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浪子變成繪畫家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七日】一年一度的五一三世界法輪大法日來臨,弟子在此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

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回首修煉前的自己頗感愧疚,也更加慶幸自己最終能走入大法修煉,有了脫胎換骨的變化。

走出黑道 走入大法

二十年前我是一個吃、喝、嫖、賭、抽五毒俱全的浪子。因為學過點武術,有點拳腳功夫,社會上很多地頭蛇、小痞子都來找我拜把兄弟,我在鄉里橫行,說一不二,沒人敢惹我。

我抽煙很兇,煙抽得太多,肺部受嚴重傷害,呼吸不順暢;我喝酒一天一瓶,因喝多了自己從摩托車上摔下來過。為了自己的健康和安全,我曾經想戒煙酒。為此我入過佛教、基督教,但不起作用。

這種醉生夢死的生活其實讓我內心很痛苦,我經常望著天空想,難道人就這樣活著嗎,有甚麼意義呢?練武術的人總是把武德掛在嘴上,我問過我的教練們甚麼是德?沒有人能回答我。

後來我因打架傷人犯了傷害罪,判了幾年刑,被關入看守所。在看守所,一天晚上睡覺的時候,我突然覺得自己是這樣的骯髒,真想好好清洗清洗自己。就這樣一想,恍惚間感覺一股清流從頭到腳,一遍一遍衝涮著我的身體,從裏到外,倍感舒暢。那一瞬間我特別渴望洗心革面,重新做個乾乾淨淨的好人。

我有了這一念以後,沒幾天看守所竟然就把我放回家了。

回家後我去工地找我看大門的父親。在父親那裏,我看到他有一本書,書名叫《轉法輪》。我拿起書一翻,正好翻到第七講中談到喝酒抽煙的問題,師父說:「我勸大家,真想修煉的從現在開始你把煙戒了,保證你能戒的了。」[1]當時我就想,我想修煉,我真的想修煉。結果從父親那裏回家坐在公交車上,聞到別人抽煙的味兒就覺得難聞極了。從那以後我就戒了煙,從此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短時間內我把所有的惡習都戒掉了。

修煉了,但有些黑道上的朋友還讓我去集市上霸市,收保護費,還有的朋友想讓我一起做高利貸生意,我想,大法弟子掙錢要堂堂正正,歪門邪道不能沾了。就這樣,我斷絕了與原先黑道上一切朋友的交往,放下面子,從工地上的建築小工做起,用自己的辛勤勞動掙錢。

鄉里的一些人簡直不能理解,放著大錢不掙,幹這辛苦活。後來我去私人公司裏給老闆開過車,也做過生意,因不懂經營,生意做賠了。

大法給我智慧 開創繪畫生涯

修大法後在我身上發生了很多不可思議的變化,大法讓我變得聰慧了。我原本是連小學四年級都沒讀完的,只會玩拳腳功夫,可一下子對書、畫、篆刻這些中國傳統文化、藝術類的東西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做生意失敗,我突發奇想:畫畫這個事投資少,買一桿毛筆,買幾張紙就能幹,挺好!簡單一想,就開始畫畫了。

一畫才知道根本不是那麼簡單的事兒。我用心學師父在《美術創作研究會講法》。師父講:「修煉嘛,你們本來就是修正自己、修去不好的一切。你們在哪裏都應該是好人,那麼你們在藝術這個領域裏也要做好人,在你的作品中也要表現美好、表現正、表現純、表現善、表現光明。」[2]

師父告訴我要從人類歷史和修煉的角度上去理解美術創作的意義所在。

我看到當今中國美術界的混亂局面:行業的腐敗、造假,畫家的思想在人類道德下滑的洪流中也在引領著墮落。充滿色慾的裸體畫,亂抹一氣的所謂印象派,黑乎乎的大寫意山水,很多畫家追名逐利,身有附體的畫家也很多,這些畫家畫出來的作品污染著本已經污穢不堪的社會與人間,加速變異著人們的審美觀,使人類社會的道德更加急劇下滑。

看到這一切,我想起師父講的:「那麼這些所謂現代藝術的東西一般都不太好,因為這不止是對作畫的人有害,對觀賞的人也有心理傷害,對人的道德觀念也起著嚴重的破壞作用。」[2]

對照著大法,我明白了作為大法弟子,身負著救度眾生的使命,我有責任在人世間起到一個正的作用,使眾生能看到大法的美好,使眾生能在大法弟子身上看到光明,看到生命的希望。

把思想調整過來,我發現自己筆下的畫有了變化,畫出來的色彩開始變得純正起來,妻子說我的畫「好像真的在放光吔!」

師父幫助我向高水平邁進

下一步我需要的是技法的提升和完美。

神韻藝術團的舞蹈水平達到了世界一流。神韻演出的完美不只是因為神在另外空間的加持,也是神韻演員在師父的帶領下,刻苦訓練的結果。這也是我所追求和嚮往的。

我在網上找到一位在國內水平較高的美術教授,從臨摹他的作品開始,學習一些難度較高的美術技法。

畫了一段時間後我想,要是一年以後能讓這位美術教授親自給我指點一下就好了。但是,這位美術教授是國家級的,且級別很高,一般人想見他是很難的。

令我驚訝的是,我這一願望居然變成了現實:一天不多,一天不少,整整三百六十五天後,我見到了這位美術教授。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幫助我。

讓我更加驚喜的是這位美術教授一見到我就和我很投緣,後來又特意把我叫到他北京的住所,教了我七天,使我的技法長進很大。我也藉機給這位美術教授講了法輪大法真相,使他消除了對大法的誤解。

