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好小同修非常重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七日】我家有一名大法小弟子,女孩,美美,今年五週歲半。

美美三歲在幼兒園時,就會主動給小朋友和老師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是)大法小弟子。在自己發燒很難受過不去的時候,就求師父,還告訴我「發燒,難受,我求師父了,就好了。」其實我當時沒教過她求師父,我只說讓她念「法輪大法好」,也沒讓她講真相,這些都是她自己悟到的。在我不精進的時候,她會督促我:不許偷懶,否則師父會生氣。

現在,她早已經跟我出去講了好幾年的真相了。有時候,她看著同修被迫害的圖片,嘴裏就喃喃的說:迫害了,好可憐!不行,媽媽,我們趕緊出去,講真相。我問她:「為甚麼要講真相?」她說:「救人呀!別人知道法輪大法好就得救了。」這是她四歲多說的話。

她五歲時,也就是去年,我訴江後,市六一零要綁架我,說我是組織者。那時她說:媽媽,你天上的房子裏有魔,你要多發正念。別人的房子都沒有,就你的有,從下面爬上去的。你真的要多發正念。過了一會,她不放心,又叮囑我說:媽媽你真的要多發正念,找四個人一起發,魔太多了,還在往裏爬,你一個人消滅不完。後來大家一起幫我發正念,我也從心性上找到問題,闖了過來。後來市裏的六一零也說,本來是想綁架我的,改變了主意。

她從三歲就開始出去跟我刷漿糊真相圖片了,路上不哭不鬧,摔的再疼,都一聲不哼,她知道不能出聲要注意安全。在我怕心重,不敢出去做真相時,她就扯著我去:媽媽,講真相去。我說:邪惡正在抓我呢?!她非要去,我說過幾天吧,她就大聲告訴我:媽媽,講真相,邪惡是不會抓你的!後來我跟她一起出去貼了不少不乾膠,我在那次後,也突然覺得正念起來了很多。她在路上跟大人似的,告訴我:媽媽貼在這裏好,媽媽這裏有個人,我們從那裏貼。我當時恍惚間,就覺得,這哪裏是一個孩子呀,這是一個大的大法弟子吧!這麼清醒理智。還帶我走這條路,說這裏安全。

現在我們經常一起出去面對面發《九評》講真相,每次出去,她都說,媽媽我來發,我發他們願意要。她總是自己舉著《九評》或者我們告訴未來等碟子,喊著:爺爺好!奶奶好!伯伯好!然後把碟子往別人眼前一送,我在旁邊講,這是法輪功真相,您看一下,電視上演的都是假的,她就補充: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有時看著世人從反感的眼神變了,好像心裏一下子明白電視上說的是假的了,就回答我們說:「好,我看看。」有時她送上碟片,我說:「我們在起訴江澤民了。」美美就補充說:「江澤民迫害我們法輪功。」

她在法理上也挺清晰,有次她邊發真相資料,邊跟我說:「媽媽,師父傳法快結束了,人都救不了了。」有一次說:「媽媽,這個地球都是師父在保護著。」有時候她聽著師父講法,會突然說:「我要多聽法,如果心性掉下來了,我就回不到天上去了。」有次牙疼,一會疼一會又好,她說「一塊一塊。」我說:「哦,業力一塊塊消。」她就背:「因為業力是一塊一塊的消,消下去一塊腿好過一點,一會又上來一塊,就又開始痛。」[1]她說:「大人是腿疼消業,小孩是牙疼消業。」她還說:「幼兒園的小朋友打我,打的挺厲害的,我都沒回手,我忍了,可是我感覺很輕不疼。」我說:「你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師父給你承受了,你就不覺得疼了。」她說:「他給我白色物質德。一團一團的。」有一次,她聽我談自己的心得體會,她突然跑去跟爸爸說:「爸爸,我不要你給我買紗裙子了,那是一顆臭美的心,我要去掉,否則我就回不到天上去了。」有時候,她說:「我就是不想去掉貪吃的心。」我說:「上次你發燒的時候,不是甚麼都不好吃嗎?那就是在去你貪吃的心。」她說:「我還有好多心,怕心,煩惱,高興,妒嫉,執著心怎麼那麼難去呀?」

