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癌症消失 堅持信仰多次被中共迫害

——寇創金妻子李瑞華遭受的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八月二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甘肅省慶陽市西峰區法輪功學員李瑞華的家,於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下午四點多被慶陽市西峰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十幾名惡警包圍,惡警用電鑽鑽壞防盜門及裏層的鐵門門鎖後,首先問李瑞華哪裏去了,李瑞華不在家,惡警就綁架了她丈夫寇創金──原慶陽商務局幹部。如今五十九歲的李瑞華被迫流落在外,有家不能回。

幾十年的病、癌症奇蹟般消失

李瑞華家住慶陽市西峰區水泥廠家屬院,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大法。得法前她全身是病,有偏頭痛、心臟病、風濕病、胃病、氣管炎、痔瘡,動不動就小便下不來,疼痛難忍,還經常感冒,沒好過一天。一九九二年,李瑞華由於卵巢囊腫做過手術,那滋味真是太痛苦了。一九九五年,李瑞華到西安市第四軍醫大學檢查身體,專家確診為乳腺癌。當聽到這個消息,李瑞華都不想活了,她曾經嘗到過手術的痛苦,她寧可等死。

後來聽別人說練氣功能練好,她就去練了,錢花了不少,全身的病不僅不見好轉,還越來越嚴重,她對生命已不抱任何希望。一九九六年三月,曾經一起練氣功的幾個同事對她說,法輪功很好,還借給她一本《轉法輪》讓她看。她丈夫寇創金嫌她看書太慢,他先看,看完後說這個功真的好,叫她趕快去煉。同事對李瑞華說法輪功是修煉不是氣功,她一聽是修煉,就說那太好了。

當李瑞華第一次學法輪功動功疊扣小腹時,就感到小腹部位在旋轉。一個星期後感到走路一身輕,兩個月不到兩個乳腺的硬塊都消失不見了,而且全身幾十年所有的病奇蹟般都消失了,她真正體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妙。全家人和她的親戚朋友見她身體好了,都由衷的為她高興。

堅持修煉,多次遭綁架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法輪功遭到中共迫害。西峰區南街派出所警察王真經常帶人上她家騷擾。有一天兩個片警到她家告訴她:「這些天哪都別去」,並無意中說道,在澳門回歸之前,北京部份法輪功學員(包括王治文)要被非法判刑。李瑞華聽到這個消息後,很著急,就準備上北京找法庭討個公道。到北京後找不到法庭,只好回家。回家後聽她丈夫寇創金說,她走後不久,派出所的王真等就來了,找不到她,就把她丈夫綁架到派出所非法關押了一個晚上,還說王真讓她回家後就到派出所去報到。李瑞華到派出所後就被非法關押三十天。出來後第七天,她和同修們準備開個交流會,結果又被非法關押十天後放出。放出後不久,又被王真等第三次非法關押在西峰區看守所達三十八天。

第四次,她又被南街派出所警察王真、金曉霞等從農村老家綁架,關押在西峰區戒毒所十五天,期間西峰區國安科付玉魁親自指揮,非法召開了兩次所謂的「公判大會」。第一次是在西峰區招待所,西峰區國安科付玉魁當眾宣判並且讓現場錄像,當時還有法輪功學員劉志榮(已被迫害離世)、徐正澤、姚啟奎、焦麗麗。第二次是在西峰區肖金鎮劇院,付玉魁非法當眾宣判後又迫使法輪功學員在肖金鎮街道遊街,當時被遊街侮辱的法輪功學員有十幾人,然後非法宣布李瑞華等五名法輪功學員均勞教一年。

遭受非法勞教迫害

二零零零年四月九日,李瑞華被戒毒所姓楊的等非法送往甘肅省平安台女子勞教所。在被非法勞教的一年中,李瑞華被勞教所警察強制超時間、超速度、超強度勞動,完不成任務就罰站,倒掛,後來身體被迫害得皮包骨,人瘦得不成樣子,連走路都困難。

在李瑞華剛被非法送入勞教所時,一中隊隊長谷豔玲經常找她談話,每次談話都到深夜。由於李瑞華拒絕所謂的「轉化」,平安台女子勞教所教導員敬雪峰和警察王亞麗就從蘭州專門到慶陽,找李瑞華丈夫寇創金和她的親人讓幫助所謂的「轉化」,並且說:「不轉化就延期」。李瑞華的丈夫寇創金狠狠的訓斥她們一頓,嚴厲的告訴她們:「延期是非法的」。她們被指責的無話可說,最後只好按期放人。谷豔玲為了報復李瑞華家人,在李瑞華被非法勞教期滿時不通知她家人,也不按時放人,到了下午四點多才辦完「解教」手續,讓蘭州親戚接她出勞教所。

李瑞華被非法勞教回家後,西峰區南街派出所的三天兩頭來找她。二零零零年下半年,西峰區合水縣公安局上李瑞華家找她,因據說有同修(張秀梅)被綁架牽連到她,她被迫流離失所。

有一天,西峰區公安分局國安科科長付玉奎對李瑞華弟弟說:「讓李瑞華回家,不會有事」。當時李瑞華女兒寇娟娟病情嚴重,她就回到了家。二零零二年八月二日,付玉奎給李瑞華弟弟打電話,叫李瑞華到公安局就張秀梅的事情說清楚,李瑞華沒聽他們的。當天晚上,慶陽市西峰區國安科的鄭翔和合水縣公安局姓黃的打電話聯繫,合水縣公安局的到西峰區公安分局後,看到李瑞華沒寫任何東西,就準備把人帶走。國安科的付玉奎為了掩蓋曾經對李瑞華弟弟欺騙的承諾,沒讓合水縣公安局直接把她帶走,讓回家。第二天,合水縣公安局姓黃姓張的兩人到李瑞華家中,讓她承認張秀梅說的都是事實,並且說承認以後就可以呆在家裏,否則還要帶走她。他們欺騙李瑞華弟弟說:「只要李瑞華承認給過張秀梅兩張真相資料,這個事情就可以了結」。李瑞華聽信了他們的謊言。在李瑞華在家呆的兩個月中,合水縣公安局姓黃的和西峰市國安科的鄭翔輪流到她家中查看李瑞華是否在家。

