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苦女孩巧遇法輪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七日】我出生在一個貧苦農民家庭,從小體弱多病,上有哥哥,下有四個弟弟,我下面的一個弟弟比我小一歲多一點,我出生不久,我媽就懷上他,因此我也就沒奶吃,連米飯都吃不上,大人吃葫豆,我吃葫豆,大人吃紅苕我吃紅苕。因此我從小就經常叫肚子痛,瘦得皮包骨頭,頭髮都掉光了。

媽說我肚子痛是吃多了,或者說是有蛔蟲,痛得我沒辦法滿地打滾,叫「媽呀!媽呀!媽呀!」叫得她也心煩,就罵:「你叫我,就不痛了嗎?你要死就死嘛。」我聽了真傷心,哭得更厲害。我也知道她也無法救我。

我家門前有四、五棵苦楝子樹,我肚子一痛,我媽就去剝苦楝子樹皮,煎水給我喝,幾棵樹很高一截都無皮了,我還是經常痛。

我父親白天忙於幹農活,晚上聽我鬧得厲害,他也無法睡覺。他說:「來,我背一下吧。」很多時候,深更半夜背著我在壩子裏走、站,等我稍微平靜下來,才放上床去,聽我媽說,我四、五歲才會走路。

我九歲時,父親說再苦再難都要讓我上學,我家周圍很多像我這樣年齡的孩子都沒上過學,我還是覺得幸運,在學校也經常肚子痛,被同學送回家。痛得厲害幾天不能吃東西,還要吐,吐黃膽汁、苦膽汁。一直拖到一九七九年才在醫學院查出是膽囊炎。醫生說不能動手術,只能吃藥控制。就長期吃利膽片、利膽醇之類的藥,長期吃有時也不見效,每年還要多次住院,打吊針維持生命。

長大後,又增加了困擾我的婦科病,下身又痛、又癢、又臭。每天要用很熱的水澆洗好幾次,洗一次管一、兩個小時。越到後來,洗也沒啥作用了。甚至覺得裏面火燒般的痛、癢難受,晚上無法入睡。實在忍無可忍了,我去了婦幼保健站,掛了號,醫生了解了一下,給我作檢查,一查醫生就罵上了:你這種人這麼嚴重才到醫院來。又給作了化驗,化驗單出來了,兩個醫生交頭接耳,我也沒聽她們說的甚麼,就給我說:「你到醫學院去,我們沒辦法處理。」

我拿著化驗單回家了,一路上內心在哭,考慮經濟條件差,三個孩子都在上學。工作單位是個小集體也垮了。打工,歲數大了沒人要。當時居委會找人護院。我就為一個單元居民看門,每月七十五元工錢。到時自己挨家挨戶去要,有時有的人還不高興,不給錢。想到這些心裏真難受,眼淚不住往外流,又怕人家看到不好意思。哎!怎麼活呀,老天!想跳樓、跳水又沒勇氣,幾個孩子怎麼辦?無奈每天還是在十幾家人的門前坐著。

一天,我們院子另一個單元一個鄰居看我臉色蒼白,精神不好,對我說:「嬢嬢,你身體不好,來跟我一起煉功嘛!」我無動於衷,沒理她,我想我全身是病,哪有精力跟你一起煉功啊?過了幾天,她煉功回來,路過我坐的地方,她又說,「我是為你好,我們煉功的,很多有病的人,煉一段時間都好了。我給你一本書看一看嘛。」她就從包裏拿出一本書給我。我一看是《轉法輪》,我拿回家翻了一下,沒怎麼看,就放下了。放了幾天,我拿去還她。我是晚上去的,正好有十幾個人在她家煉功,有年歲大的五、六十歲,有年輕的二、三十歲在煉功,煉了功,就在讀《轉法輪》。看到這個情景,我就不說還書了,第二天早上,也跟著到廣場晨煉。

就這樣,每天堅持看書,逐漸明白了書中的法理:原來法輪功是佛家修煉大法,是修佛的,是佛法修煉,師父說:「那麼甚麼是佛法呢?這個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他就是佛法的最高體現,他就是最根本的佛法。」[1]師父還說:「我們是按照宇宙演化原理修煉,按照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標準指導我們修煉。」[1]所以我平時做甚麼事情,一思一念都用大法來要求自己,衡量自己。儘量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到現在我已經修了十九年多了,那些頑症早已不翼而飛了。

這十九年當中我沒有打過一次針,沒吃過一粒藥。有時身體某個部位有一點不舒服,我就堅持看書、煉功,按照師父說的去悟,去做,輕輕鬆鬆就過了。有人污衊說師父不讓吃藥,這麼輕鬆就過了,你還要吃甚麼藥,若不是修大法,像我十九年前的狀態,你不吃藥、打針能行嗎?

師父還把我心靈淨化了,修煉前我是一個自私的人。學法後按師父說的去做:師父說:「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1]實際上自己要想好病,你必須得按照師父說的去做,否則你是好不了病的。

所以說凡是真心修大法的人,都是好人呢。就是必須按照大法修才能好病祛難,否則是達不到目地的,這就是法輪功學員為甚麼這樣堅持要修煉的原因,如果大家都來修大法,社會道德就會回升。

師父還說:「我們還講了,我們人人都向內去修的話,人人都從自己的心性上去找,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慮別人。那麼人類社會也就變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變好了,治安狀況也就變好了,說不定還沒有警察了呢。」[1]大家想一想這多好哇!

是師父把我們大法弟子從地獄撈起,把我們身心淨化了,這是所有大法弟子們深有感觸的,我無論用盡人間甚麼語言都無法表達對師尊的感恩之情。我現在只有一顆堅信大法,堅信師父的心:只要生命中還有一口氣,我都要堅修到底,跟隨師父一起回家。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