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大動脈上的惡瘤五天消失 腦癌患者生還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四日】我今年五十八歲,是個家庭婦女,九七年五月開始修煉法輪功

我的丈夫不修煉。二零零五年初他突然查出患肺癌且腦轉移,頭部的瘤子壓迫神經,使他半邊身體不能動彈。

前後輾轉幾個大小醫院,檢查、確診、治療,最後去了全國有名的腫瘤醫院。檢查後主治醫師說:因為瘤子長在了大動脈血管上,不能手術,也不能化療。因一旦瘤子縮小,造成大動脈出血搶救都來不及,只能保守治療。

丈夫不住的咳嗽,頭疼痛難忍,必須用杜冷丁緩解,有時疼得他就想撞牆一死了之。他實在受不了了,就哭著哀求我們說:「快給我點藥吃讓我死了吧,這不是人受的罪呀!」兒女們哭作一團。當天傍晚,就在他猛咳之後吐血了。大夫給他止住血後下了病危通知書,隨後告訴我只能用小劑量的化療藥試試看,不然病人就不能活著回家了。

頭部的疼痛雖緩解了,可他總是咳血。大夫又一次下了病危通知單,建議回家準備後事。

前後幾個醫院一折騰,已花光了家裏所有的積蓄,還欠下了好幾萬元的債。這種病現代醫學也無能為力呀,只好回家等死。

回家以後,我每天除給他打嗎啡止痛就是以淚洗面,看他一天不如一天的在死亡線上煎熬著,心裏明白他如今走到這一步是有原因的。

以前我曾多次勸他學法煉功。他知道大法好,因為我修煉以後身體上的各種疾病都不治而癒,個性變得容忍謙讓,心情愉悅。可他家在所謂的「文化大革命」中被改成了富農,共產黨搞的歷次政治運動他都親歷過,深知共產黨整人的殘忍,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之凶惡和殘暴,他更是怕得厲害,而且在我被非法勞教期間,他嚇得把我的大法書和師父法像都燒了。這是導致他走到了今天這一步的緣由。

他對大法犯下了大罪,但這不是他的本性,是被共產黨嚇的失去理性。大法與師父是慈悲的,只要他一旦明白,誠心認罪,師父會救他的。

我靜下心來鄭重地對他說:「咱人的路走到頭了,無路可走了,那咱走神的路吧。從現在起聽師父講法,相信師父和大法,師父一定會管你的。」他點了點頭,我給他拿來一個小錄音機,讓他聽師父在廣州講法。

聽到第三天,他說他的頭不疼了;第四天自己能坐起來了;第五天能下地了。

就在第五天的當天夜裏十二點多鐘,他突然大口大口吐起血來,黑黑的,還有大塊大塊的血塊。孩子們嚇得一邊哭一邊用餐巾紙一捧一捧的往地上的盆裏扔,床上、地上、枕頭上全是血……

我卻因感激師父而流淚了──師父在給他清理身體哪!我穩住孩子們說:「都不要哭,和我一起念‘法輪大法好!’」孩子們一遍接一遍的念……

到兩點多鐘的時候丈夫吐血止住了。由於大量的吐血使他喘不上氣來,憋的汗珠一串串從臉上往下淌,孩子叫來救護車,把他拉到醫院。這時已是四點多鐘。就在護士剛剛整理好監護儀器時,只見丈夫的呼吸平穩了,氣色緩了上來。

第二天給他輸液。護士在他的兩隻手甚至兩隻腳上都扎遍了,可紮哪兒哪兒漏藥,護士覺得奇怪。這時丈夫忽然想起了師父講的那段法:「我們有個學員到醫院把針頭給人家打彎了好幾個,最後那一管藥都哧出去了,也沒扎進去。他明白了:哎喲,我是煉功人哪,我不打針了。他才想起來不打針了。」[1]他也明白了,說:「我病好了,不扎針了!」而且堅決要求出院。

出院之前醫生又給他做了各項檢查。當科室主任和主治醫師拿著照的片子和檢查報告後目瞪口呆:頭上的瘤子沒有了,肺部是空的,大動脈血管就在那懸著,簡直不可思議!

只有我們家人知道,師父都給他拿掉了!

回家以後丈夫堅持學法煉功,不久虛弱的身體越來越好,氣色紅潤,因化療掉光的頭髮長出來了。直到現在七十六歲的他身強體壯,冬天開車做買賣,夏天還種了七、八畝地,每天樂呵呵的,逢人就講:「我的病是煉法輪功好的,我的命是李老師給的,法輪功是正的,可不要相信電視上說的,那都是騙人的。」

他讓許多人親眼看到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的超常。

我們一家每天都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中,幸福美滿,歡樂祥和。用天高地厚都無法表達大法師父對我家的恩德。

再次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