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慶陽市段小燕14年屢遭冤獄酷刑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一個多月內,段小燕先後四次被惡警用幾根電警棍在頭部、背部、腿部、手部電擊,臉被燒焦起泡流黃水、背部被電警棍燒成煙頭大小的圓點,密密麻麻,致使她全身麻木,行走極度困難。

甘肅省慶陽市鎮原縣個體戶段小燕女士,因修煉法輪大法,在中共十四年的迫害中,曾被四次拘留、一次勞教、一次判刑,多次被酷刑折磨,在青海省女子監獄,被電擊至下肢癱瘓的情況下,依然被強迫勞動。

段小燕
段小燕

段小燕女士,一九七零年出生,父親是普通工人,在她十五歲那年母親不幸離世,從此她性格變得孤僻、內向。初中畢業後,段小燕學了縫紉技術並成了個體戶,她待人熱心誠懇,得到顧客的好評,生意也很好。段小燕從小身體不太好,經常頭暈,走幾步就累,後來又得了婦科病,嚴重時連車都不能坐,痛苦難言,給生活帶來極大不便,再加上夫妻矛盾不斷,段小燕感到度日如年,多少個夜晚,她偷偷流淚,心想自己還年輕,往後的日子怎麼熬?她多麼渴望能有擺脫這一切煩惱的良藥。

一個偶然的機會,段小燕在朋友家見到了法輪功師父寫的經文,她匆匆看了裏面的內容,覺得很好,隨後就請了一本《轉法輪》。從此她如飢似渴地一有機會就看,不知不覺多年的頑疾不見了,真是脫胎換骨一身輕。通過不斷學法,段小燕懂得了做事為別人考慮,看淡了名利,明白了今天的世人都是為得這個法來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段小燕因為堅持信仰真、善、忍,修煉法輪功,為了替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受到中共殘酷的迫害。

一、在鎮原縣遭受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段小燕正在街道攤位上做生意,被兩個便衣脅迫到她的作坊,搶劫走一個中型錄音機和一個小型錄音機,沒打條子,並將她強行帶到鎮原縣公安局,直到深夜才讓回家。

(一)第一次被非法拘留(兩個月)

一九九九年底段小燕和強維秀等人進京為法輪功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便衣綁架至前門派出所,後被鎮原縣警察呂正品等人從駐京辦轉押到鎮原縣看守所,非法拘留兩個月。期間被戴手銬、腳鐐,並遭受看守所警察無理打罵,致使段小燕很長時間手腳疼痛,胳膊也抬不起來,段小燕還被多次非法審訊,做筆錄。當時看守所所長是秦德璽(已退休)、副所長劉俊輝,參與迫害的還有警察李國民、胡國勇、何金華等。

(二)第二次被非法拘留(絕食七天)

段小燕從看守所出來後,鎮原縣城關派出所警察幾乎每天到她父親家屬樓騷擾一趟(段小燕住在娘家),說是怕段小燕再次上北京。一個月後,段小燕全身傷痛還未痊癒,她和強維秀又被劫持到鎮原縣看守所。為了抵制無理迫害,她們剛一進去就絕食反迫害,三天後被插上胃管強行灌食,並被戴上背銬(防止鼻飼的管子被拔掉),胃管刺激喉嚨疼痛難耐,從不打開的背銬不僅身體異常難受而且無法睡覺,連上廁所都得女犯人幫忙。期間仍被非法審訊。七天後,警察怕承擔責任,才將段小燕和強維秀先後釋放。

(三)第三次被非法拘留(一個月)

二零零零年春天,段小燕和強維秀第二次上北京,被鎮原縣警察半路劫持,非法關押進鎮原縣看守所。因為堅持煉功,段小燕和強維秀又被警察戴上手銬腳鐐,有時連續好多天背銬,手被銬腫像饅頭似的,胳膊都不敢碰。段小燕還被上死人床二十四小時,還被上大鐐。一個月後,回到家中。

(四)第四次被非法拘留(一個多月後被非法勞教)

由於長期遭受非法關押迫害,加上多方面壓力,二零零零年六月,段小燕被迫放棄了縫紉,回到婆家呆著。二零零零年,段小燕去一位煉功人家給裁剪衣服,被鎮原縣臨涇鄉派出所所長蘆瀟煌帶人綁架,非法關押在臨涇鄉派出所二十多天,期間蘆瀟煌給段小燕羅織罪名,編造假證據,隨後將段小燕轉押到鎮原縣看守所,同年九月,蘆瀟煌與另一警察將段小燕和法輪功學員張榮娟轉押到甘肅省蘭州市平安台第一女子勞教所遭受迫害。

