需要理性的嚴肅的對待;如果抱著各種人心,則往往事與願違。而眾多人的集體煉功,在迫害的環境下,組織者是無法把握的,所以在條件不成熟的情況下組織集體行動是不合適的。

近期看到網上有一些對戶外煉功的爭議,在此寫出,供同修參考。希望大家能夠把握好,不給自己、不給大法、不給眾生帶來損失為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