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剩子走出絕境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六日】我是黑龍江法輪功學員。修煉前我家曾經陷入過絕境,幸而遇到法輪大法,我們全家重獲新生。

我六、七歲時就失去了父母,長大後闖關東娶了個腿有殘疾的妻子。我們剛結婚的時候生活很困難,曾因欠一分錢糧食加工費而受屈辱,我的外號就叫狗剩子。

後來我又患上了腿肌肉萎縮、肺結核、腰骨結核和肛瘘。光咳血就咳了兩年;腰間盤突出疼得像針扎的似的;一條腿大腿根長包,後來嚴重肌肉萎縮,腿像胳膊一樣細;體重只有八十多斤,瘦得皮包骨,拄個大棒子,走路還直不起腰來,那種痛苦簡直是沒法說了。

一九九七年,妻子又患上乳腺癌,因家裏沒錢到大醫院治療,只好在雞東縣當地的8510農場醫院做手術,術後又出現了麻煩,有一處刀口按照時間算早就應該封口癒合了,不知道甚麼原因就是不封口還流水,大夫說得植皮,還需要化療。我們夫妻徹底陷入絕境。

就在這時,妻子有幸得到了《轉法輪》這本天書。我記得很清晰,妻子週五請了《轉法輪》就開始看,到週一準備植皮,複查時發現刀口合上了,不用植皮了。醫生都覺得奇怪,怎麼兩天就變化這麼大?

我想這個法輪功也太神奇了。為了救妻子,我就天天推著車子送她去學法點學法,因為家遠我就在外面等她,學完法我再把她推回家。當時我以為都是有病的人才學呢,不好意思進屋等她,反正也沒甚麼事,就在外面的窗下聽他們讀法。雖然有時聽不清,可我知道了這書裏邊講的盡是叫人做好人的話,聽著挺好的。

妻子堅持學法煉功,沒化療,也沒放療,還沒吃藥,身體就這樣奇蹟般的康復了。當時和她一樣做乳腺手術的那個人早就死了。幸虧有了師父救,要不她也早就沒命了。

看到法輪功在妻子身上發生了不可思議的變化,一九九八年九月,我也請了《轉法輪》。我是個沒有父母的孤兒,那年月一個月就給我兩元錢的救濟,我沒錢上學,不認字,看書看不下來,就跟同修學,不長時間,我就能讀《轉法輪》了。我天天起早堅持煉功,讀《轉法輪》,不長時間,肺結核好了,腰間盤突出也好了。不到三個月兩條腿一樣粗了。我最大的變化是白頭髮變成了滿頭的黑髮,而且又黑又亮。我這個有名的狗剩子,能像一個正常人一樣的活著了,這都是得益於大法的神奇和威力。我高興的逢人就說。我太高興了,不能不說啊,不修煉誰能給你這些呢?

大法在每個人身上都出現過許多神奇的事。一次趕集,我坐一輛北京客貨押車,站在外面車廂裏,車廂裏還坐著六、七人,路過一個道鐵做的欄杆時,當時司機沒發現,我也沒發現,就感到有個人拽我一下,車快速過去了,我卻一下抱住了道鐵欄杆,神奇的度過了生命關。當時車廂裏的人和周圍看到的人都嚇壞了。這種情況下如果沒有師父管,腦袋會被切下來的。

有一回我們出去掛真相條幅,掛完後就感到身體非常輕鬆,突然看到自己兩隻腳底下锃亮,像蹬著風火輪一樣,包裏的真相小冊子上也閃光。當時參與的其他有功能的修煉人同伴也看到了,我是一直踩著風火輪到家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使億萬修煉人失去了修煉環境,我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樣也遭受了多種形式的迫害。縣國保大隊、派出所、鄉書記、杜書記等多次逼我簽字不煉法輪功了。我說:「不行,這字我不簽,你們打聽打聽,煉功前我年年吃救濟,走路得拄棍子,刮一點小風都能把我颳倒,我是有名的狗剩子。現在我煉法輪功身體跟正常人一樣了,我不麻煩誰了,還能做生意,不但養活了自己,還能養活好幾個工人了,為社會做貢獻,這有甚麼不好?」

迫害中,我的孩子也受到了株連,不給辦身份證,全家人精神和經濟上遭受了巨大損失,當年我們都明白,這一切都是暫時的苦難都是江澤民這個元凶幹的。為早日結束這場罪惡的迫害,重建中華民族的道德良知,請予儘快立案查明罪魁江澤民及其犯罪集團的所有犯罪事實,追究其必須承擔的全部法律責任,還人民一個公道!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