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說最多能活兩年 修法輪大法獲新生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五日】我修煉前不大了解法輪功,更不知道法輪功被迫害的那麼嚴重。但是我敬重鄰居大姐,她說退出邪黨組織能保平安,我就將我們一家都退了。

二零一一年下旬,我患嚴重胃潰瘍,在齊齊哈爾二零三醫院診斷為胃部不點型增生,後去哈爾濱腫瘤醫院診斷為胃癌,胃腺伴有印戎細胞癌。十一月十一日回齊市第一醫院做了胃切除四分之三手術,吃藥點滴化療未見成效。醫生說我最多能活一年半到兩年。

當我得知自己患了胃癌時,精神徹底崩潰,癱軟在那裏放聲慟哭:難道我的生命就這樣即將完結了嗎?!化療期間真是生不如死,萬般難耐,瘦的皮包骨,多次想到輕生,可是每每看到孩子,眼淚便止不住的流。心想,哪管孩子立業成家我再閉眼也心安哪!本能的一種求生的慾望愈來愈強烈,兩年間求生無門,無論是去教堂禱告,還是大把吃藥,營養保健靜養皆無效。

二零一三年年底,我在我家門把手上得到一本小冊子,其中一學員寫的體會說:自從修煉了大法以後,一切病都好了,不用上醫院買藥了。這讓我轉變了多年來對法輪功不讓吃藥的誤解,原來煉大法沒病不用吃藥。

我就拿著小冊子到給我退團隊的鄰居大姐家。她給我聽了一講師父講法,感覺這法怎麼這麼好呢?這不都是叫人做好人的道理嗎?新聞媒體說的怎麼與事實不符啊?就這樣我每天到她家聽法,一連聽了九講法。此時我雖接觸大法,還未決定修煉,但已經臨近醫生說的死亡期限,時常感到胸口異常的堵悶,我又找中醫又吃藥都無效,便到齊市第一醫院複查,病理結果:胃癌復發。當我看到病理報告時,又痛哭失聲,感到人生盡頭的絕望。回家後獨自一人時,又是嚎啕大哭:老天哪,你再讓我多活五年也行啊,孩子還未成家啊!這時我想起一病友曾經對我說過:信大法能有救。就抱著一線希望給她打了電話,當晚她來了,還送來一本《轉法輪》。她說:姐呀,唯有大法能救你,上醫院救不了你。我心想讀書還能治病?她翻到《轉法輪》二五五頁:「給病人念一念此書,如病人能接受,可治病,但對業力大小不同的人效果也不同。」

我堅定的說:行,那我就信。丈夫說:信是信,該手術手術,該吃藥吃藥。時近大年了,丈夫計劃年後帶我去北京天津等地手術治療,我對丈夫說:我不去做手術了,就堅定的信大法了。我外甥是齊市建華廠醫院的醫生,對我丈夫說,我若不做手術,生命挺不過半年。丈夫心想:她也沒幾天活頭了,就讓她樂呵樂呵吧。

由於身體極度虛弱,我坐不住,大法書看幾頁就得休息。我與鄰居大姐一同學法煉功,但身體還是難受,當我學法明白業力像年輪一樣一層一層往外推的道理,便決定不再吃藥了。自此,我的身體一天一個變化,臉色紅潤走路生風,十多年的便秘也無影無蹤了,我內心喜樂無比。

小區有五個癌症患者,別人都相繼去世了,是大法使我重見光明,人生又有了希望。

鄰居見我愈來愈年輕都非常驚訝:你是咋好的?吃了甚麼藥?我的親身經歷使身邊眾親友都相信法輪大法好,也使眾親友甚至有緣人遠道慕名而來也開始學大法。曾因我身患絕症而老了十歲的丈夫,逢人便說大法好,丈夫又年輕了,破碎的家庭得救了。

我由一個瀕臨死亡需他人照顧的病人,如今,洗衣做飯照應全家生活起居,與家人共享美好生活,沐浴法中……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