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留學生:感謝李洪志老師給我健康的身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三十日】大學畢業後在家等待辦理出國手續的時間裏,我和母親一起學煉法輪功的五套功法,神奇再次出現,我的身體得到進一步的調理,體內的寒氣、濕氣在往外排(夏天身體都發涼,出的是冷汗),身體由冷變暖。煉功後兩天,我的氣色開始轉變,皮膚變得白而紅潤。我的語言任課老師都說我變年輕了,他們都覺得很驚奇。

幾個月之後,我腰椎間盤突出、腎虛等徹底消失了。除此之外,我整個人變得非常精神,學習到凌晨三、四點,第二天也能按時起床,而且完全不覺得累,不像以前得腎虛的時候,連躺著睡覺都覺得累。正是因為有了健康的身體,我才能夠應付在海外讀語言課程時每天十多個小時的高強度學習,並且一次性通過了大學的語言考試並在今年四月開始學習研究生課程。

來到海外之後,我沒有得過一次病。相比之下,和我一起來的很多同學則是由於水土不服,經常請假不上課,甚至有些人還專程跑回國做手術,為此耽誤了語言班的學習,導致現在都還沒能入學。

我在讀高二的時候,由於學習壓力過大,得了腎虛(腎虛指腎臟精氣陰陽不足,出現腰酸、四肢發冷、畏寒、燥熱、盜汗、虛汗、頭暈、耳鳴等等症狀)。那時候我上課老打瞌睡,做甚麼事情都無精打采,成績直線下滑,為此我沒少挨老師訓。但當時我只是認為,導致這些症狀的原因是因為自己平時沒有休息好。直到高考前幾個月的時候,我突然有一天吃飯的時候下頜骨脫臼了。為了不影響後面的備考,母親非常著急的聯繫了骨科醫院的專家,第二天一大早就帶我去醫院看病,剛和醫生一見面,醫生就說我臉色發黑,經過檢查之後我才知道自己得了腎虛。母親又立刻去找中醫大夫給我開了一些補腎的中藥,服用了幾天之後感覺自己又恢復到可以應付高強度學習的程度了,我以為自己的腎虛治好了。

在大學一年級的一次體育課上,我在體能測試的時候又把腰閃了,後來疼痛感還從腰部擴散到全身。於是我請了一天假去了市區的市中醫院看病,在做完CT之後我被確診為腰椎間盤突出,而且又是由於腎虛導致的,那時我的心情別提有多糟糕了。此後每隔兩週都要去醫院拿藥,而且藥也不便宜,一次就要花四百多元人民幣;除此之外還必須遵從醫囑多靜養,也就是說,除了學習、吃飯和上廁所我都必須儘量在床上躺著,而且中藥天天吃胃也受不了。過了一段時間,當腰部的疼痛感沒有以前那麼嚴重的時候,我就把中藥停了,改用母親購買的台灣金門膏藥「一條根」,但是還是得天天貼,不貼腰就痛。

到了大三的時候,我開始準備考研,除了要完成補習班老師每天給我制定的考研複習任務,我還必須要兼顧專業課的學習。以至於我後來看到考研的複習資料我就情緒低落,而且我的脾氣越來越差,每次和家裏打電話都是在抱怨,和家人的關係也搞得很僵。後來在大學輔導老師的建議下,我去醫院看了心理醫生,經過檢查我才知道自己患有重度抑鬱症和中度焦慮症。以後我每天都必須服用抗抑鬱和抗焦慮的進口藥物,到後來我對藥物產生了依賴性,如果一天不吃藥渾身就不舒服,而且劑量也慢慢在加大。

到了大四我的學習任務進一步加重,看著同學們在宿舍玩遊戲影響我學習就心煩,覺得他們在浪費光陰。我的生活就是教室、圖書館、食堂和宿舍,我覺得自己生就是個孤獨的苦命人,既不願意沉淪,一直都在學習學習、努力努力,又不知前方的路有多遠,儘管每年都拿獎學金,似乎也沒激起我多少快樂。面對我越來越糟糕的身體和心理狀態,母親非常擔心,但又沒有辦法,母親說:「我能為你做的我都做了,我可以在經濟上支持你,物質上滿足你,生活上幫助你,但你因學習和心理壓力帶來的身心疾病我卻無能為力。唯一能救你走出困境的只有法輪功了,管不了那麼多了(以前母親因擔心迫害),煉吧!」

這樣在母親的建議下,我開始看李洪志老師的著作《轉法輪》,晚上睡覺前躲在學生宿舍的蚊帳裏看一會兒《轉法輪》,就這樣已經出現了神奇,每次看《轉法輪》時都有一種暖暖的熱量包圍著我,我的體能開始回升,失眠、多夢的症狀減輕,睡眠質量得以提高,精力變得充沛,我很快停掉了抗抑鬱和抗焦慮的藥物和「一條根」膏藥。

更神奇的是,不知不覺中我變得心胸開闊,能以包容的心態看待問題,主動因自己學習較晚而影響了大家的休息而向同學們道歉,改善了與宿舍同學的關係。最後我以全系第一名的優異成績畢業並順利撬開了海外留學的大門。

在此我真心感謝法輪大法和李洪志老師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心,希望更多的莘莘學子能明白真相,在大法中受益,成為道德高尚、學有成就的社會有用之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