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省慶陽市惡警騷擾多名法輪功學員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近日,甘肅省慶陽市西峰區肖金鎮警察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家中騷擾。不法警察搶劫物品,恐嚇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都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現在社會治安很差,中共警察不務正業,不去抓壞人,卻騷擾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其實中共警察的所作所為,比黑社會匪徒還要惡劣。

1、法輪功學員惠彩琴被騷擾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六日,甘肅省慶陽市西峰區肖金鎮派出所警察韓廣軍、高小飛還有一個女的共四人,開著一輛大警車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惠彩琴家騷擾,他們一進門就搶劫了掛在牆上的真相掛曆,高小飛問掛曆從哪來的,並私自進入各房子亂翻,還逼迫惠彩琴簽字,並把印泥打開讓按指印,惠彩琴沒有配合,最後這伙人罵著走了。

2、法輪功學員毛彩珍被騷擾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五日,甘肅省慶陽市西峰區肖金鎮肖金村支書姜小明領著肖金派出所三名警察(一個女的)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毛彩珍家騷擾,因毛彩珍在醫院伺候父親不在家,他們就問毛彩珍兒子:「你媽還煉法輪功嗎,家裏有資料嗎,你媽住在哪裏?」兒子說就在對面的房子裏住,他們就進房子轉了一圈走了。七月十六日,西峰公安局和肖金派出所又來了一大一小兩輛警車到毛彩珍家騷擾,鄰居說毛彩珍家沒人,他們等了一陣就走了。

3、法輪功學員楊秀芳被騷擾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六日,甘肅省慶陽市西峰區肖金鎮派出所警察韓廣軍帶領兩名警察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楊秀芳家騷擾,楊秀芳問他們是幹甚麼的,他們說:「我們來看看你」,說著就私自亂翻亂找,幾個房間都翻了個遍,最後找出一個真相掛曆,他們問道:「這東西哪裏來的,是你自己做的嗎?」其中一個女的說以後孩子上學都會受影響,說著拿出本子讓簽字,楊秀芳不簽,並說你們要是喜歡這個掛曆就保存好。

4、法輪功學員史喜琴被騷擾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五日上午十一點左右,肖金派出所三名警察(兩個穿警服,一個穿便服)開一輛警車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史喜琴家騷擾。其中一位姓韓的警察問史喜琴:「每天出去嗎,還煉功嗎?」史喜琴說:「這是我的人身自由,信仰自由。」並給他們講真相,最後他們說再也不來了。

可是第二天,也就是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六日上午十一點左右,西峰區國保大隊朱長鎖又領一幫人(共八九個,一部份穿警服,一部份穿便服)開著一輛大警車,一輛小警車再次非法闖入史喜琴家騷擾,他們逼迫史喜琴把《轉法輪》交出來,史喜琴很平和的對他們講真相。其中一個拿著照相機在房子裏到處照,還有一個女的和兩個男的私自闖入房間,翻櫃子翻抽屜,最後搶劫走了牆上貼的兩個「福」字,一個台曆,一個掛曆,那個女的又去問史喜琴的兒媳:「他們的人常來你們家嗎,你見你媽常出去幹甚麼去了,你見你媽有甚麼資料嗎,光碟嗎?」兒媳回答說:「不知道。」西峰區國保大隊朱長鎖說他們這是搞回訪。最後灰溜溜地走了。

5、法輪功學員曹強強被騷擾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五日下午兩點左右,甘肅省慶陽市西峰區肖金鎮派出所四人(三男一女,一個男的穿警服,其餘三人穿便服),開了一輛大警車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曹強強家騷擾,其中一位姓韓的問曹強強叫甚麼名字,在哪個房子住。隨後三個人私自闖入曹強強房間亂翻一通,沒有發現他們要找的東西就走了。

6、法輪功學員賀雪梅被騷擾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五日,甘肅省慶陽市西峰區肖金派出所三人(便服)開了一輛警車人闖入法輪功學員賀雪梅家騷擾。他們進門就問:「你是賀雪梅嗎?」賀雪梅就給他們講真相,十幾分鐘後這伙人就走了。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六日上午十一點左右,西峰公安局十人左右(大概五人穿警服,另外穿便服),開了一輛大警車,一輛小警車非法闖入賀雪梅家騷擾,他們進門就私自非法亂翻,搶劫走了四個掛曆,四個護身符,一個女的問賀雪梅:「有資料嗎,有書嗎?」西峰區國保大隊朱長鎖私自闖入房間搶走了師父法像,在賀雪梅奮力抗爭下,又搶了回來。肖金派出所一個小伙子肩上扛著攝像機私自到處攝像。

7、法輪功學員劉琴娃被騷擾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五日中午一點左右,甘肅省慶陽市西峰區肖金鎮派出所三人(便服)開了一輛警車,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劉琴娃家騷擾。其中一位年老一點的問劉琴娃多大年齡,念過書沒有,劉琴娃沒有回答,她家人回答了問話,這幾個人就走了。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六日下午三點左右,西峰區國保大隊朱長鎖和肖金派出所的高小非等十二人(有的穿警服,有的穿便衣,還有一個女的)開著一輛大警車和一輛小警車,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劉琴娃家騷擾。朱長鎖進門就問劉琴娃:「還煉功沒有?」劉琴娃沒有回答。朱長鎖罵道:「你的身體不好,身體好叫你勞教去。」還威脅說如果再發現劉琴娃出去講真相就送她勞教。朱長鎖帶領的那一幫子人,私自闖入劉琴娃家的所有住處翻了個遍,把劉琴娃住的房子到處亂翻一通,連炕上的鋪蓋都全部翻了,把房子翻的亂七八糟,搶走了掛在牆上的衣服裏的一個MP3和五、六個護身符,還有一個師父法像。朱長鎖指使那個女的把櫃子裏的衣服、東西拿出來,翻出師父法像搶劫走了,那個女的說:「就這幾樣東西,就可以把你帶走。」還有一位肩上扛著攝像機在劉琴娃家私自到處拍照。

8、法輪功學員劉潤蘭家騷擾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五日中午兩點左右,甘肅省慶陽市西峰區肖金村支書姜小明領著本地派出所四人(一個女的,均穿便服)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劉潤蘭家騷擾,他們一進門就追問劉潤蘭在哪個房間住,劉潤蘭女兒說她媽沒在家,話剛說完一人就闖進房間,翻看了一本閒書,並反覆追問劉潤蘭哪裏去了,劉潤蘭孩子無奈之下就說她媽到同學家去了,一人追問劉潤蘭同學叫甚麼名字,家住哪裏,她女兒說了她媽同學的名字和住處,這伙人記下名字就走了。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七日下午兩點至三點多,天下著濛濛小雨,六個身穿便衣的警察開著一輛大車和一輛小車(車上面寫著「公安」二字)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劉潤蘭家再次騷擾,好像是兩人一組,其中一男一女在大門外守候,另外兩人逐個房間看了一遍,還有兩人闖入劉潤蘭房間,一人和劉潤蘭丈夫說話,一人用手機拍照,其中年齡較大的有五十來歲,他問劉潤蘭:「還煉功嗎,兒子煉功嗎,兒子到哪裏去了?」劉潤蘭說兒子沒煉功,他到某地去了。劉潤蘭追問他們是哪個單位的,他們不回答,另兩人在客廳書櫃前看了又看,不知搞甚麼鬼,不一會兒,他們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