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從倒數第一到獲國家一等獎學金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四日】我曾經是個成績倒數第一的淘氣學生,後來卻獲得了國家一等獎學金,這一切的改變都是「真、善、忍」給我帶來的。

一九九八年左右,母親經人介紹走入了法輪大法。母親修煉後把我也帶上了大法修煉的路。

之前我正上小學,是班裏的問題少年,成績經常考倒數第一,老師與父母對此很頭痛。不僅如此,我上課不遵守紀律,特別愛講話,還能帶動一片,影響老師授課。為此,老師把成績優秀、性格平穩的班長調來做我的同桌,讓他幫助我。沒想到的是,不久班長的成績從九十多分變為六十多分。老師說這都是我造成的,是我的錯。

父母與工作單位的很多同事都住在單位大院裏,他們的孩子很多都是我的同學。我有時和同學們玩著玩著就打起來了,同學的父母很多都知道我是個差生,都不准自己的孩子跟我玩,以免受影響。我的父母經常聽到其他孩子的家長說我把人家的小孩打壞了等等。

不僅如此,當時的我出口就是謊話,還偷同學的東西。班主任請家長見面是經常的事。為此父母的心情很差,我在家就經常挨打、挨罵。有一陣,多門課的老師們都要請家長面談,我的父母都不願去學校了。

當時的班主任對我說:「你父母都不管你了,我們老師還管甚麼。」

母親修煉法輪大法後變了很多,脾氣暴躁的她性格變溫和了,不再用打罵教訓我了;以前父母經常吵架,修煉後的母親遇到問題總是說自己哪裏做錯了,要改正;母親曾經很愛打麻將,修煉後再也不打麻將了,把心用在對我的教育上。母親用「真、善、忍」要求自己,也用這三個字影響、教育著我。我覺得法輪功的確好,法輪大法給我們整個家庭帶來了變化。大法開始在我的心裏扎根。

跟著媽媽修煉,我的變化很大:認識到騙人和偷東西這些行為是非常不好的,是不可做的,會給自己人生帶來嚴重的後果。學習上進步也很大,在課堂上還願意積極回答老師的提問。只要班裏有甚麼需要做的事我都積極地、盡心盡力地去做,粗活、累活、髒活搶著做,熱的汗流浹背,大顆大顆的汗往下落時,心裏想的是「多吃苦是好事」。遇到有人拿我的東西,我也願意給對方了,受到誤解也能默默的承受,並把因誤解帶來的不公不放在心上,自己就用心做好。

很多同學都願意接近我了,我們成為好朋友。

當時班裏有兩位同學經常合伙欺負我,不斷找我的麻煩。我不去計較,並願意和他們做朋友。其中有位同學後來向我道歉,我說:「沒關係,本來就沒怪你們,現在你能這樣想就很好。」她說:「當時和那位同學那樣對你,你怎麼都不怪我們啊?」我說:「不怪你們,因為我在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做,所以不怪你們。」我倆都開心地笑了。

班主任看到我有這麼大的變化,單獨找我問:「你最近怎麼一下子像變了個人,是甚麼原因讓你改變的?」我說:「我媽媽修煉法輪功了,媽媽像變了個人似的,變的很好,她也帶著我煉,所以我也變了。」班主任問:「我媽媽最近也在煉這個功,這是個甚麼功啊?」我說:「這是教人做好人的功。」我問:「您媽媽姓甚麼啊?」她告訴我她母親的姓氏,我說:「說不定我還見過您媽媽,可能還在一起讀過大法書或一起煉過法輪功的五套功法呢。」

小學畢業那個暑假,誣蔑法輪大法的假新聞連續日夜播放了兩個月,之後還在陸續播出。假新聞迷惑了很多中國人,很多不明真相的人都以為新聞裏播的是真的。

二零零一年的大年三十,江澤民集團製造了所謂法輪功學員「天安門自焚」案,用這個偽案煽動中國老百姓對法輪功的仇恨,為它殘酷迫害法輪大法修煉者製造藉口。當聽到這些消息時,我心裏的第一念就是:「這些肯定是假的。」大法改變了我,把我這個人見人嫌的壞孩子變成了為他人著想的好孩子,暴躁脾氣的媽媽變溫柔了。在一起煉功、學法的那些叔叔阿姨、爺爺奶奶都是我見過的最好的人,之前是沒有遇見過這樣慈善的人的。大法是甚麼我心裏最清楚,大法弟子是怎樣的人我心裏可明白著呢!

