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新學員:擺脫了嚴重濕疹的折磨(圖)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七日】我是在新加坡長大的海外華人,現在居住在澳大利亞的悉尼。在新加坡的時候聽說過法輪功,主要是通過主流媒體或者是偶爾路過一些旅遊景點看到過法輪功學員。我對法輪功的最初印象只是覺得,因為人數眾多而被中共政府打壓。總之,這個功法也不是我生活的一部份,我身邊也沒有人煉法輪功。

我得濕疹已經十多年了,是自從我在學校畢業工作後就開始了。症狀表現是四肢和身體上出現瘙癢的紅點。我通常是塗些皮膚科醫生給的膏藥,然後過一陣它們就好了。近些年來,我越發對身體健康方面的東西感興趣,我意識到塗藥膏只能暫時減緩疾病,但不能根除。不斷的塗藥膏可能會引發副作用。

大約二零一四年底,我決定不塗藥膏了,想看看能否通過其它的途徑,比如注意飲食之類的,來解決這個皮膚問題。結果,我的濕疹一下子爆發了,紅點變得很大,成片成片的鱗狀的瘙癢的皮膚,還往外滲出液體。因為又癢又痛,晚上入睡都很難。睡覺的時候我把腳翹起來,擔心腳踝碰到床單。早上起床的時候,床單有的地方都是濕乎乎的,粘著從我胳膊肘上流出來的液體。那時候我常想,這樣活著還有甚麼意義呢?

於是,為了治好我的皮膚病,我試遍了各種方法:中醫治療,進行食物過敏測試,採取濕疹安全飲食,還打坐了一段時間,還練了某種氣功。我的狀況有所改善。我的腳踝處好了。但是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份我回新加坡探親之後,濕疹又爆發了,胳膊肘、大腿和膝蓋都是。看到這些,父親建議我煉某種氣功(現在在馬來西亞很流行)。我於是開始研究起一些氣功來。

那時候,我正在找工作。我儘量節省開支。那個氣功有書也有講座,但都要花錢。雖然明知道將這個氣功的說明書拍照這種行為不道德,但我還是做了,並安慰自己因為在新加坡也找不到原版說明書。我讀完了簡介,但是功法動作看起來太複雜了,很難跟著說明書練。但這卻讓我開始對氣功感興趣了。我開始在網上搜索其它的功法。

當時,我也剛剛讀完一本書 ,其中提到法輪功有種善的力量,並且說法輪功是一門直指人心的功法。讓我高興的是,這確實是一種氣功修煉,所有的材料都在互聯網上免費提供,而且法輪功顯然是相當有效的(這也是說的通的,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前,這個功法在中國極其流行)。

起初我只是專心練動作。我對氣功的認識也就是這樣。於是,我仔細觀看網站上的教功錄像,還讀了《法輪功》這本書,好讓自己學會這個功法。但是,書中的名詞、理論,卻也深深的映在了我的腦海裏。我本來就是一名佛教居士,也讀過一些關於特異功能和瀕死體驗的書籍。總之,在過去的幾年中,我對精神信仰越來越感興趣。我一邊讀著法輪功的書,一邊想,「天啊,這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我終於找到了!」書中說的太有道理了。書裏強調人去除執著心,按照真、善、忍的原則,修煉人的心。這正是人們時下非常缺乏的(聲明:上述所有都是基於我個人的理解) 。

當我開始煉功的時候,有時候胳膊肘還會往下淌水。儘管我的狀況很糟,有時候簡直是難以忍受,但是我的關和我在網站上知道的相比較還算不上甚麼。

但是精神上是更具挑戰性。從心裏放下濕疹(這很難忽略,或者是說放下一直承受的瘙癢和疼痛),到按照真善忍來提高心性和歸正行為。當我這樣要求自己的時候,我的確感到心裏亮堂。我心想,即使這一切都不是真的,即使我的濕疹沒有改善,知道真善忍法理本身就是無價的──我可以把這個法理作為我餘生的生活準則!

當我告訴我的姑姑(我和她住在一起)我正對法輪功感興趣並修煉法輪功的時候,她最初是反對的,還重複中共宣傳中對法輪功的說辭,我反駁她說,把真善忍當成自己的核心價值,錯在哪裏呢?並問她:是否讀過法輪功的書並知道法輪功到底是甚麼嗎?

大概煉了一、兩個星期後,我的胳膊肘不再淌水了。兩、三個月後,就基本康復了。雖然還沒有徹底好,但是這個變化是實實在在的,看的見的。我的姑姑也很觸動。

和煉功後(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七日)對比
煉功前(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二日)

煉功後(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七日)

在這個過程中,我一直堅持煉功,還參加每週一次的集體煉功,生活中儘量遵循真善忍的原則。我還開始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和閱讀《轉法輪》,以加深我對真善忍法理的理解。我還儘量告訴人們法輪功在中國遭受迫害的真相。這麼好的法輪功在中國被禁止,這真是中國的恥辱!而且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折磨,甚至被活摘器官,真是太不人道了!如果有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功,修煉法輪功,我相信這個社會會整體提升。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