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慶陽市王喜會女士被迫害離世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在江澤民邪惡集團的殘酷迫害中,在當地610及公安不法人員長達十六年的騷擾、監視、蹲坑、綁架等迫害下,甘肅省慶陽市法輪功學員王喜會女士在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九日上午含冤離世,終年五十六歲。

王喜會女士一九九八年八月修煉大法後,所有疾病不翼而飛,身體健康。她生前在修煉心得體會中這樣寫到: 「記得上小學時經常胃痛的特別厲害,後來又得了嚴重的頭痛,頸椎病,脖子三叉神經痛的像快掉下來,我就用手撐著,最後說話張口都困難,舌頭腫大把牙都蓋住了,整個頭沒有知覺,沒有表情不會笑。好幾家醫院也沒查出是甚麼病。最後家人找了個民間醫生說我得的是腦神經性心臟病,沒法治。後來又得了抑鬱症,心慌恐懼,自卑害怕,緊張的是我無法和人接觸,而且世上還沒有藥治,我只好用安定藥維持,因長年服用安定藥,最後導致全身都是病。病魔把我折磨的使我放棄了活下去的勇氣。有一天我找了一個民間算命的問我的病情,還沒等我問他就說,我得了個心慌無聊病,而且世上還沒藥治,並說我四十歲有大關大難,看我能不能過去。結果我三十八歲那年得法了,經過煉功學法修心,不長時間所有疾病不翼而飛,真正體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感受。」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團伙迫害法輪功後,王喜會女士為了告訴世人真相,就在當地大量發真相資料,面對面講真相,在單位,在街道上,在親朋好友間,只要能接觸上的人都是她講真相的對像。

二零零八年三月在向人講真相、勸三退時,被受謊言毒害的人誣告,當地警察強行搶走她身上帶的所有真相幣和資料,非法審訊,抄家。二零零八年八月北京奧運會前夕,再次遭受西峰區公安局國保大隊朱長鎖等警察綁架,非法關押,惡人揚言要勞教三年,最後家人背著王喜會給惡人了好多錢才得以回家。

遭長期跟蹤監控、綁架毒打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八日上午九點多,王喜會路過南亞商場時,遇到法輪功學員曹桂玲,就向 她借手機打電話,可還沒等接通,就被身後的便衣搶走,並在光天化日之下,搶走了她背包裏的五千元真相幣及《轉法輪》書。原來,這伙便衣惡警是慶陽市西峰區 公安分局及國保大隊的,他們已非法監視王喜會兩年多了。

這群惡人在國保大隊惡警朱長鎖的帶領下,將王喜會和曹桂玲劫持到一輛無牌照的麵包車上,和另外一夥惡警,開了好多警車,到王喜會家中非法查抄,搶走了她所有的大法書籍、筆記本電腦等許多私人物品,隨後將王喜會綁架到西峰區公安分局。在一樓的審訊室裏,王喜會遭到許多人的謾罵和非法審訊。

六月二十八日晚,這伙邪惡之徒把王喜會和曹桂玲送到區醫院,強行抽血、量血壓,做心電圖,之後,連夜把他們劫持到寧縣看守所,準備非法監禁。獄醫一查,因王喜會 血壓偏高而拒收,他們只好又將王喜會拉了回來。第二天,朱長鎖不甘心,和他們領導一行六人押著王喜會去寧縣醫院複查,檢查結果還是一樣。這伙惡警就將王喜會送到慶城區看守所強行關押。

剛入在慶城區看守所,一個胖惡警,滿嘴的污言穢語。在監室外面,王喜會就被強迫剪了頭髮,並脫掉了衣服,進到監室後,一個自稱毒妹的吸毒犯打了王喜會兩記耳光後,抓住王喜會的頭髮摁倒在地,讓一群吸毒犯對王喜會拳打腳踢,致使王喜會一身傷痕,獄警對此不聞不問。

第二天,王喜會拒絕出早操,那夥犯人就將王喜會的胳膊向後擰起來,推著她跑。回到監室後,她們脫掉王喜會的褲子,用早已在水裏泡著的布鞋打王喜會的屁股、身上,擰耳朵,折胳膊。她們讓王喜會背所謂的監規,那都是些誣蔑大法的話,王喜會堅決不背!到了晚上六點多,兩個牢頭開始打王喜會,一個用泡好的布鞋打, 一個用衣服擰成的棒打王喜會的頭臉及身上;還用腳踩王喜會沒穿鞋的腳趾頭……一直打到十點多鐘後,她們累了,就讓王喜會站著,不許休息。到了晚上十二點 多,王喜會眼前一片漆黑,突然失去了知覺。

這些惡警就這樣唆使犯人折磨王喜會,想通過這種方式使她放棄修煉大法。

由於持續迫害,王喜會身體表現出心臟病,高血壓的症狀,身體每況愈下,隨時有生命危險。後看守所的警察給家人打電話,叫想辦法接出去。家人找到朱長鎖費了好多周折才給辦了所謂的保外就醫手續。

再次被毒打重傷頭部,含冤離世

王喜會出來後,經過學法煉功,很快就恢復了健康。但迫害並沒有停止,不法人員還是要給她判刑。在這種情況下,王喜會被迫流離失所。可西峰區公安局國保大隊以朱長鎖為首的惡警三天兩頭跟家裏要人,三天兩頭到處蹲坑找人, 王喜會被逼迫的三天兩頭搬家租房子,精神上遭受了極大的痛苦和壓力。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六日晚十點多, 西峰區公安局國保大隊朱長鎖等警察給王喜會家人打電話說:王喜會在醫院搶救。在給家人打電話前,他們已給其做了「全面檢查」為腦溢血。

當家人趕到醫院時王喜會已經深度昏迷不醒。警察一會兒說是在步行街臨西大街西面的巷子裏自己摔倒被人發現的,一會兒說是在西環路被人發現的,一會兒又說下午有人打電話後拉到南街派出所的,派出所發現包內有護身符,叫來朱長鎖認出是王喜會。但人必須得做手術,醫生說手術只有百分之二十的希望。當家人同醫生商量如何搶救時,朱長鎖他們看人已經成了這樣就偷偷地溜走了。

據知情人說,晚上八點鐘他還看見王喜會在租住的地方。又據目擊者說,王喜會在醫院搶救時,穿一身黑衣服,黑絲襪子,黑布鞋,被水澆的全身都濕透了,但身上連針尖大的一點土都沒有找到,明眼人一看身上全是潑的水。第二天拉到西安做了手術。

王喜會出院回家後腦子非常清楚,就是不會說話,半面身子不會動彈,有時只能說二個字。當人一問她怎麼成這樣時,她就指公安局罵。終於有一天,她連說帶比劃說出是朱長鎖等三個警察,把她頭往牆上碰,把她打的腦出血。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六日再次腦出血,經搶救無效,於三天後的十九日上午十時含冤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