二、在甘肅省蘭州市平安台勞教所遭受的迫害

段小燕被非法關押在平安台第一女子勞教所七大隊一中隊,因段小燕信仰堅定,被三個吸毒犯包夾,二十四小時監視,並對她百般刁難。一次,吸毒犯糜麗娜、鄧小琴等四人在警察谷燕玲、王亞麗唆使下將段小燕暴打一頓,軟硬兼施,逼她寫放棄修煉的所謂「四書」,因段小燕不妥協,她們就加大迫害,十五天不讓睡覺,期間白天還要下地幹活,還催促她加緊幹。有幾次段小燕站著睡著了,吸毒犯就用毛衣針打她的頭部,不讓閤眼,有時因過度睏乏站不穩摔倒了,吸毒犯就辱罵她,直到一天半夜段小燕暈倒在廁所,邪惡怕出事,迫害才罷休。警察王亞麗把段小燕叫到辦公室讓她寫悔過書,段小燕義正詞嚴的說:「我段小燕信仰真、善、忍有甚麼錯,段小燕向你悔過甚麼?保證甚麼呢?「警察啞口無言,自覺理虧,才放鬆了對她的迫害。

段小燕曾經絕食絕水抵制迫害,被綁架到勞教所住院部遭野蠻灌食,並因此被非法延期三個月。

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迫害很嚴重,很多學員因承受不了酷刑折磨被迫「轉化」。後來進來的法輪功學員就被拖到勞教所院子裏的菜窖裏,用繩子捆起來強制轉化,有的因此被致殘。勞教所不讓法輪功學員互相說話,幹啥都得包夾跟著,打罵成了家常便飯,反映給隊長,隊長卻裝聾作啞,結果會被打罵更兇。勞教所縱容吸毒犯打罵、折磨法輪功學員,對於她們的惡行不但不制止,反而包庇、縱容甚至給予減刑,使得吸毒犯在勞教所不但沒有改邪歸正,反而變的更邪惡更沒有人性。

平安台勞教所女子隊的奴役活,主要是在田地幹農活,在果園、菜地除草,翻地等,還有收玉米、大豆等,還有磨寶石。

在勞教所果園翻地是很辛苦的,很大的地塊得用鐵鍬一腳一腳翻過去,還有任務,完不成就挨打、體罰。很多人都是城市長大的,也不得不在陽光暴曬下幹活,汗水濕透了衣衫,根本不是人的生活。

三、在青海省女子監獄遭受的迫害

由於警察經常到段小燕娘家、婆家和段小燕工作的地方(段小燕的二哥將單位房子騰出讓做生意)騷擾,迫於多方壓力,二零零二年,段小燕不得不放棄縫紉生意流離失所,來到青海省。

段小燕和張榮娟在路上行走,被蹲坑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青海省西寧市二十里鋪看守所。隨後從兩人住處搶劫走電腦、打印機等許多貴重物品,現金一萬多元。在被非法提審時,段小燕和張榮娟所要被搶劫的現金,只要回了一百多元做生活費。辦案單位把法輪功學員轉押到一棟樓房的七樓專門實施迫害,張榮娟被用磚頭墊到腿彎處殘酷折磨,最後連路都不能走。二零零二年過年期間,段小燕被非法判七年,張榮娟二十年,被轉押到青海省女子監獄遭受迫害。段小燕在一監區做奴活,張榮娟在二監區。有一段時間,段小燕拒絕參加監獄的一些活動,被獄警楊海生掛在樓道的鐵門上(兩胳膊平行伸直成一字形銬在鐵門上),北方十月的天氣較冷,尤其晚上樓道的風很大,段小燕穿著單薄的衣服,直到第八天晚上十二點才放下來。遭受了八天八夜的迫害,段小燕腳腿腫脹,身體極度虛弱,次日段小燕手腳仍不好使,就被帶到縫紉車間。

段小燕堅信自己無罪,曾經拒絕參加奴役勞動,絕食絕水反迫害,要求無罪釋放。絕食六天後在監獄長丁秀蘭(現已遭惡報、心臟病、腦溢血突發死亡),獄警莊雪峰的指使下,犯人王翠英等給段小燕野蠻灌食,強行灌食達四十多天。

絕食期間因段小燕不聽從獄警指使,而且煉功,喊「法輪大法好」,一個多月內,先後四次被用幾根電警棍在頭部、背部、腿部、手部電擊,臉被燒焦起泡流黃水、背部被電警棍燒成煙頭大小的圓點,密密麻麻,致使她全身麻木,四肢酸軟無力,痛苦無比,行走極度困難,只能扶著樓梯扶手一步一步挪動,上廁所有時蹲下都起不來,惡人還說她是裝的。

