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八個月身心巨變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五日】(本文成文於二零一六年三月末)我是教師,今年五十歲,二零一五年八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巨變。現把八個月來我修煉的心路歷程如實敘述如下,以便使更多的人能夠對法輪大法有一個正確的認識。

意外疾病,令人絕望

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次B超體檢中,發現肝部有兩公分左右低密度區,醫生建議外診,八月我到了全國最好的醫院治療,診斷結果出來,專家說90%是不好的東西。經過會診確定為小肝癌,拿到診斷結果我如五雷轟頂,頓時渾身被汗水澆透。

我無法承受如此打擊,我無乙肝、丙肝,無家族遺傳,不抽煙、不貪酒,平日注意鍛煉身體,怎麼會這樣?我絕望了。專家說需要做射頻治療,至於治療效果他也不敢保證一次徹底治好,就這樣我在治療室做了兩個多小時的手術,住院一週。

出院前一天晚上,妻子陪我外出散步,走了不到兩里地我就感到走不動了,跟妻子說歇一會兒。淚水在我眼裏打轉,我強忍著不讓它掉下來,怕妻子看到。要知道我原來可是每天下午都馳騁在籃球場上四十多分鐘也不知累的。

出院時醫生囑咐每個月做一次血檢,兩個月做一次加強核磁共振,將檢查結果寄回醫院。帶了三個月的西藥,還有一張中藥的藥方,臨走醫生還不忘開了玩笑說:「從此後你將經常與醫院打交道了。」

就這樣,拖著疲憊的身體,懷著沮喪的心情回到了家中。

修大法,絕處逢生

看到我整天痛苦不堪,妻子真誠的勸我修煉法輪功。實際上自一九九七年,大法傳入我市,妻子和她的功友們在我家看大法師父的講法錄像,我為他們安裝設備時,他們就勸我一塊看,那時我認為大法就是氣功,是叫人祛病健身的,而我的身體槓槓的,不需要學氣功。

二零一四年,因在籃球場上激烈運動中,左後丘腦輕微栓塞,出院後妻子勸我修煉,我只看了幾頁《轉法輪》,因身體很快恢復,又走回了常人的吃喝玩樂之中,樂此不疲。

現在面對這種困境,我覺的自己已別無選擇,於是半信半疑地走入了大法修煉。妻子陪我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同我一起學習《轉法輪》,每天早上一塊煉功。我不能雙盤,即使只能單盤我也堅持四十五分鐘,至今從未間斷。

我的身體一步一步康復起來。修煉大法了四個月後我再也不吃藥了。到現在八個月過去了,我每月做一次血查,指標都很正常。

隨著不斷地學法,我從一個所謂「徹底的無神論者」變成了堅定的有大法信仰者。我真切感受到了神佛的護佑。出院回家決定煉功後的第一天早晨,煉到抱輪時,我覺的堅持不下來準備放棄時,妻子在旁邊說求師父加持,結果五套動作一氣呵成。還有一天早晨我該起床煉功了,感覺到有一根手指從床下向上戳我的腰,力量很大,把我弄醒了。我知道那是師父叫我起床煉功呢。我知道如果沒有無所不能的師尊加持,根本不可能完成。

「真、善、忍」讓我提高心性

我原是一個要強的人,也很要面子,不論是生活還是工作,從來不落別人後面,自然也是個不肯吃虧的人,即使去集市買菜,也要貨比三家,心裏有數後才買。修煉不久,從來不吃虧的我學會了吃虧。

一天到超市買牙籤,不小心把一盒牙籤碰到地上,我趕快蹲下把散落到地上的牙籤拾到牙籤盒裏,蓋蓋兒時發現蓋子已摔碎,我一看價錢四十多元,環顧左右看看沒人注意,售貨員在我身邊走來走去就是沒人朝我這邊看。要在以前我肯定抽身走掉,現在我得按照「真、善、忍」去做才對得起大法弟子的稱號。於是拿著它到出口結賬,售貨員帶著疑惑的眼光看著我,我做了解釋。周圍有好多人用各種不同的眼光看著我,但我心裏很坦然。

年前臘月二十七日,我到山上帶水,想順便在賣水的鄰居家買點芋頭吃。碰巧賣芋頭這家主人不在,我問賣水的老王,賣芋頭的上哪去了?老王問我幹甚麼,我說明來意後,他從屋裏提出一方便袋子,裏邊大約有十幾斤芋頭,他要二十五元錢,我給了他三十元。回家後打開袋子發現有四分之一的芋頭已經變質,我也沒有在意,摘了部份拿到廚房用水洗淨,看到芋頭尾部有紅點就用刀往下削,削去三分之二還有紅絲子,就扔掉了,就這樣發現十個裏面有八個是變質的,心想:老王可能也不知道芋頭壞了。如果在以前,我一定會趁再次回去帶水找他理論的。現在我是大法弟子,我學會了寬容。沒想到當我放下後,卻出現了意想不到的奇蹟。過完年從老家回來,想把剩下的芋頭扔掉,一看還好好的,用水洗了後發現和年前的情況不同,十個裏面有八個是好的。我想這是師父對我的鼓勵吧。

我曾埋怨過命運對我的不公,年紀輕輕就讓我經歷兩次罹難,通過學大法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按「真、善、忍」做一個真誠、善良、寬容的人,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現在的我健康快樂。

我能走進大法,成為一名大法弟子,我很幸運。法輪大法確實是一部神奇的高德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