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白粉琴曾遭非法勞教 至今傷痛猶在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甘肅省慶陽市婦女白粉琴因修煉法輪功,十七年來被中共警察上門騷擾十多次,經歷過警察半夜三更闖進家門非法搜查的恐懼,她曾被非法勞教一年多,至今還留下腰腿酸痛的後遺症。

以下是白粉琴女士敘述一家人修煉法輪大法的幸福以及自己遭中共迫害的經歷:

我在修煉法輪功之前,患有多種疾病,如腎炎、子宮肌瘤、肺炎、氣管炎等等。因子宮肌瘤,曾大量流血不止,幾次檢查醫生都說沒有別的辦法,只有手術切除。但那時候我家很窮,孩子們還小,沒有錢做手術,我就整天在床上等死。

一九九三年,我有幸遇到法輪功,從此走上了修煉佛法之路。一年多後,我身上的各種疾病不翼而飛。我丈夫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也於一九九五年得法修煉了。

我八十四歲的老母親也走進大法。母親得法前患有多種疾病,一個小小的感冒她都得掛幾天針,花五、六百元。得法後,母親多種疾病都好了,至今未吃過一顆藥,她原本一個大字不識,後來能通讀《轉法輪》了。我弟弟也走到修煉中來了,得法三個月,他的老胃病都好了。

我們遵循師尊的教導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守住心性,處處為別人著想。這麼好的法,人傳人,心傳心,很快我們地區就發展到一千多人學煉法輪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後,風雲突變,江氏集團出於小人之妒嫉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以甘肅省慶陽市西峰區國安科長為首的十幾個警察開著三輛警車闖入我家,搶走了師父的法像、法輪圖和全部大法書籍和私有物件,並把我和丈夫綁到北街派出所非法關押一天一夜,勒索兩千元才肯放丈夫回家。而我被一姓黃的警察毆打到面部紅腫,眼睛打成一條縫,之後他們將我綁到看守所。一次我煉功時被所長發現,給我銬了一天一夜的手銬,吃飯時都不鬆開。

演示圖:電棍電擊

從看守所出來的第二天,我又坐上去北京的班車。在天安門廣場,我被警察綁架到海澱區看守所迫害半個月,警察用電棒電我的臉、腿、手,致使我臉部腫爛。我還看見警察把同修打暈死過去都不管。後來我被當地警察劫持回家鄉,在本地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一個月,被敲詐兩千元。

我回家一個月後,又被綁到戒毒所關押十天,然後被劫持到甘肅省第二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多。在勞教所,被逼在烈日下罰站、罰蹲,不准睡覺、逼幹奴工活,我不背監規,不寫「轉化書」,獄警就指使犯人對我拳打腳踢毆打,把我倒銬在鐵床架子上,蹲不下,站不起。到勞教期滿時,我臉上還有傷,至今還留下腰腿酸痛的後遺症。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七日,我在家看孫子,慶陽市公安局和「六一零」四男二女闖進來非法抄家,翻箱倒櫃,他們搶了師父的法像、大法書籍、真相資料,就連孫子的書包都搶走了。將我綁到彭原派出所關押兩天一夜,邪惡想把我送進看守所,當時下著大雨,走到看守所門口站著一個人,不但不開門還破口大罵,半夜三更幹甚麼?我一路發正念,求師父救我,在師父的呵護下我正念回到家,不料由於孩子的擔心,警察詐取家人錢財三千五百元。

這場迫害就是江澤民一手發動的,是到時候把這個魔頭控告上法庭了,追究元凶責任,匡扶人間正義。還大法真相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