段小燕常常被殺人犯王翠英等人拉住一隻胳膊強行從監舍三樓拖下,又拖到工房三樓,段小燕衣服被拖髒,有時胸部都露出來了,到工房後,段小燕已是兩手發軟,全身疼痛難忍,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獄警莊雪峰還讓她幹活,段小燕拒絕勞動,莊雪峰就說:「不勞動,就站在這塊正方形的瓷磚上,不准挪步。」中午收工後,也不讓段小燕洗手,回到監舍還不讓坐,她的腿腫得很厲害,全身鑽心的疼,她用盡全身力氣才能拉動這半個身子,晚上回到監室,段小燕兩手就被銬在病休室的床上,晚上十二點以後才讓睡覺。

冬天室外很冷,段小燕每天扶著冰冷的鐵樓梯出收工,說是讓多活動。獄警莊雪峰指使犯人劉慧敏等人二十四小時監視段小燕,有時廁所也不讓上。一次次非人的折磨導致段小燕下肢癱瘓,生活不能自理,虛弱的身體連一杯水都無法端起,翻身都特別艱難,在這極度痛苦中煎熬了將近四年,但她從來未動搖對大法的堅定信念。

青海監獄為了掩蓋罪行,將段小燕帶到監獄附近的紅十字醫院做檢查,獄警莊雪峰、郝蘭英(已遭報應,做了子宮切除手術)知道段小燕被迫害的不能行走,卻強逼段小燕自己走,最後看實在不行,才叫犯人趙桂香、劉新榮把段小燕背到車上,獄警一路辱罵。診斷結果是段小燕神經癱瘓。檢查費是從段小燕家人寄的生活費中扣除的(錢不夠還倒扣)。

汶川地震時,段小燕身體虛弱到連話都不想說,因此拒絕了給受難者默哀,被獄警郝蘭英反映給新上任的閆青梅,想讓她加大對段小燕的迫害。從此無論多難受,不管犯人加班加點多晚,只允許段小燕提前半小時回監舍(因段小燕行走困難),如遇上面來人檢查,就把段小燕和一些人帶到沒人能發現的房間裏(她們害怕檢查的人知道段小燕被迫害的真相),等檢查完再出來。有時段小燕身體疼痛厲害獄警郝蘭英就叫來了四個犯人將段小燕背到工房,如遇節假日,就強迫段小燕跟其他犯人坐在樓道的小板凳上看電視,段小燕每次給家人寫的信或來信都得主獄警看完審定才發給本人。

監獄經常以廠家要貨為名,剝奪犯人休息權利,超時超強度奴役勞動,早晨七點多就開始幹活,十二點收工後,有時飯未吃完就開工,中午不休息,晚上十點以後才收工,有時甚至通宵,沒有星期天,洗衣服時間都很緊張。青海省女子監獄對外稱「群星有限公司」。

奴役勞動有:縫製勞教被褥、床單、四季囚服,蘭州三五一二加工服裝,青海省師範、青海大學、蘭州大學等院校的棉被、褥子、床單,還有軍隊的迷彩服、警服、口罩等等。

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四日,段小燕被非法關押期滿。青海監獄怕段小燕家人討說法,欺騙段小燕家人不要去接,讓甘肅鎮原縣臨涇司法所到監獄接人。段小燕說「我不走,我當時來的時候好好的一個人,現在我這個樣子我出去怎麼生活」,監獄就派專車把段小燕強行拉上車,送到長途汽車站,鎮原縣臨涇司法所的人把段小燕背到長途汽車上。

段小燕在當地司法所辦公室呆了整整一個星期,晚上睡在沙發上,司法所的人有時給段小燕飯吃,有時就讓餓著,後來強行將段小燕拉到娘家,連哄帶騙推給娘家人。當地「六一零」、派出所還經常到段小燕娘家騷擾,至今還非法扣押段小燕補辦的身份證。

四、中共對段小燕家庭成員的迫害

段小燕因修煉法輪功被長期迫害,父親同修也曾被非法判刑三年,因此給家人造成極大傷害。段小燕二哥、二嫂每次給她和父親寄錢都流淚,段小燕二哥(鎮原縣秦劇團演員)因親人被迫害,演出時常常忘記台詞。

段小燕大哥千里迢迢到青海省監獄卻不讓見人,段小燕大哥說:「你不讓見,我向上面反映。我知道你們把我妹妹迫害的不能走路,我今天必須得見,不然我今天就沒完。」段小燕大哥看到被犯人連拉帶背出來的妹妹,強忍住淚水,難過極了。

段小燕的兒子,在學校不愛玩,經常一個人呆著,有一次,段小燕說了自己被迫害的事,兒子聽後哭了,哭得好傷心,頭也不回的徑直向學校走去了,段小燕的丈夫,在段小燕被迫害期間與其分手,為了擺脫各方面的壓力,長期在外打工,人瘦得不成樣子。

所有這一切都是中共的迫害造成的,其實精神上的迫害遠遠超過對肉體的摧殘,希望所有有正義良知的人,靜心思考一下這場對善良人的迫害,分清善惡,明辨是非,支持正義,為自己及家人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