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女教師屢遭迫害為哪般?

甘肅慶陽市西峰區職業中專教師夏家燕被迫害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四日】她是一位有著聰明才智,僅僅十八歲就大學畢業走入工作崗位的優秀人才;她是一位深受學生喜愛、並因此得到學校「最受學生歡迎的老師」稱號的教師;她是一位孝順賢惠、公婆視之為親生子女的好媳婦,丈夫、子女為之驕傲的好妻子、好母親;她曾經獲得區級「教壇新秀」和市級「教壇新秀」稱號。

她是甘肅慶陽市西峰區職業中專教師夏家燕女士。一位本該春風得意、享受幸福人生的好老師卻飽經風霜、歷經磨難的故事,期間的辛酸也許只有親身經歷過的人才能真正體會到。

夏家燕女士,漢族,現年四十八歲,大學本科學歷,一九八四年七月參加工作,慶陽市西峰區職業中專教師。一九九六年前的夏家燕,可謂是別人眼中的「幸運兒」,一路順風的出這個校門進那個校門,從上學到工作,最後當了老師,有了幸福美滿的家庭,一雙機靈、活潑、乖順的兒女,一位在銀行工作、收入不菲的老公,是多少人羨慕的對像。

可是在夏家燕的心裏老有一種無著無落、很苦的感覺,她和許多愛思考人生的智者一樣,總會不由自主地想自己以後的人生道路會怎樣?加之在九三年至九五年的三年中,好端端的身體不是這兒疼就是那兒不舒服,但檢查時身體也沒大礙,做過闌尾切除手術後她就開始尋找各種健身方法。

一九九六年七月她有幸接觸到法輪功,通過通讀《轉法輪》一書,她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身體上的各種不適症狀不知甚麼時候也沒了,那段時間夏家燕真正體會到一種踏實的、自在的幸福,臉上時常掛著樂呵呵的神情。由於自己身心受益,激動的心情使夏家燕想讓所有有緣人都來學大法,雙休日就和同修一起到處洪法,公園門前、大街邊上、農村的集市上都有她們耐心的給學員一遍一遍的教煉功動作的身影,她覺的自己能修煉大法,簡直太幸運了。

學了法輪大法的夏家燕,不論是工作還是生活中都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不斷提高自己的心性,在單位和親戚朋友中都是公認的好人,她真心的關愛每一個學生,學生沒有生活費或回家路費夏家燕都立即給予;她認真備好、上好每一節課,在學校組織的學生民意測評中,被學生評為「最受歡迎的老師」,獲學校「最受學生歡迎的老師」獎勵,多次被評為「優秀教師」和「先進教育工作者」。

幸福而平靜的日子總是那麼短暫,一場始料未及的魔難突然從天而降,夏家燕的家庭如同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遭遇一樣,從此家無寧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集團瘋狂打壓法輪功開始了。

七月二十日當天,夏家燕被慶陽市西峰區北街派出所的幹警從家中叫走,到派出所詢問一天一夜後被單位司機靳平祥和團委書記拆向前接送回家;八月十六日國保大隊鄭祥和另一名幹警將夏家燕叫到區公安局問話,說是了解情況,夏家燕站了兩個小時後被送回;臘月二十南街派出所捏造了一個「非法聚會」的名義將夏家燕非法關押到西峰看守所三十天,逼家人交了生活費才放回,隨後又通知單位補交了二百元的所謂治安罰款,不給收據。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下午,南街派出所幹警汪佔軍打電話叫夏家燕到派出所說問個事,夏家燕信以為真,剛到派出所就被限制人身自由,強迫關到團結小學的一間教室裏,那裏還有幾個法輪功學員也是被騙到那裏的。汪佔軍之後解釋說是怕她們去北京上訪採取的辦法。一限制就是好幾天,夏家燕絕食抗議,當時國保隊長付玉奎請示上級後,公安局長趙慶峰察看後怕擔責任才通知學校保衛科邱躍虎和家人將夏家燕接回。這之後學校按中教一級教師將夏家燕聘用,但工資不按職稱發放,比同級人員工資低一級,隨後兩年一次的工資晉升也不給晉升。

