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省慶陽市縣級幹部寇創金一家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月九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寇創金,男,漢族,生於一九五三年十一月,甘肅省鎮原縣人,大專文化程度,家住慶陽市西峰區,一九七二年參加工作,原係慶陽市商務局正縣級幹部,於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下午五點多遭綁架,後於二零一二年三月被西峰區法院非法誣判三年。 上訴後同年五月遭慶陽市中級法院枉法裁定維持原判,同年九月被綁架到甘肅省天水監獄摧殘折磨,同年十一月被慶陽市委、市政府決定雙開,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九日走出魔窟回到家中。

以下是寇創金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至今所遭受迫害情況簡述:

(一)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上午十一點半,以江澤民、曾慶紅、羅幹、周永康、劉京等首惡組成的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剛開始時,寇創金遭受到西峰公安局惡警鄭翔、李劍波的綁架,關押在西峰公安局後院一平房內三天兩夜,同時被非法抄家,後被單位保回。但在回到單位的三個月時間中,西峰公安局無論白天或是夜晚,有時在單位、有時在家中、有時在公安局,三個一組或五個一夥非法對其進行多達三、四十次的審問。慶陽市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610關子多次逼迫其上電視表態、叫寫不煉功的保證,被寇創金拒絕後,慶陽市委不但給了寇創金記過處分,而且從此以後沒有給其安排任何職務,隨後在兩次晉升工資、一次工資套改中沒給升級。

(二)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至二零零零年四月寇創金妻子被非法勞教前,西峰區公安分局先後綁架寇創金妻子李瑞華四次,每次非法拘留少則半個月多則一個月,西峰區公安分局南街派出所惡警王仕連、金小霞、王真等惡警壞人,每次均以責怪他為甚麼不管好妻子為由,將寇創金綁架到南街派出非法關押一天或兩天,並且每次都非法抄家。在這不到一年的時間內非法抄家將近二十次之多,搶去了很多私人財物。同時還以各種誣造名目多次非法罰款,卻又不給手續。有一次又要無理罰款而且又不給手續,寇創金拒絕不交,惡警曹建峰、左百春就強行暫扣其200元,說以後給補手續,但至今未見任何字據。

(三)二零零二年五月下旬,西峰公安局以過香包節為由又將寇創金從單位綁架,非法關押在西峰區拘留所,半月之久還不放人。寇創金質問他們,為甚麼把他關在監獄?警察說,這不是監獄,寇創金說失去自由就是監獄,最後在西峰公安局楊政委巡視時被寇創金擋住要關押他的合法手續時,他們拿不出任何手續又找不到任何合法理由的情況下才把人放了。但在放人時,還要生活費,遭到拒絕後,就無恥的向單位來接的人收取了每天十元錢的生活費,否則就不放人。

(四)二零零二年九月,當地徐姓大法弟子遭西峰公安局綁架,在非法關押中正念走出後,為找其人妄圖再綁架,西峰公安局北街派出所惡警賈居東、祁雪樓等四人在寇創金家二十四小時不離人守候,家中電話被他們掌控,人員進出他們貼身跟隨,時間達半個月。像這樣三天兩頭到家中騷擾,十幾年來,從來都沒有斷過,生活沒有一天安穩過。

(五)在惡首江澤民「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流氓淫威下,當局自迫害後就再沒給寇創金安排過職務,也沒有崗位,二零零五年元月後,又被強制在家休息,不許上班,二零一二年六月後,又強行停發了工資。還有在這之前的二零零一年七月,寇創金聽說在勞教所即將回家的四名同修沒有路費回家,就給每人寄了100元共400元路費,這一善舉被勞教所惡人反映給當地「610」後,惡警鄭翔帶領一幫壞人追到正在老家幫父母割麥的寇創金,企圖綁架 ,在寇理正詞嚴的正念正行下,雖然罪惡的目的未得逞,但卻無理沒收了這400元,還強詞奪理說是擾亂了社會秩序。

(六)二零一一年六月,遭慶陽市公安局西峰區分局副局長景槐剛及國保大隊大隊長李金龍、朱長鎖等十幾個惡警把家包圍,用電鑽鑽壞防盜門及裏層的鐵門門鎖後,入室綁架,同時搶走了太多的私人物品。後於二零一二年三月被西峰區法院非法誣判三年。

(七)寇創金妻子李瑞華修煉法輪大法屢遭中共當局迫害,曾被非法拘留四次,非法勞教一年(在蘭州市平安台第一勞教所),回家後不久,又被迫流離失所,之後被西峰區公安分局欺騙家人說讓李瑞華回家,並多次保證不會有事。結果被誘騙回家後,被非法判刑三年(在甘肅省女子監獄)。二零零五年十月八日從冤獄回家後,李瑞華已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全身骨節腫大變形,疼痛難忍,走路都困難,穿脫衣服都要寇創金幫忙,洗衣做飯全落在他一人身上。好幾年過去了,兩隻手依然腫脹,疼痛,兩隻胳膊無力,連嬰兒都抱不動,小孫子也基本上是寇創金一手帶大。二零一一年六月後,妻子李瑞華被迫流落在外已經三年半,至今有家不能回。

(八)寇創金的女兒寇娟娟,從小非常乖巧,身體很好,學習也很好。二零零一年,慶陽市合水縣公安局闖入寇創金家預謀綁架李瑞華,因李瑞華不在家,他們又將寇創金綁架並抄家搶劫。當時就剩年僅十五歲的女兒一人。西峰區公安分局幾個警察就住在寇創金家,三天三夜不讓小娟娟出家門,也不讓她上學,孩子在承受不住的情況下給親戚打了電話,親戚知道情況後到公安局質問,這幫人才從家中撤走。之後西峰公安局南街派出所惡警金小霞三天兩頭又到學校對小娟娟進行審問,尋找李瑞華的下落。從此學校老師和同學便對她白眼相看。由於一次次驚嚇,加之父母多次被綁架,女兒娟娟心靈受到很大的傷害,從此得了嚴重的「憂鬱」症。犯病時就罵人,嚴重時就抽風,有時上課也犯病,最後被學校要求停學。尤其見到警察就表現的情緒非常激動,氣恨。 直到現在女兒娟娟的病還沒有治好。

(九)寇創金八十八歲高齡的老母親,因老人家不喜歡城市生活,和在農村的弟弟生活在一起。好不容易把老人接到自己家不到半年,西峰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警察不顧老母能否承受的住,當著老人的面翻箱倒櫃,像土匪一樣把原本好好的家整的一片狼藉並把她兒子強行綁架。老人因驚嚇過度,思兒心切,半年後就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