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慶陽何雪茸的遭遇:兩次勞教 遊街侮辱(圖)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甘肅省慶陽市法輪功學員何雪茸,被捆綁「公審」遊街侮辱,兩次被非法勞教。十三歲的兒子因為驚嚇,精神失常,到現在十五年了也沒痊癒。

何雪茸
何雪茸

何雪茸,慶陽市驛馬鎮安家寺鄉南極廟村人,一九九六年三月修煉法輪大法後,風濕性關節炎、腦神經衰弱、萎縮性胃炎所有病都好了;在精神上變化更大。以前她脾氣暴躁,得理不饒人,對婆婆與妯娌的怨恨心很大;學法輪功後脾氣好了,遇到事情就找自己哪沒做好,怨恨心也就越來越淡;以前從沒有高興過,煉功以後,心裏一直都是樂的。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無理鎮壓後,何雪茸家人都受到嚴重迫害。二零零零年三月,何雪茸去表妹王玉霞家串門被綁架,後被劫持到慶城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

被捆綁「公審」遊街侮辱

二零零零年古曆十月,何雪茸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在天安門廣場打出「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喊「法輪大法好」,被天安門警察扯住頭髮拳打腳踢,嘴裏罵著不堪入耳的髒話,然後塞進停在旁邊的麵包車裏,關押在一個地下室,幾個小時後,又轉押到一個派出所。第二天中午又將她轉押到北京西城區看守所。在這裏多次抽血化驗,不讓互相說話。

十天後,何雪茸被慶城縣610頭目門彥景、周軍峰,還有安家寺派出所的賀永生非法從北京劫持回,關押在慶城縣看守所。在這裏被多次非法審訊、辱罵、強迫背監規、強迫寫「三書」,她不配合。國保大隊長門彥景等人,就給她和另一位法輪功高玉金戴上背銬,脖子掛上「擾亂社會秩序」的大木牌,木牌有二尺寬,一尺五長,一寸厚,很重,用一根鐵絲拴著,掛在脖子上,像用刀割脖子一樣痛。她們被從看守所帶出來後,前後都是警車、武警,她與高玉金還有兩個男刑事犯一起,被武警吆喝著朝前走,如果走不快,武警就用拳頭從後背推搡,她被推搡了好多次。步行走了大概一里多路,她們四個人就被塞進一輛小車的後備倉內。

何雪茸她們被拉到她家鄉驛馬鎮,從小車後備倉裏拽出來,前後都是警車、武警。那天驛馬有集,成百上千的群眾圍觀,她們又被吆喝著連推帶搡步行走到驛馬戲台子上所謂「公審」,實際上是侮辱她們的人格、恐嚇當地民眾。宣判的人說了一些污衊法輪功的話後,當著成千上萬的村民,她們各被左右兩個武警各擰住一隻胳膊,套上繩子,被踩在腳下用繩子使勁朝後捆綁,兩隻胳膊被捆的骨頭咯咯響,身體蜷縮成一疙瘩,站起來都很困難,被拉起來強迫站著。

隨後她們四個人又被塞進一輛小車的後備倉內,拉回慶城看守所。何雪茸的胳膊全身都被繩捆的疼痛難忍,半個月之內痛的洗臉、吃飯、甚至呼吸都很困難。她們還被全程錄了像,在當地電視上公開播放。在慶城縣城和驛馬鎮遊街侮辱折騰她們整整一天,不給吃,不給喝。

何雪茸在慶城看守所被迫害大約兩個月時間。回家後得知,家人被勒索了二千元錢才放她回家。

勞教迫害

剛回家四天時間,臘月二十三日,家家戶戶都準備過團圓年,安家寺派出所所長賀永生來到她家,說有人要和她談個話,見個面,他們就放假過年了,就不再管她煉功的事。一會兒,又說談話的人還沒來,讓她到上頭去談,具體沒說是哪裏,把她騙上車,一趟子把她拉到了慶城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三天。

臘月二十七日晚上半夜三點,她被叫醒,被叫出號室說:「你被勞教了,現在就送你走」。隨後就將她劫持到甘肅省平安台女子勞教所。 在勞教所裏,大冬天也經常不讓進房間。何雪茸被騙出家門時沒帶任何東西,寒冬臘月,棉衣也沒穿。她的腳被凍的不會走路,手凍爛不能拿東西,嘴凍腫不會說話(還經常被一幫吸毒犯毒打),晚上還得在室外站幾個小時才讓睡覺。

在勞教所時,何雪茸經常吃不飽,因她吃飯比較慢,剛打上的飯燙的沒法吃,剛能吃時,就被喊著讓趕快打掃區域,剛打掃完,吃飯時間就結束,沒來得及吃的飯只得倒掉。勞教所一天能倒幾桶飯,好些人卻餓肚子(剛去的都吃不飽,因剛去的甚麼活都得幹,沒時間吃飯),因吃飯限定時間。她有時餓的眼前發黑,嘴裏直流清水。一天十多個小時的勞動,工具不夠用,勞動任務又有限定,搶不上勞動工具的只有用手,大冬天用手挖土,用手刨樹,完不成任務又是罰站、凍、不給吃飯,毒打。二零零一年六月,她被迫害六個月後回家。回家後,派出所的人三天兩頭還來騷擾。

父親離世、女兒出走、兒子精神失常

何雪茸被非法勞教後,她們全家人就像霜殺了一樣,沒有一點眉目。女兒因她被迫害精神壓力太大,初中沒上完就放棄學業外出打工,在她被慶城縣看守所非法關押的兩個月期間,家人一直對她父親隱瞞,她女兒無意間說漏了嘴,她父親知道後,精神打擊太大,兩、三天後就去世。她母親和弟弟幾個人將她女兒狠罵了一頓,女兒壓力更大了,從此離家出走,整整兩年杳無音信。

在何雪茸三月份被慶城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她十三歲的兒子得了皰症,兒子病還沒好,她又被非法勞教。她被勞教後,十三歲的兒子因為驚嚇,重病起不了床,整天不說話,不好好吃飯,藥也不吃,只得強行給灌藥,在醫院幾次被搶救,又沒媽媽照顧,直到最後精神失常,到現在也沒痊癒。她從勞教所回來後,看到兒子已經不是原來的兒子了,現在已經十五年了,還是痴呆的樣子。

再次非法勞教

從勞教所回家一年多,她第二次又被非法勞教一年三個月,被勒索現金二千元。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她又一次被安家寺派出所所長馬明帥,縣610門眼鏡,安家寺鄉鄉長庫永寧和不知姓名的人,以她散發法輪功資料為理由,把她綁架到慶城看守所。這次她又被戴上大木牌步行遊街被侮辱,在慶城縣開宣判大會時被上繩捆綁,一天不給吃飯,不給喝水。看守所裏有一個叫田富喜的警察,經常破口大罵法輪功學員,不讓煉功,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最後向家人勒索現金二千元,還非法判她勞教一年三個月,被送往甘肅省第二勞教所。

在第二勞教所,不「轉化」就不讓說話,不讓睡覺,夏天在太陽下暴曬,冬天在室外凍,坐在小板凳上整天被迫看侮辱法輪功的電視。這次勞教,對何雪茸打擊太大,她的精神幾乎崩潰。因被灌輸了太多邪悟的東西,導致她主意識不清,整天稀裏糊塗,被人利用幹了甚麼她都不知道。就這樣在巨大的壓力下,何雪茸被迫放棄法輪功近五年。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四日她再次走進法輪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