她還看到很多天上殊勝的景象,比如我們的天上的房子是甚麼樣子的,媽媽的房子大,赤橙黃綠青藍紫有色無色變化著,媽媽穿著漂亮的紗裙子,長著漂亮的大翅膀,也隨著房子的顏色變,房子裏開滿了花。她的房子小,是彩色的,顏色不變,但是很漂亮。房子裏還有蓮花座,和媽媽一樣的人在上面打坐著,一動不動,還在長呢。我悟到是元嬰吧。每個人的房子各不相同。有的同修家的孩子自己有自己的房子,有的同修家的孩子沒有房子是同修家的眾生。

說她這些的狀態,其實我現在就是越來越覺得帶好小同修非常重要,我看身邊很多同修家裏都有小同修,小時候真不錯,漸漸的都不行了,現在已經完全是個常人的孩子了,我看主要原因就是大人不把帶孩子修煉當回事,平時只管自己修,把孩子哄一邊玩,孩子慢慢就變成常人了。要知道師父是來度人的,小同修別看她年齡小,他也是天上的王呢,他也有自己的眾生,我們除了自己修煉,自己出去救人,難道身邊的能不救、不帶他們修嗎?究其原因還是私心,做三件事的出發點都是私心,才會造成自己身邊的生命沒注意到。

下面我就寫一下我是怎麼帶小同修的,其實我還並沒有帶好,只是有點體會,想提醒同修帶小同修的重要性吧。

我懷這個孩子沒多久,她就托夢給我,夢裏來了一個六十多歲形像的阿姨,她說自己到了天年了,要轉生到我家裏來得法,是個女孩子,然後瞬間阿姨的形像就變成了一個五歲的女孩,白淨,單眼皮,瓜子臉,非常脫俗,才五歲就非常精進,整個眼神中都透露著對大法的堅定。孩子現在也確實是這個形像。後來我還夢到她是醫學界的呢,認識很多知名的醫學專家,有名有姓,因為都是外國人,名字又奇怪又長,我一個也沒有記住。所以別看她小,厲害著呢!

一、帶小同修闖病業關

美美在五個月大的時候,我帶她住在一個同修甲家裏,這位同修曾經成功的把一位小同修從五歲帶到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現在悟到當時師父安排我住在她家,就是為了我帶美美闖好病業關的。

下面是那時病業關的細節,來勢很兇猛。當時我是帶美美到一個同修乙家去了一下,她家女兒當時三歲多,正在發高燒,在乙家住了一夜後,美美也燒了起來。從常人的角度上看,她是被傳染了。燒的很厲害。當時我給她放師父講法聽,但是美美一直高燒不退。更考驗人心性的是,乙同修還不斷的給我打來電話,心急如焚的說,她女兒已經燒到多少度了,送到醫院了,醫院說已經燒成肺炎了,必須如何如何,說再晚一點會怎麼樣。我孩子這裏在床上燒的小臉紅紅的。因為孩子太小,她根本不可能告訴自己的感受,所有她可能的感受都只憑大人的感覺。我心裏也不穩。因為雖然我想她轉生到我這裏是來得法的,但畢竟她還沒學法呀,而且她也沒辦法明明白白的過關呀。我自己當時修煉狀態也不好,也沒信心帶她正念闖關。但是又想起夢裏她說她是來得法的。心裏一會兒這樣想一會那樣想。七上八下之際還是學法吧。一學法,師父就點化我,她是大法小弟子,不會有事,你狀態再不好,也改變不了她是大法小弟子的事實。我就心平靜下來,一直給她放師父講法錄音。