初中的課本中有的課文中說大法是「×教」,考試中也有關於大法是「×教」的題目,我寧願不要這些分數也不答這類考題。

記得高中政治課又出現大法是「×教」的內容。老師對著課本念了一陣,前排有個同學說:「我家鄰居就有煉法輪功的,人可好了。」我的同桌接著說:「我家親戚中就有煉的,法輪功是好的,不是書中寫的那樣。」這時老師不知說甚麼好了,便說:「覺得法輪功好的舉手。」我立刻舉起手,有一些同學也舉了手,老師說:「覺得法輪功好的同學還蠻多的嘛。」

高中時我在班裏擔任專業課代表,總是提前去開專業課教室的門,每天協助老師收發作業,貼作品、買靜物、搬靜物、擺靜物。下課後安排並參與做清潔,打掃好教室最後才離開教室。專業老師講課,口乾了會喝口茶,我便每天提前為老師打好開水,泡上茶。這樣堅持了三年。

有一次班裏的寫生作品要在學校展廳裏展覽,所有作品需要裝裱。正巧,當時臨近一場重要的考試,同學們都在備考,學習時間很緊,我便一人把全班作品的裝裱工作承擔下來。展覽當天專業老師到現場一看驚訝得不得了,說:「這麼大的工作量是你一人完成的?」

班裏同學有任何需要幫助的,我總說「好」並去幫助做。有一次一下子好幾位同學都向我尋求幫助,而我手裏正在忙一件其它的事,但我還是都答應下來,並一個個幫助他們完成他們要做的。專業老師見此情景笑著說:「課代表真好啊!」

上美術課時,靜物台上的水果被老鼠吃了一小半,我將那一小半轉到朝我的方向,把完好的部份留給其他同學。旁邊同學見了說:「你真是處處為別人著想啊!」其實這些點點滴滴都是修煉「真、善、忍」的學員都應該做到的。大法師父要求我們從做好人做起,不斷修煉提高。

高中畢業後我進入藝術學院學習。入校時專業成績優秀,成為班委。和在高中一樣,我盡心盡力為班級付出,在整個學院表現都非常突出。記得那時,早上八點上課,我總是六點多就去教室學習了,直到下午五點左右下課。為了把老師布置的作業儘量做得完善,我總是學習到晚上十點,教學樓要鎖門了才離開。每天晚上出教學樓時走廊都是黑的,經常整棟樓除了保安以外就是我了。有時回到寢室同學關心地問:「教學樓都沒其他人了,你不怕嗎?」我說:「不怕,我正氣足。」

小時候很怕黑,經常自己嚇哭自己,而且體弱多病,動不動就吃藥或被送到醫院輸液。自從修煉後不再怕黑了,可以一人走很長時間的夜路,總能感覺到師尊在我身邊,身體也變得非常好,為家裏省去了大筆的醫藥費。

我在大學的學習狀態給很多老師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學院系主任把我作為班級裏專業的領頭羊,其它專業的老師把我的作業借去給其他同學參考。一些作業被送去參加比賽,很多幅獲獎被選入專業教材並出版。很多幅作品留校收藏,有些被老師拿去其它學校用於學習交流。

快畢業時,由於當時成績在年級排名第一,又有省級以上的獲獎及一些優秀的表現,被學院推薦申請國家一等獎學金,也是當時學校裏第一個獲國家最高獎學金的學生。

當時學院一些領導和老師知道我在修煉法輪大法,想必他們肯定了是大法給我帶來的美好,把國家一等獎學金頒發給了我。當時老師通知我還有機會申請其它的獎學金。有位別班的老師對我說把機會給他們班的一位同學吧。我一口答應說「好」。我從心裏很願意讓其他優秀的同學也有機會獲得獎金。在場的老師都很感動。

如果不是修煉法輪大法,面對個人的利益我是不會放棄的。

我從一個考試倒數第一,表現惡劣的學生,轉變為人人誇的中學生,又成為年級排名第一的大學生,並獲得國家一等獎學金。目前我是正在讀研究院的研究生。我的這段人生經歷,在一般人看來是不可思議的。我知道這一切美好都是師父的法輪大法「真、善、忍」帶給我的。

感謝大法!感恩師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