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病包子 今天幸福人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一日】大半輩子蒙受疾病苦難的我,修煉法輪大法後,從死神的捆綁逆境中掙脫出來,終於苦去甘來獲得了人生的無比幸福。

咳喘病折磨我大半生

咳喘病也稱癆病。這種病的患者非常痛苦。我五歲時因為百日咳留下了咳喘病根兒,常年咳嗽,一遇傷風感冒就得倒下起不來床,服藥打針是家常便飯。母親為我四處投醫,想盡各種治療方法。父親是農民,本來收入微薄,為給我治病,全家人節衣縮食,錢花了無數,也沒能醫好我的病。成年後,只能幹輕體力活,重活幹不了,我心裏總是悶悶不樂,總覺得矮人一頭。

結婚後,給婆家帶來了憂傷,尤其是給丈夫帶來了愁苦,吃藥如同吃飯,大把大把的藥物,不但身體沒得到康復,反而藥物的副作用導致我心哆嗦成團,渾身強烈顫抖,端杯水就洒;久病不癒,常年服藥,胃口被藥物刺激得噁心、嘔吐、經常疼痛,久而久之,又患了胃病。

土地承包到戶後,因為我有病種不了田,丈夫無法出外掙錢,只能在家務農,造成家裏經濟拮据。我看病只能去找鄉村醫生,打針、掛點滴是常事,醫藥費總是和人家賒賬,到秋後才償還。丈夫辛辛苦苦土裏刨食掙的幾個錢,基本都給我拿出來治病,日子過得非常貧寒,全家人生活十分清苦。我們家是村子裏的困難戶。

疾病交加、窮困潦倒的我,苦不堪言,常常以淚洗面,我哭,我喊,是喊天天不應,叫地地不語。後來,我多次萌生輕生之念,打算一了百了。可是,一雙未成年的兒女拴住了我的心,孩子失去母親多麼可憐,萬般無奈,我只能含淚咬牙在死亡線上苦苦的掙扎著。

一九九七年,三十八歲的我病的起不來床,丈夫每天扶我起來吃飯,醫生加大力度給我用藥,西藥、中藥咋用都無效果。難以驅散的愁雲籠罩著我們一家老小,年邁的婆婆病倒了,丈夫背著我悄悄的哭鼻子,兩個孩子流著淚看著媽媽;親戚們得知我病重後,都來探望;連我自己都不知哪會離開人世。

法輪功給我新生

叔公見我瀕臨死亡,特別憐憫,很快叫來身居外地的老伴,來家教我煉法輪功,嬸婆把法輪大法的著作送到了我家的炕頭上。我和她一起聽李洪志師父的《濟南講法》錄音,我煉不了動功,嬸婆告訴我能煉多少就煉多少,我堅持兩、三分鐘就汗如雨下,嬸婆說出汗好,是師父在給你淨化身體。她又說:「李老師可有能力啦!能給弟子不斷的淨化身體,你這點病很快就會好,有的癌症病人,李老師都給救活了。」

果然,第三天晚上,我嘔吐了一個多小時,吐出了大半盆苦水,我扣口鍋似的肚子消下去了。第四天開始,我無數次便尿;第七天我渾身浮腫全消了。我生活能自理了,我渾身有勁了。

值得慶幸的是我能做家務了;大約二十天的時候,我能和丈夫一起下田幹活了。丈夫高興的逢人就說:「法輪功真神,給我家要去火葬場的人救活了。」

全村人都知道法輪功真好,法輪功真神奇。鄉親們紛紛來家找我學法輪功,幾個月的時間就有幾十人修煉。從此,我生活非常充實,不再矮人一頭了。

我家舊貌換新顏

我修煉法輪功前,我們家住的是破舊房子,天一下雨,房子就漏水。外邊下大雨,屋裏下雨;外邊不下,屋裏還下。房中擺滿了大盆小盆接雨水,一旦不慎,被子、衣服及其它東西均被漏進來的雨水打濕。我們一家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中,日子很苦。

比這苦難的還有,那是一件令我們一家人悲傷的事情。那年冬天的一個清晨,我們在入睡的朦朧中,忽然聽到「喀──」的一聲巨響,是從外屋傳過來的聲音,全家人都被驚醒。我和丈夫趕緊起床,來到外屋仔細打量,這時又「喀──」的一聲巨響,隨後房蓋塌落下來。原來是一條房檁折斷造成的。當時是地凍天寒,我和丈夫找來了幾名親戚幫助修房子,一位親戚上房清理坍塌廢墟時,意外的是房子又繼續塌落,他隨著塌下來的房蓋掉進屋裏,一條腿被戳傷。我們真是雪上加霜,寒上加寒。

我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好了,每年給家裏不僅節省了可觀的醫藥費,還能給丈夫幫把手,料理家務,下田幹活,樣樣都能幹了。我們既種田又養豬,家裏日子日益轉好,每年都有積蓄。