美美就除了照常吃喝拉撒外,全部時間都在睡覺。同時高燒不退。雖然表面是她過關,其實是我過關。師父說:「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所以有的時候,我會突然心揪起來,跳下床拿起濕毛巾給她敷額頭。因為闖病業關,我沒實測過她的體溫,但是抱著她的時候,她的小棉襖都有點發燙。孩子連續燒了四天四夜,師父講法也沒日沒夜的放了四天四夜。突然我天目看到孩子身體光芒萬丈,這時孩子的燒退了,而我對師對法的信從微觀中又加深了一步。我知道這是我們兩個人同時闖關。而對師對法的信,不經歷魔難,是很難從表面上的信達到從本質上百分之百的信的。

我現在看到有很多家庭都跟我一樣有大法小同修,但我發現很多同修卻把他們當成孩子帶,今天怕吃不飽,明天怕他凍著,身體哪裏有一點不舒服了,發了點燒,大人就緊張的不行。最終很多孩子沒闖過病業關。那些吃著藥的小同修,我發現跟一直吃藥的修煉中的大人一樣,根本上都不算個修煉人。

師父講過:「就這一關你都過不去,今後在你自己修煉的時候,你會出現許多大難的,這都過不去,你還修煉甚麼呢?」[1]所以雖然有些孩子讀書讀的挺流利的,看他們就像那些在大法弟子中不在大法中的人一樣。學法沒得法。

二、帶孩子學法不要嫌煩

孩子有孩子的天性,再懂事的孩子都貪玩淘氣。我帶她學法,她也會鬧,一時玩玩具,到處爬,有時還鬧。這時心裏真的有點煩,感覺如果沒有她,我靜心學法該多好。可是我只要把她哄到一邊去,自己學法時,心底就有一種深深的負罪感,覺得這真不是大法弟子所為,太自私了,她是來我這得法的,我卻這麼自私,師父不是教我們修成為他的生命嗎?我就還是儘量耐心的念給她聽。直到她慢慢長大會牙牙學語,我有時念的快、聲音小時,在一旁玩的不亦樂乎的她,會突然說:大聲點。哦,我知道,她真的一直在聽著哪。

而且當時學法點的門鑰匙,哪個同修都不拿,就非要我拿著。而每次我都急忙的又帶孩子,又跑到學法點開門,弄的一頭汗。直到現在我才明白,是師父非要我拿呀,師父怕我被孩子扯著,不去學法點,掉隊了。同時也要孩子也去學法呀。真的非常感恩師父的細心呵護。那時她才半歲多,一直這樣在學法點學了將近一年的時間。她從我抱在懷裏在學法點學法,到她能摸著人在地上轉圈走,都一直在學法點學的法,學法時,她從不哭鬧。就是有時學法點散了,大家要走了時,她會哭:奶奶,奶奶。意思是不捨得讓人走。

再大一點,一歲半的時候,我要去上班了,那時很多人出了許多主意,最終都說讓我把孩子送給我爸媽帶,我就把她送到老家了。我父母都是大法弟子。這一年時間,孩子也跟著學了一年的法。有時候我媽哄她睡覺,就拿看圖認字的小卡片教她念,也沒想著她會認得字,就是想著哄她睡覺吧。結果在她兩歲半的時候,我們驚奇的發現,她認得兩、三百字了。書可以斷斷續續的讀出來了。小弟子與常人最大的區別是認字早,這是師尊在幫助她。當然,她還說夢到師父抱著她教她學法,一個字一個字指著她念呢。另外,小弟子還有一個最大的區別是,懂事,有些地方像小大人,我悟到可能是師父沒把她這些封閉住,為了我們帶她容易些,不用從頭教起。

在她兩歲半認字後,我就開始帶她拿書學《洪吟》了。每天我還在洗碗呢,她就在床上坐好了,喊,媽媽快點,來學法了!我就趕緊收拾完,過去一起跟她學法。有一段時間挺煩的,天天學《洪吟》,結果後來我被綁架,就是憑著背誦《論語》和《洪吟》中的詩正念闖了過來。

到她五歲的時候,我開始帶她系統的學《轉法輪》,我念兩段她念一段,有時候她會揀少的念,有時候又會挑多的念,我都由著她,只要她入心就好。她學了兩遍,就知道哪講有哪個標題,有時候還會突然問我: 「生氣是情,高興是情,愛是情,恨也是情,喜歡做事是個情,不喜歡做事還是個情,看誰好誰不好,愛幹甚麼不愛幹甚麼,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為情活著。」[1]她背出來,然後問我那爸爸喜歡我也是個情吧?