遭受非法判刑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月八日,合水縣公安局姓黃的打電話給李瑞華弟弟,讓他把李瑞華帶到合水縣公安局辦個手續。當時李瑞華弟弟還問姓黃的:「把人帶過來是否會被關押」。姓黃的說:「保證不會,辦完手續你就把人帶回去」。結果李瑞華和她弟弟到合水縣公安局後,姓黃的把早就準備好的逮捕證拿出來,對她弟弟說:「對不起,我把你欺騙了,人現在逮捕了」。李瑞華弟弟當時就傻眼了,幾十歲的大男人坐那就哭了,後悔自己把心愛的姐姐害了。李瑞華隨後被非法關進了慶陽市慶城縣看守所。

李瑞華在慶陽市慶城縣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一段時間,又被轉入合水縣看守所繼續非法關押。第一次非法開庭,因律師辯護,證據不足,法院撤訴。合水縣公安局的不死心,又跑到蘭州監獄找張秀梅。第二次非法開庭,李瑞華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李瑞華被合水縣看守所非法送往甘肅省蘭州市九州開發區女子監獄。在入監隊,惡警隊長華星強迫李瑞華看誹謗法輪功師父和法輪功的錄像,強迫讓背監規,強制讓參加超負荷的勞動。有一次,一個販毒的回民女子,在剛被送入監隊時,被惡警華星查出她在看守所時抄寫了法輪功師父寫的幾首詩,華星就用電棍將她電得在地上打滾,差點被電死。後來惡警華星調走,又調來了惡警張美蘭當隊長。張美蘭為了炫耀她的本事,揚言一定要「轉化」了李瑞華。惡警張美蘭和李瑞華多次談話後,達不到目的,就肆意找茬迫害她。惡警張美蘭背後指使包夾嚴加看管她,還說不「轉化」就不讓給親人打電話。

有一天,張美蘭允許李瑞華給家人打個電話。可電話剛一接通,張美蘭就一把搶過電話,質問李瑞華丈夫寇創金是不是也煉法輪功。寇創金斥責了她一頓:「你管了大牆裏面,你還想管大牆外面,你有甚麼權力?把電話放下,給李瑞華。」張美蘭聽了氣急敗壞,大發脾氣,沒讓李瑞華再接電話。張美蘭管服刑人員的帳,亂的不行,誰看了都頭痛,她讓李瑞華幫她重新整理。李瑞華做完帳務,因目錄中漏了一個人的名字,她就要李瑞華倒掛(一種懲罰手段)。

李瑞華在入監隊呆了四個月後,被分配到最苦的三監區。不管颳風下雨,不管是下大雪還是最熱天,太陽暴曬的日子,一年四季都得在監獄大院子編織特大的安全網(主要火車上拉貨用)。早上六點就得起床,七點就得準時到大院子,晚上到天黑的看不見了才收工,中午不休息,很少有星期天。一個人一天得編織六、七個網子,後面又增加到七、八個。不管有病或任何原因,任務不減,幹不完就被警察用電棍電(監獄的犯人最怕電棍)。晚上回來還得繞線供第二天用,有時還得義務幹其它的活,如剝大豆、糊紙袋、糊紙盒等,休息時間最早也是晚上十一、二點,一般都在半夜一、兩點。衣服都得晚上抽空洗。超負荷的勞動,李瑞華的身體被一天天累垮了。她全身骨節腫大變形,雙手腫的像饅頭,所有指頭軟的向外翻,連飯碗都端不起來,洗臉時手伸不到臉上,手上皮膚痛的人都不敢摸,誰要碰一下都鑽心的疼,衣服也穿不上,脫不下。晚上經常痛的睡不著覺,好不容易睡著,常常又被疼醒。就這樣的身體,還得幹活,如糊紙盒,用剪刀裁布料等零活。

騷擾不斷

二零零五年十月八日,李瑞華被非法判刑期滿。按規定監獄必須在早上八點前放人,然而邪惡的監獄早和甘肅省610串通,一直到晚上十點多,甘肅省610的讓慶陽市駐蘭辦事處的簽字後才將她釋放,還說第二天再到省610辦手續。這種做法連監獄的警察都在罵這些人太壞了。

李瑞華回家後,西峰區610多次找她簽字,省610兩次到她家以「回訪」的名義進行騷擾。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慶陽市西峰區公安分局十幾名惡警把李瑞華家包圍,用電鑽鑽壞防盜門及裏層的鐵門門鎖,進門就問:「李瑞華在不?」隨後翻箱倒櫃,抄走了李瑞華家很多貴重物品,並且非法將李瑞華丈夫寇創金綁架。當時李瑞華正巧回老家幫助收割麥子去了。寇創金在西峰區國保大隊被非法關押兩天後,被關入西峰區八里廟隴東學校附近的看守所。

如今李瑞華九十多歲的婆婆無人照料,患有「抑鬱症」的女兒因精神受到嚴重打擊,發病明顯增多,抽風時顯得異常痛苦,又居無定所,李瑞華被迫流落在外,慶陽市公安局惡警還在到處追找她。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