八年後,我們家建起了一百四十平方米的北京平房,冬暖夏涼,亮亮堂堂。同時圈起了紅磚院牆。我們這個新家園美觀大方,令人羨慕。在村子裏我們步入了富裕戶的行列。

沒有文化的老伴成為單位生產骨幹

我修煉法輪功近二十年來,老伴從我身上親眼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美好和神奇,也嘗到了「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老伴一直支持我修煉。

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澤民犯罪集團開始瘋狂迫害大法,我因去北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在當地,邪黨人員把老伴特意找來查詢,問:「法輪功到底好不好?」他反問:「你們是讓我說真話還是讓我說假話?」他們說:「讓你說真話。」他說:「那你們可別關我。」他們說:「你放心,肯定不關你。」老伴鄭重其事地告訴他們說:「法輪功好。我媳婦的病就是煉法輪功煉好的。」在場的一屋子人全笑了。

我因為幫大法和大法師父說句公道話,遭中共人員迫害,被迫流離失所,警察抓不到我,就把老伴帶到派出所,警察問他:「法輪功好不好?」老伴回答說:「法輪功好。」警察又問:「咋個好法?」老伴告訴說:「我媳婦有病,是煉法輪功煉好的。」一警察氣得暴跳如雷,破口大罵,甚至要拿電棍電他。警察讓他交出我以及其他大法弟子,他就三個字:「不知道」。

我背井離鄉及被非法關押的五年中,老伴帶著未成年的兒子過著既當爹又當媽的艱辛日子,沒有怨言。他知道法輪功好,他明白自己妻子煉法輪功沒有錯。他沒有倒下,他連種田帶養豬,在親朋好友及鄉親們的大力幫助和支持下,他為家蓋上了新房,圈上了院套,建起了新的家園。

我被釋放回家後,他告訴我說:「為迎接你回來,讓你高興,兄弟們想先種地,我不讓他們種,讓他們先幫咱家圈院牆。」我很感激,這不僅是他對我的厚愛,最可嘉的是他對法輪功的認可。我從心裏敬佩他擁有做人的良知。

為此善良的老伴得到了法輪大法的護佑。一次老伴駕馭毛驢車拉了滿滿一車玉米秸過道口,僅差半尺距離沒被飛馳的卡車撞上。車上的兄弟被嚇得臉色蒼白,出了一身冷汗。兄弟對我說,「我們哥倆,真是命大、福大、造化大。」又一次,老伴駕馭毛驢車時,毛驢毛了,車翻了,車轂轤朝天,給他甩出去挺遠,摔在地上。老伴卻毫髮未損。

近年來,我種田,老伴打工。他剛去打工時幹的是力工活兒;因他勤勞善良,一個月時間單位領導就提拔他看機器;一年後,領導在大老闆的安排下,又提拔他當班長。他所帶的班生產效率高,得到了大老闆的稱讚。他成為了單位的生產骨幹。該單位效益好,是市級盈利企業之一。

老伴沒有文化,忠實厚道,平生以來沒當過頭,如今六十歲的他能帶領一班人搞生產,而且產量高。這是熟悉他的人都不敢相信的事。這是他支持我修煉法輪功、明白法輪大法真相獲得的福報。

全家樂融融

記得兒子咿咿牙牙學語時,天真可愛的孩子帶給我們歡樂,也帶來了憂傷,一次丈夫滿臉沮喪,憂愁的對我說:「你總有病,家裏日子這樣難,將來兒子娶不上媳婦,他就得打光棍。」我鼻子一酸哭了,「誰家姑娘不找好婆家,誰願意來受貧?」眼見兒子一天天長高,我們夫妻兩人的壓力越來越大。

現在兒子娶了一個賢惠媳婦,我們又抱了孫子。我們一家人都知道大法好,兒子、媳婦都做了「三退」(退黨、退團、退隊)。老伴、兒子打工,我種田,我們這五口之家衣食有餘,生活美滿,其樂融融。

本文的故事是我本人修煉法輪大法的親身經歷,是我伴著淚水寫出來的。無情的咳喘病折磨了我大半輩子,我用的藥得用車拉,我流的淚得用盆裝,我受的罪用語言無法形容。是偉大的李洪志師父給了我新生,給了我健康,給了我溫馨的家,給了我快樂,給了我幸福;也給了我們全家人的幸福。

在這裏我僅用一句肺腑之言,來向大法師父表達自己感恩的心聲:「師父,弟子修煉法輪大法,要一修到底!」

親愛的讀者,法輪大法已洪傳世界,現在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人民都在修煉法輪功。我衷心希望讀者朋友都來了解法輪功真相,千萬不要相信中共邪黨的謊言,要明辨是非、分清善惡,相信善惡有報的天理,給自己選擇一個光明美好的未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