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研究生走入法輪功修煉的心路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八日】我今年二十四歲,是在二零一五年四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想在這裏簡短的分享自己的小故事。

我自國中起就有偏頭痛的毛病,七天中有三天不痛就可以拍拍手了。有時候會痛到走路不穩、沒有辦法直線走路。有一部日本電影叫做《一公升的眼淚》,媽媽很擔心我會和電影裏的女主角一樣,所以就帶著我去大醫院做腦部掃描檢查,但是卻找不到病因。媽媽也有偏頭痛的毛病,她常常說:「我上了四十歲才開始頭痛,你十幾歲就這樣痛,以後要怎麼辦……」

我覺得自己是個大累贅,讓媽媽操盡了心、花了很多錢跟時間治療我的頭痛,各種治療方法都試過,西醫、吃中藥、針灸、國術館、民俗傳統方法等等,狀況雖有稍許好轉,但是從未完全好過。為了不讓媽媽為我擔心,我常常都忍著痛不說,除非是痛到想吐、得提早上床睡覺才會告訴媽媽。就這樣我痛著痛著也習慣了,一直到我上大學,情況才稍微好轉。

我不喜歡和別人起正面衝突,因此,每當和別人有矛盾發生的時候,我都直接忍下來,但是每每把自己氣的血壓升高,更增加了我頭痛的發生率。

在我大二的時候,爸爸因暈眩而頭部著地,動了腦手術,術後性格有點改變,所以我們家又開始了各種尋醫的旅程,當然也是包括西醫、中醫、國術館、民俗傳統方法等等,外加一個氣功治療。我當時也讓氣功師調了身體,想說試試看,多年的頭痛是不是會有所好轉,但是狀況雖有稍許好轉,卻從未完全好過。

在這個為期大概兩年的尋醫旅程中,我們認識了一位中醫師。她是一位法輪功學員,室內擺了很多大法書籍,是我們家認識的第一位大法弟子。她向我們介紹大法以及神韻,因此我們全家在二零一四年第一次看了神韻。哥哥是家中第一個拿起《轉法輪》仔細閱讀的人,之後,哥哥每天都在講大法的事情,極力推薦我看《轉法輪》,並且把一本又一本的大法書放在我桌上。

因為我和哥哥平日感情要好,也愛看書,所以就接受了他的推薦,開始看起《轉法輪》來了。但是我花了數月的時間才把《轉法輪》看完,看完之後只是覺得:「嗯!說得真好,真有道理!」看完《轉法輪》後的兩個月,神韻再度來到台灣,我們一家人第二次去看了神韻。

二零一四年看神韻的時候,我是在昏昏欲睡的情況下看完的。但不知道為甚麼,我非常期待二零一五年神韻的到來。就在我懷著滿心期待等著開演並且和妹妹說笑打鬧之際,下一秒,神韻的第一幕映入我眼簾,一種莫名的感動讓我流下眼淚,從我內心的非常之深處吶喊著:「我要修煉!」

我開始上「法輪大法在台灣」網站,自己學習五套功法以及到學校附近的煉功點請煉功的阿姨糾正我的動作,並且開始看其他的大法經書,漸漸的,我對於法輪大法到底是甚麼有了越來越深的理解。我也了解到,自己在遇到矛盾衝突時,到底該怎樣去應對,是忍氣吞聲呢?還是退一步海闊天空?這兩個是完全不同的,也學會去看看自己是不是哪裏犯了錯、是不是哪裏沒有考慮到他人才讓我的心被揪著那樣的不舒服?

奇蹟似的,我的頭痛症狀在短短的三個月內減緩了許多,說三個月或許太長了,應該說我是三個月後的某一天突然發現我已經很久沒有頭痛了。現在有時仍會不舒服,但總是透過反省自己是不是在哪裏疏忽了或者是靜下心來念《轉法輪》或者煉功,頭痛的症狀就消失了。

由於我本身在大學念的科系是心理系,擅長分析自己的內心,理出頭緒後更明白了自己會想要修煉的原因到底是甚麼。

在今年的寒假,身為研究生的我抽空參加了「真善忍體驗營」,並且擔任小隊輔導員,因為營隊地點在雲林環球科技大學,來自全台灣各大專院校的青年弟子在寒假前的週末花了兩天的時間在那裏進行討論、跑大地遊戲、練習手語、拍攝宣傳片以及戲劇表演等等,我們還一起學法、煉功。我覺得這是個很難想像的場景:第二天的早晨,一群平均年齡二十歲的年輕人五點起床,從民宿走到環球科技大學,為的就是煉五套功法,每個人都在找自己心中的那塊平靜。那兩天,我想我真正體會到了法輪功所修煉的三個字:真、善、忍。每個人都真誠的對待別人,每個人都與人為善,每個人遇到矛盾都是向內找,看自己錯在哪裏。曾經有朋友和我討論過,忍這件事情是對人體很不好的,那我們這樣忍久了會不會身體搞出毛病來?我對她說,不會,因為我們所說的忍,指的是真正的退一步海闊天空,而不是憋著氣在心裏難受。雖然說,有時候遇到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的時候,一開始還是會在心裏怪著對方,認為自己沒做錯事情,但是,我漸漸的知道,將自己執著的那顆心放下了,那麼矛盾也就消失了。

現在,我們家有三個人在修煉,哥哥、我和妹妹。我們三個人都以真、善、忍對待彼此及他人,看到誰哪裏有執著、哪裏做得不好了,就互相善意的指出來。其中,改變最大的是妹妹,她參加了今年寒假的「真善忍體驗營」後也開始修煉了,過去的她是一個超級沒耐性的叛逆少女,只要一遇到不稱心的事情就馬上爆炸,爸爸、媽媽也拿她沒辦法,只能說:「唉,以後就留給社會大學去教吧!」但是,近一個月以來,妹妹開始拿起《轉法輪》和我一起學法、交流,時時刻刻修自己的心性,遇到不稱心的事情的時候雖然還是會哀號一下,但是不會像過去那樣到處詛咒別人了,煉功的時候就算很累很痛苦、鼻涕眼淚流的滿臉都是,還是會堅持煉下去。

雖然爸爸、媽媽還沒有發現她明顯的改變,但是沒關係,我知道妹妹一定會好好的修自己的心性,並且讓爸爸、媽媽明白:法輪大法好!因為認識「真、善、忍」,現在的我,是最幸福的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