她每天學法基本不間斷,從幼兒園回來,寫會兒作業就來學法。有時候,她玩了一會就會突然跑來跟我說,媽媽,我想學法了。有段時間,我闖病業關,關突如其來,表面上挺嚇人的,我出去住了幾天,安靜學法,回來後她跟我說:「媽媽,你不在家的時候,我可想學法了,學不了。」

學了法的小弟子,學習很聰明,性格也好。畫畫的可好呢!小弟子的歌曲也會唱好多首,一點不跑調。

三、孩子是大法小弟子,一定要帶她一起講真相

我出去講真相,從來不覺得她是個累贅,很小就推著她出去,別人看到她挺可愛來逗她,問我,她爸爸是幹甚麼的?我就說,被抓進去了,然後我就講大法真相。有的常人還鼓勵我說,別看現在苦,堅持下去呀,走過魔難,全家都會跟著你受益的。我就感覺像玄武下山,磨針的老太太點化他一樣。心裏知道師父在借常人的嘴鼓勵我呢!

再大一點,我就帶著她一起發資料,她能貼的,我就讓她自己貼,她每次都把不乾膠很正的貼上。而且我發現因為她純,她貼的不乾膠一直到褪色了,也沒被人撕掉。有時,我會抱著她,貼的高一點。她每次出去前都很高興。有一次在晚上九點多了,還要鬧著出去講真相,我以為她貼著好玩呢,沒想到她在出門前,還先鄭重的背了師父的《洪吟》中的《苦其心志》才出門。

現在,她白天面對面的發真相,就做的更好了,有時候她直追到別人家裏去,別人不要,也一點不受打擊。有時候還會跟我說:媽媽你知道他們為甚麼都不認識我們嗎?因為有邪惡控制他們。有時候我剛發了一個上網軟件,當別人離開後,她會跟我說:「媽媽她得救了。我們發真相,要了的那些人都得救了。」她現在已經能邊發真相,同時還用稚嫩的聲音講真相了。例子上文提到了,這裏就不重複了。她還挺喜歡看《九評》書。有一次邊看邊說:「媽媽,就是被打死,都要修煉的。」我一聽,沒想到她對法都這麼堅定了。

四、不要讓他們看電視打遊戲,這點很重要

我發現,她只要看一點電視,哪怕是動畫片,心性就掉下了,魔性特別大,小遊戲也不行。修煉是嚴肅的,小弟子的心性要求一點也不低呀。那些不好的東西一點都不能沾,沾一點就灌進去了。她平時,我就讓他看一下正見中的小弟子的動畫片,對她是有好處的。

雖然在這五年多的風風雨雨中,我經歷了很多艱難魔難,但是一直沒有放棄帶好小同修這個責任,正像孩子跟我說的,帶好她是師父交給我的任務。而我發現我付出了一點,我得到的卻更多。修煉人年齡再小,也是小同修,兩個人就是個小整體,整體的力量就大很多,互相也有幫助。孩子能在我不精進的時候督促我,在我危險的時候告訴我多發正念,在我正念不強的時候,用自己的坦蕩狀態帶著我發資料講真相。

前幾天,聽到一個十一歲小同修寫的自己修煉和救人的體會,小小年紀已經救了很多人了,包括副市長,當然還有他自己的大量的同學和老師。我想也是他媽媽重視從小把他帶好,這位小同修今天才會有這麼好的修煉狀態,才會在助師正法中起到這麼大的作用。而且我發現現在很多學校,特別是中小學生講真相是空白點,有很大的原因就是我們大法弟子沒有用心把自己的孩子帶好造成的。

今天拿出一晚上的時間來寫這個心得體會,希望對家有小弟子的同修能有所啟發和幫助。

由於修煉層次有限,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