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台北學員:修煉給了我健康、快樂的人生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四日】我在家排行老么,我出生時,父親年齡已經很大了。在我記憶中,父親身體不太好,退休後,常帶我到深山野嶺訪道,想找高人治他的病。也遇到過很多奇人異士,學了些祛病招式,剛開始用用有點效,一段時間後就不靈。而我好像也被遺傳到了他弱質的身體,打小時就有氣喘和一些醫生都無解的病。一個月要又吐又拉的來上一、二次。因為體弱,曾感染過傷寒,建保卡一年用掉好幾十張,整個身體是黑、幹、瘦,因此學業、事業也都不盡我意。

在二零零一年時,父親去世了,我當時沒有甚麼哀傷,卻有很多的怨言,我在靈堂前說:你修了半輩子,怎麼還走上了老病這條路?因為請喪假在家,無意中看到桌上的一張書籤,這是一個不認識的人給我的,其中一段話打動了我:「法輪常轉不停,他二十四小時都在幫助修煉者煉功,形成人沒有時間煉功,法輪卻不停的煉人,是唯一達到法煉人的功法。」

因為不了解法輪功,我當時有一個誤解,想這可好了,我可以偷懶不用煉,就可以長功。於是馬上上網打電話給當地輔導員,第二天就去了煉功點開始學功。因為受不了一小時的盤腿的痛,一週後,我就不去了。這樣一放一年過去了。

可是師父沒放棄我,有一天,在我工作場所裏來了一位年輕女士,她無意中跟人家說她煉法輪功。她皮膚亮亮的,我馬上跑去請教她:「煉功一定要盤一小時嗎?我盤不久耶!」她說:「沒人要一開始盤一小時,忍不住,要放下來啊,但要多讀法。」她大概的講了一下後,離開了。這時候我開始想,好吧,那我回家再試試。

回家後,我上網一口氣看完了師父九講的講法錄像。當看錄像時,我的肚臍下、丹田那就有很明顯的感覺。時而鑽,時而有翻滾擰扭。這樣的感覺連續了半個多月。當看完講法錄像的第二天早上,老婆準備了一盤早餐包子,我順手拿起來吃。不知怎麼的,我一個接一個,吃了十來個,我從來胃口沒那麼好過。妻子也嚇了一跳,說:「你是多久沒吃東西了,你胃口怎麼這麼好?」我也說不出原因,只覺得胃口很好。我從師父講法中知道,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我胃口大開。

又隔了一個星期後有一天,我半夜起來,就覺得噁心頭痛,我心想,我老毛病又犯了,清晨,我請老婆開車帶我去上班。走到半路上,我緊急請她開在路邊,我趕緊找個水溝蓋一陣大吐,吐出全是綠色的膿塊。到了公司,雖然有點累,可是卻非常的輕鬆。又隔了一週後,有一天中午,我在房間煉功,煉第二套功法時,就突然聞到一股濃濃的抗生素的藥味,我想到這是師父在從根上給我調整身體,師父把他的功打到那個病灶處,那個藥味崩出來了。我想起來過去吃過不少治喘藥和得傷寒打的藥,也都是抗生素藥物。

一個月過後,我妻子的親戚來我家做客。他看到我,問我說「你吃了甚麼?氣色怎麼變那麼好。」我跟他說:「我煉了法輪功。」他喃喃的說:「太神奇了吧。」

到了第二年,有一天妻子跟我說:「你今年春天沒有去藥房買喘藥,而且你氣喘也沒有發作耶,你煉這功真的有效耶。」這時我才想到我半生的痼疾師父幫我拿掉了。

在重新煉功的第二個月,我回到煉功點煉功。沒隔多久,有一天,輔導員說,他下禮拜要去美國開法會,錄音機由我拿,別人也會來煉功,囑咐我不能遲到。我就這樣,每天早上四點多趕到公園放煉功音樂。那是冬天寒流的早晨,天亮的很晚,當我盤腿時,很快靜了下來。約半小時,開始腿疼,我好想把腿放下來。可是我卻手腳不能動,我冥冥中感覺我的左腿好像被粗的鐵鏈鎖了起來,但內心齜牙咧嘴痛的無法言表。一個禮拜後,輔導員回來了。我發現我可以盤腿一個小時了,而後的疼痛時間非常的短暫,但當我有大痛時,我就想是不是前一天行為有了偏差,趕快回頭向內找。

三個月過了,一天我上班時,有一個其它部門的主管主動對我微笑,我當時好驚訝,因為打我進這家公司時,他對我有些意見,想解釋也不知從何說起。他看我就是不順眼,我就任由放著。從此我發現我和同事的矛盾、隔閡少了很多。

我只要有空,我就聽法,每逢休假或我出去辦事,我都把師父的錄音放在耳邊,邊走邊聽,多學法改變了我焦躁的惡習。以往我做事就是講效率,快。別人慢一點,就發脾氣,不然也要嘮叨上他兩句。現在在工作崗位上,我處處想怎麼樣做到符合真、善、忍,因此,排班別人先排,重工作我先做。

差不多隔了三年後,老同事紛紛的離開了,因為這是一個非常吃重的勞力工作,薪資也不優厚,人員流動的很快。每當舊廠商看到我時,都驚訝說:「你還在啊!」隨著年輕人員進入,我發現我的體力並沒有隨著年齡下降,我一樣可以和二、三十歲的小伙伴一起工作。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幫我,給我好的身體,鼓勵我好好修煉。

但在五年前,有一天,我部門要掛一支水晶燈。我的同事先把主線條掛上了,這時候,突然有人叫他,也沒交接就離開了。他只告訴我他掛好了,讓我就繼續往下執行。但當我登上梯子,把珠子全掛完,我的腳剛一踏到地板,往前走了兩步,這重量達三十至四十公斤重的水晶燈,在我渾然不知的情況下從高處突然應聲落地,發出巨響。當時四下無人,有一個年輕女士從遠處走來,她驚呆了,發出尖叫聲。我回頭一看,那燈紮紮實實地插在地板上不倒,只差一步,我腦袋準開花。當時心裏沒有怕。事後一想,我領悟到師父保護我。

大約是三年前,有一天我正在上班,突然從大腿後面有股力量,開始是小小的痛,約隔半小時後,它越來越痛,並且往上升。緊接著升到後腰,沒隔多久,升到左肺旁邊。第二天疼到受不了,因為在上班,我心裏跟師父說,讓這業力下班再來吧。沒隔多久疼痛消失了。到了下班前半小時,果然又開始痛。第二天,我只好休假。

早上六點,我從《轉法輪》第一講開始讀,痛仍在持續著,感到有刺、漲、緊、頂,各種狀況都來。我不理它,專心讀法。那時剛好是冬天,可是外頭出著太陽,我坐在院子讀,對面周圍鄰居都開窗看我是不是病了。我持續讀,讀到吃午飯,草草吃飯,休息了一下,下午我繼續讀。到下午四點時,我讀到第六講,我的痛已經慢慢淡化,不再像早上那般的激烈的痛。到了晚上吃完晚飯,我繼續讀,讀到第八講時,我的痛完全消失了。從此,我對讀法又有更深一層的認識。只要讀法,身體就會改變。

我走修煉路十多年了,我從不曉得我自己有這麼大的耐性。我除了上班,就是發彩信講真相,學法煉功。師父講:「多學法,多學法。」[1]我覺得多學法,關難就少,多學法,關難來時,才會過的好,過的快。

我感到我很幸運,修煉了法輪功,我有了一個健康的身體,一個快樂的人生。我從內心感到: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