他以前是練別的氣功的,看到我雙盤煉功,感到很驚訝。我告訴他,我們大法弟子幾乎人人都能雙盤,他就說,「你們這才是真功夫呀!」我還告訴他,我斷絕夫妻色慾已經四年了,他覺得太不可思議了,我這麼年輕,正值壯年,能做到這一點,不修真法真道是絕對不可能做到的。

從那以後,師父又給我安排了很多提高的機緣。妻子(也是同修)看到我長進這麼大,很驚訝。為了鼓勵我,她幫我開了一個二十四平米的小畫廊,她在畫廊專門賣我的畫。第一個月一開張就以七百元賣出一張畫,生意還不錯。第二年,我的二十四平米的小畫廊就擴大到近百平米的大畫廊了。我畫的山水祥雲繚繞,青山綠水間充滿了生機和美好。我的一張畫由原來的幾百元漲到了三、四千元。再後來一張三米以上的巨幅山水畫賣到了幾萬元。這使我的經濟狀況有了很大好轉。

一位加拿大籍的酒廠老闆買了我一批畫,後來他告訴我:「你的畫我已經掛到我加拿大的公司裏去了。」

與此同時,我的書法水平也長進了不少。

這裏有個小插曲:一開始我的單個字寫的還行,可題款或寫整幅書法作品的時候,寫一整行總是寫不直,總寫偏,弄壞了好幾幅作品。我急得不行,就在心裏求師父說:「師父呀,能不能讓弟子的字寫得整齊點兒啊?」就在求了師父這麼一次後,我再題款或寫整幅書法作品,再也沒有寫偏的現象了。

一位領導搶走了我的畫

隨著我的畫的水平的提高,畫廊的經營也越來越好,我在當地也變得小有名氣。我所在地的書法協會會長和秘書長來找我,要我加入他們協會,我嫌協會腐敗不願加入,他們就讓我免費加入了協會。

加入協會時正趕上協會辦一個畫展,為此我畫了一幅山水畫。畫展開幕時這幅畫被掛在了會場的最中心位置。

這幅畫被一位領導看上了,這位領導居然趁主辦方請吃午飯時,派人強行摘走了這幅畫,可這時展會還沒結束。主辦方非常生氣,下令手下人去找這位領導把畫要回來。手下人哪敢得罪這位領導,沒辦法只好私下到我這裏又買了一幅山水畫去跟搶畫的領導把那幅參展的畫換回來。

這在當地也算是個笑話,也說明了我的作品開始被越來越多的人認可。

看到我的畫的人一般評價都是:「看了舒服」。我認為是我在作品中所展現的是修煉人的境界,光明、美好、正派打動了人心,打動了人善的那一面,才會讓人感到「舒服」。在當今世風日下,道德亂象充斥的人世間,大法所給予修煉人的純淨、祥和、慈悲、善良,就像濁世中的蓮花,出淤泥而不染,在人間綻放著光明。

我刻的印章「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有其它的一些印章都先後在明慧網上發表,我還寫過一幅「真善忍好」的書法,也在明慧網上發表了。這幅字被一位搞基建的大法弟子收藏,他把這幅字堂堂正正掛在了他公司的會客室裏。

我的經歷證實了法輪大法

大法弟子是整體,我們用我們一顆純正的心,用我們的行動共同向世人展現「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修大法以前我家鄉的人們因為我不好惹,對我一向「敬而遠之」,沒人跟我交往,現在就不一樣了。有許多鄉親們來市裏時都要到我這裏來坐一坐,看看我的畫,跟我嘮嘮,而且每次來都拎著家鄉特產甚麼的禮物來。來了還非得請我吃飯。這在以前是沒有的事。

我以前浪蕩人生,不好好過日子,沒人看得起我。修大法後,大法被江澤民打壓迫害,我也因為上天安門打「法輪大法好」的橫幅被判了幾年刑,因此家鄉人對大法有很大的不理解,覺得修大法的怎麼這麼悲慘,家破人亡,窮困潦倒的。

通過這幾年我的努力和師父的加持,鄉親們已改變了對大法的看法,現在他們的評價是:這麼好的人,那陣子被共產黨整成那樣,這共產黨真壞!

通過這幾年的修煉過程我深深認識到,修煉人的境界是美好的,在人中的生活也應該是展現美好的,我就應該突破所有邪惡給我製造的經濟封鎖、困苦和魔難(那不是修煉人必走的路),向世人展現大法的輝煌和美好,救度與我們有緣的所有眾生!

最近我完成了一幅四米六的巨幅畫卷──仿古山水《返鄉歸真圖》,內容是仙境般的群山屹立於滄茫的大海之中,祥雲繚繞,山上的寶塔綻放著光明,一隻隻法船正向著群山仙境駛來,有的小船在波濤大海中拼搏向前,有的船隻已經輕舟靠岸。那仙境中放光的寶塔就象徵著師父的大法,在指引著修煉人返回回家的路,那是修煉人的返本歸真之路。我在畫上題了一首詞,這裏寫出來與大家共勉:

《返鄉歸真圖》

世間美景難離
故鄉笛音徐徐
生生草木千秋醉
世世代代戲中萬古奇
駕長風
舒雙臂
乘法光
登雲梯
聲聲喚醒親人迷
輕舟靠岸
眾生皆歡喜

謹以此文獻給師尊,獻給世界法輪大法日!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給予我美麗的人生;感謝各位大法弟子給予我許多幫助與指正。

謝謝!雙手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音樂與美術創作會講法》〈美術創作研究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