莫名其妙的打壓、一系列的不公正對待,使夏家燕很難理解與接受,出於對政府的信任,行使公民的義務和維護個人的權益,夏家燕決定以一個法輪功修煉者的身份,用自己的身心受益的經歷來證實大法的美好,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夏家燕走上了進京上訪的道路,結果被截訪送到慶陽市駐京辦,隨後接回關押於西峰區看守所,一個月後轉押到西峰區戒煙所,又一個月後夏家燕被遣送至平安台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迫害一年半。

甘肅省蘭州市平安台女子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可謂是不遺餘力。女警們為了自己的職位和獎金,利用那些吸毒和賣淫犯包夾迫害法輪功學員,一群社會的精英被一夥地痞流氓糟蹋。白天幹活都是超體力、超強度的,勞動量超過三個男勞力的量,她們強迫法輪功學員挖地、拔草、施肥、栽樹、抹樹芽、剪枝、挖樹、挖土方、填垃圾、拉磚鋪地,不能完成勞動任務回來就被罰站或蹲幾個小時,不讓洗漱、上廁所。惡人們採用的是株連政策,一個人完不成任務,整個小組三人受罰,有時故意讓一個大組十幾個都陪同受罰,故意製造矛盾,激化矛盾,挑撥法輪功學員和犯人之間的關係,讓那些犯人打罵法輪功學員。晚上不讓睡覺,寫思想彙報。天天如此、月月如此,下雨天不能外出幹活就在室內做工藝活,夏家燕被迫磨過「寶石」、撿過珠子、做裝飾品墊子。冬天特別冷的時候,用手搓煤球,整個冬天女警和犯人用的取暖煤球一、二天就要弄出來,土和煤、水摻合在一起用手搓成一個個小球,冰冷刺骨。

二十幾個人住一間房子,上下高低床,冬天早晨洗漱靠煤爐上坐熱的多半桶水由專人分給一個小組(三人一組)一點,剩下的歸大組組長用,其它時間都是冷水洗,室外的水龍頭經常被凍住沒水洗衣服,沒有地方洗澡,很多人都長了疥瘡,室內的清潔工具要勞教人員集資自己買。每天吃飯時要排長隊站著唱一兩首學雷鋒或歌功頌德的歌才給打飯,飯菜天天一個樣,發黑的饅頭和只有幾個菜片的湯,不注意就會喝到泥沙 ,當有甚麼人來檢查時 ,伙食才能稍微改變一下,菜湯裏的菜會多一些。

所謂的「軍事化管理」就是室內的裝飾品牙具常年在一個地方擺著,牙刷一個方向,牙膏一個方向整齊劃一;被子早晨一起床就被套上一個紙板做的四四方方的盒子,外面再罩上統一的淡藍色方布,床上罩上統一的淡藍色床罩,看起來整齊劃一。每個人的用物和衣服沒地方放,就在床的一頭留出一尺長的地方藏起來,上面壓上被子看起來整齊劃一。吃飯半個小時,上廁所還要限時,一個中隊一百多人同一時間聽哨音上廁所,廁所只有不到十個茅坑,長不到一米,寬不到一尺的茅坑上經常三個女人擠著蹲,再小心謹慎也可能影響到別人,後面的人常常能尿到前面人身上,罵聲不斷。

