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終成幸福一家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三日】我是山東人,九七年冬開始學習法輪功。我師父兩次救了我的命,使我能在大法修煉中堅定的走到今天。我們全家也走出了風雨,成為一個幸福之家。

兩次逃過生死劫

那是我剛剛修煉不久的事。女兒降生了,媳婦正在坐月子。一天晚上我在睡夢中,突然感覺全身動不了了,想喊卻喊不出聲音,我意識到自己可能煤煙中毒了。這時我拼命掙扎著往起坐,想把熟睡中的媳婦叫醒,但無濟於事。

就在這時我想起了李洪志師父,於是我在心裏喊:「師父救我!」這念頭一閃,我「唿!」的一下就坐了起來,連忙打開燈,這才看清滿屋子的煤煙,我迅速打開窗戶,把媳婦叫醒了。是師父救了我們一家三口啊!

第二年春天,我扯著二百米長的電線到菜園裏去澆菜,澆的差不多了,我喊媳婦回家斷電,估摸著時間她應該把電給斷了,我就開始往回纏電線,突然一股強大的電流把我電的全身劇烈抖動,我口裏大喊著:「啊──啊──」,這時在我前面正好有一口井,直徑六七十公分,這電流把我從井北邊瞬間打到井南邊,然後就跳閘了。

我檢查了一下,發現自己沒受到任何傷害,連皮膚都沒有被電擊的跡象。

媳婦沒給我拔電源,差點要了我的命,剛要發火,突然想到師父講的法理,就轉怒為喜,笑著走進了家門。試想如果沒有師父保護,我被打進井裏是甚麼後果?即使沒進井,也得被電死或重傷,師父又一次救了我的命。

大法讓我重德行善

從我父親那一輩開始,我們家族和村裏四、五家村民矛盾很大,見面從來不說話。修煉一段時間後,思想境界提高了,就想煉功人不能有敵人啊,我應該放下這些仇恨,善待所有的人。於是,我找到合適的機會和那幾家人說話,這樣我們彼此的關係「解凍」了。直到現在我們相處得都很融洽。

我家附近有個針織廠,我以前就是靠販賣針織下腳料賺錢,但是從廠子裏購買的價格和市場價是一樣的,為了賺錢,我就給過秤的人行賄,讓他少計數,我好多裝貨,就這樣,我從中掙了不少錢。修大法後,我用「真善忍」衡量,知道這樣做不符合做好人的標準,損了大德了,於是我放棄了這個賺錢的買賣,改行上班,雖然掙得少,但心裏踏實。

我有一塊地離村有七八里遠。那天,我趕著牛車拉著澆地的機器和好幾袋水管子去澆地。那塊地有二百五十米長,南北兩頭都有水井,因為北邊那個井水旺,我就把機器卸到北邊的井旁,然後鋪澆地水管。

鋪了大約一百七八十米了,遠處來了一輛農用三輪車。那個司機為了搶井,直接把車開到北邊的井旁,把底管插進井裏去了。因為井的直徑只有三十公分左右,只能插一根管子,他是外村人,這個井是我們村打的,按規定他是不能用的。剛開始我愣住了,轉念一想,我是修煉人,不和他一般見識,既然他把這口井佔了,我就用南邊的井吧。就這樣,我把管子收起來,用車拉到南頭,又一節一節的把管子鋪上,內心很平靜。

一天我們去一個村弘揚大法,碰見一個年輕人,他詫異地問我:「你也煉法輪功?」我說:「是啊!」他笑了,他說:「那天我去澆地,我知道自己理虧,料定你一定會和我幹一仗,所以,我做好了打架的準備,沒想到……」我笑了,原來是他!我告訴他因為我修了大法才這樣做的。他開心的笑起來,連忙說:「法輪功是好!是好!是好!」

大法改變了媳婦

媳婦看我煉功後不只是身體好,道德素質也提高了很多,煙酒全戒了。她也跟著學大法了。可是九九年七月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一時間謠言鋪天蓋地,比文革更甚。我媳婦怕的不行,開始阻止我煉功,還以離婚相威脅,又用繡花剪子割手腕,逼著我在她和法輪功之間做出選擇。

在這種強大的壓力下,我想只有自己做的更好,用行動來證實法輪大法是正確的。我更加關心她,家裏的活能多做就多做,在日常生活中,我經常穿插著給她講真相,漸漸的她由反對我煉功到最後主動幫著我講真相。

後來,媳婦腰痛不能翻身,吃了一個月的偏方也沒見效,到醫院做了手術之後,在床上躺了半年,自此以後,就不能幹重活了。在這種情況下,我不斷的引導她煉功,費了很大的勁,真是費盡了口舌,她才開始學大法。自從煉功之後,她就再也沒吃過藥也沒打過針,現在非常能幹,幹甚麼活都行。

媳婦會開車,她經常自己開車到外縣一個很大的批發市場去進貨,進貨之後自己賣。有一次進貨,人家多給了她一條褲子,按照大法的法理要求得給人家退回去。於是她跟發貨的人說:「我是煉法輪功的,不能佔你的便宜。」那人既震驚又感動,聽明白真相之後,跟她要了師父的教功錄像,說也要學法輪功。後來那人每次給我媳婦進貨時,不寫名字,都寫「法輪功大姐」。

還有一次,一位商家把棉襖皮給多了,媳婦又給人家送了回去,告訴人家自己是大法弟子,不要這不義之財。那個商家說:「上次我也給某某多發了四百多元錢的貨,那個人也給我退回來了,他也是煉法輪功的。」媳婦就給他講真相,給他護身符和真相資料,他全都要,不斷地說:「煉功人真好!」

時間長了,大家都知道法輪功學員講誠信,有很多次,是媳婦自己把貨點錯了,誤以為人家給少了,打電話告訴客戶,客戶從來不懷疑,每次都說:「沒事,等下次來,給你補上。」媳婦發現是自己點錯了再向人家認錯。

頑固的父親也變了

我的老父親今年八十五歲了。他以前當了很多年的村支書。我爺爺是所謂的「革命烈士」,我奶奶當過婦女主任。父親從小受這種家庭的影響,被中共毒害的非常深,整天一開口就是毛某某怎麼說的,但是父親為人很正直,總是努力要當個合格的「共產黨員」。

剛開始給他講真相時,他不是瞪眼就是罵人,罵我不孝順,每次我和他聊起法輪功時,家裏就像打仗一樣,他嗓門大的大街上都能聽得見。

隨著時間的推移,父親也在發生著變化,後來,我給他大法書,他在家也看起來,看完後跟我說:「真得好好煉,老師說大浪淘沙。」

他年輕時病很多,氣管炎嚴重。這是家裏的遺傳病。他的一個親弟弟、兩個親妹妹都因這病早逝,有的只活了四、五十歲,命長的也沒活過六十歲。自從我煉法輪功之後,他的身體變好了,如今八十五歲了還天天幹活,挑水澆園子。前一陣,還在起訴江澤民的起訴書上簽了字,真是可喜可賀!

現在,我的兩個女兒也都走入了大法修煉。我們一家人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全家人活的輕鬆而快樂,我們成為非常幸福的一家人!在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輪大法日」到來之際,我們全家恭祝師父生日快樂!節日快樂!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