勞教所最可怕的事是女警為了獎金和顯示自己的能力,強行轉化法輪功學員。要學員寫轉化書,寫不煉功保證,寫「悔過書」、「揭批書」。法輪功教人修心向善,每個堅定的大法弟子都是親身受益的人,都在努力的做一個好人,往哪轉化?惡警將那些最惡、最狠毒的人渣收攏在自己身邊,以給她們減刑為誘餌,培養成自己的親信,接受她們的暗中指使。為了達到轉化夏家燕的目的,大冬天的晚上三個犯人輪換著值班,強迫夏家燕靠牆站立,不允許睡覺,也不准加衣服,連續三個晚上後將夏家燕關到一個暗室裏,趁夏家燕不備,幾個人將她一下抱起來離地二尺多高,先將繩子反綁在背後,然後從後面慢慢拉起拴在一個很粗、很高的鐵管子上,接著所有的人都放開手,夏家燕身體猛的懸空,肩膀、胳膊就像被撕裂了,疼痛萬分,汗珠滴落在水泥地上聽的見聲響。過了幾分鐘後一個煙鬼將夏家燕抱起,托住,問她寫不寫保證,夏家燕說不寫,惡徒再一次猛的放開手,夏家燕的肩膀、雙臂又一次的撕裂,那種痛苦難以言表。為了完成所謂的轉化率,惡警與勞教犯合伙幹著泯滅人性的勾當。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上面獎給幹警五千到一萬元的獎金不等,給犯人減刑七天到一個月不等。法輪功學員在那裏遭受著精神上和肉體上的雙重摧殘,承受著屈辱、痛苦和煉獄般的煎熬,度日如年。

二零零二年三月夏家燕被家人接出冤獄,四月份她再次踏上講台,單位從她的工資中扣除了公安局以進京接她為名開支的一切費用。

二零零四年五月,一名姓許的法輪功學員從公安局走脫,警察到處搜捕,夏家燕再一次被監視居住。每晚有三個警察賴在夏家燕家不走,說是執行任務,他們整晚看電視,開著燈,客廳弄得亂七八糟的,影響夏家燕家人的正常休息。上班時有兩個便衣跟隨到學校,下班後身後有個車尾隨著,連同學見面都有人尾隨甚至偷聽,在夏家燕丈夫的指責下,他們自己承認一個是公安局的,一個派出所的。星期天夏家燕和丈夫上街採購東西,這兩個人騎摩托跟著,這樣的境遇一直持續到那位學員再次被迫害才結束。

以後的幾年裏,南街派出所幹警時不時到夏家燕所在的西峰職業中專和家中騷擾。有次晚上十一點多了,金曉霞和西峰區南街派出所的兩個男警敲開夏家燕的家門,說看夏家燕人在不在家,讓簽個字就證明人在家,她是完成任務。還有多次到學校騷擾都被學校辦公室推擋應付過去了。有一次西峰區國保大隊的人指示學校保衛科的工作人員,將夏家燕從講台上叫去問話。

二零零六年八月三日早晨,慶陽市公安局國保支隊、西峰區公安局、南街派出所很多警察、警車湧到夏家燕家屬院,準備對夏家燕實施綁架,當時參與綁架的人員有國保支隊長、西峰區國保大隊長張弘、派出所負責人及不知姓名的警察十幾人,夏家燕當時不在家,他們強行抄了夏家燕的家,家中的各種音樂磁帶和電影碟片、電腦、硬盤、孩子聽音樂的mp3、各種數據線、u盤、手機、電話本都被搶走了,一個警察翻了半天竟然不知羞恥的大聲問:你們家怎麼沒有錢?隨後又到單位辦公室一頓亂翻。

為了不被邪惡再次迫害,夏家燕只得走上流離失所的道路,流落在外。惡警並沒有就此罷手,慶陽市、西峰區兩處的警察互相埋怨起來,相互指責對方把人驚動走了,不甘心失敗的惡人劫持了夏家燕的丈夫到公安局非法審問,威逼兩個孩子做筆錄,幾個警察一直守在夏家燕家中,將家中的電話簿和手機短信都抄錄去了,其餘警察四處尋找夏家燕的身影。

他們找到夏家燕的娘家,恐嚇夏家燕的弟弟了解各種親戚關係,隨後又到夏家燕的親戚家找人,這之後市國保大隊長、區國保支隊長穿著便衣在夏家燕丈夫的單位找了幾次,甚至哄騙夏家燕的丈夫讓夏家燕回家上班。

江澤民在血腥鎮壓法輪功之初,就提出將法輪功學員「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迫害政策,因此每一位法輪功學員經濟上的迫害也不能倖免。夏家燕集資了學校的家屬樓,已經交了兩次款,集資歷時三年,在夏家燕離開學校後她的丈夫接到學校通知又交了第三次集資款,可最後一次再交幾千元就領鑰匙時,學校領導開始刁難不給房子,提出要夏家燕本人回來才行。後來這套房子被別人強行佔為己有後轉讓,原本屬於夏家燕的房子在邪惡的迫害中化為泡影。

夏家燕原本準備申報中學高級教師職稱,一切條件都具備了,考核連續五年四優一良,有兩篇教學論文在省級以上刊物發表,計算機四個模塊已經考過了兩塊,還有兩門定於二零零六年八月七日考試,但因為迫害也耽誤了。甚至在夏家燕離開單位後,學校協同 「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 以「無故離崗、不履行任何請假手續」的名義上報教育局,做出了開除夏家燕公職的決定。

二零一二年夏家燕的兒子參加高考,西峰區國保大隊兩個幹警到市教育局想調閱孩子的報考檔案,因考生檔案是保密的,被工作人員回絕後,他們第二次又拿了甚麼證明,還是查看了孩子的檔案,不知做了甚麼手腳。

夏家燕一人流離在外,想念老人,思念兒女,還惦記著學校的工作,偶爾回來也只能短暫的停留。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五日,夏家燕的姐姐為兒子完婚,因思念親朋心切,想在婚禮上見見親朋好友,夏家燕參加婚禮慶典之後,就被西峰區國保大隊朱長鎖、王宏斌等人劫持,說是要了結前面的案子,說夏家燕一直處於外逃,懸在網上,影響了他們的工作,一了結就沒她的事了。他們查看當年綁架夏家燕的理由竟然是:夏家燕家附近農業銀行支付客戶的錢上有十一張寫有與法輪功有關的字,說是經過省廳鑑定是夏家燕寫的,當時以此作為抓捕憑證。試想那十一張錢是從銀行支付出去的,也不是從夏家燕的家裏翻出來的,再說沒有夏家燕和第三方證人在場的所謂鑑定能成立嗎?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這次夏家燕又被西峰區國保大隊以「治安處罰行政拘留十五天」的名義非法關押到慶陽市拘留所。夏家燕的家人托人請假十四天,每天兩百元的押金,共交了兩千八百元的押金後,將她接回家。

雖然結束了長達八年半有家不能回的日子,可是夏家燕背負的壓力仍然沉重。工作被開除了,原來供職的西峰職專也被合併到其他學校,生活沒有著落,當初因為迫害而不得不離開工作崗位,但邪惡造下的「煉法輪功不要工作了,不管家庭了」的影響依然存在,這一切該如何挽回?

法輪功在中國曾獲多項褒獎與讚譽。在一九九三年,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上,法輪功榮獲博覽會最高獎項「邊緣科學進步獎」和大會「特別金獎」,李洪志師父榮獲「受群眾歡迎氣功師」稱號。一九九八年,國家體育總局組織北京、武漢、大連及廣東省的醫學界專家對近三萬五千名法輪功學員做了五次醫學調查。調查表明:修煉法輪功祛病健身的有效率高達百分之九十八以上,其中痊癒及基本康復率在百分之七十五以上,被調查者的心理和精神狀況也得到極大改善。一九九八年下半年,部份人大離退休幹部對法輪功進行了詳細調查,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並於年底向中共中央政治局提交了調查報告。

一個弘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使億萬人身心受益的好功法,主要著作《轉法輪》被翻譯成三十八種語言的高德大法,卻在中國嚴酷打壓長達十六個年頭。這麼大的事在你我身邊發生,能說與你無關?天網恢恢、善惡分明,當陰霾散盡之時,回顧歷史你都做了些甚麼?請現在就伸出您的正義援助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