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小同修一起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七日】我是二零一一年得法修煉的大法弟子。我的兒子今年八歲。得法前,兒子頑劣好動、精力旺盛,帶他不僅很累,而且很煩,比如說下坡他不用走的,用滾的;走路東倒西歪不說,誰要跟他一塊就會不停的打你、撞你,鬧你;睡覺醒來會莫名其妙地哭上半天,怎麼也哄不好,還用東西砸人;出門騎車玩使勁往馬路上跑,大人越追,他跑得越快越高興,沒辦法只好用一根長繩拴在車上。

兒子剛上幼兒園時,我開始修煉大法。由於他浮躁好動、性情難收,我對他學法一事一籌莫展。幸好,二零一三年我得到了兩個收音機,他一下子迷上了師父的講法,白天聽、晚上聽,一直聽到睡著。到二零一四年,見過他的同修都說簡直換了一個人。通過學法我也清楚了兒子的特點:貪玩愛鬧,自持力差,但心地非常單純,沒有任何觀念。

二零一四年九月,兒子進入市中心的一所比較好的公立小學就讀,麻煩一下子全上來了。先說說大陸小學生的一些情形。絕大部份孩子從幼兒園就開始報各種班上文化、特長課。幼小銜接更是火爆,在那裏孩子會適應小學的各種管理模式和學習習慣。到上一年級這些孩子基本已經學過了。極少數的孩子,尤其是大法弟子的孩子不熱衷於上這樣的輔導班。結果孩子一上一年級就手忙腳亂了,天天要準備、收拾孩子的各類學習、活動用品,幾乎一天八小時等著老師傳呼。下午四點接回孩子就得手把手教他完成寫字、練口算等等作業。老師的主要任務就是布置作業(基本是兒子自己無法完成的)和測驗檢查。孩子天天放學回來家長都要跟上指導,沒有敢大意放鬆的,很多媽媽不工作或兼職來陪伴孩子學習,否則跟不上。為了讓老師幫著點、照顧著點,能找上關係的在開學前就打點好了,開學後想在老師那立功表現都沾不上了。

我們在當地屬外來戶,沒有老人幫忙,我丈夫也很忙,我既要做好三件事,又要引導兒子修煉、指導他的學習,在工作上還是核心骨幹,一步一個腳印真是不容易。不管怎麼難,我都沒有像常人那樣拉關係尋求照顧,而是事事像一個大法弟子的樣子堂堂正正地走在修煉的路上。

去年兒子上二年級,學校非常隆重地要求家長參加入隊儀式,不容許請假。我們根本沒去,後來班主任打電話詢問,我簡單地說了一下入隊不好,不想加入的話,沒有深入講清真相,造成原來班主任對我、對兒子的態度一下子轉向敵對狀態。當時因為我正念、經驗不足,又沒有同修的幫助、配合,雖然跟老師溝通過幾次,但她只說體諒、尊重我們的決定,但還是覺得很罕見。後來經過磨合和發真相信終於闖過了這一關。

兒子班上的任課老師經常調換,課表也總是改來改去的,這學期連班主任都換了。很多家長對學校作這樣的安排不滿,想去反映意見,我拒絕了參與。幾個月來,我和兒子的修煉都處於按部就班的鬆懈狀態。前兩天發生了一件怪事。

前天中午,我去放學點接兒子回家,新班主任冷冷地向我拋出一句話:「留下談談吧。」我一愣,只見兒子書包沒拿,滿臉沮喪要哭的樣子。我問怎麼回事,他說不知道。說話間一個女孩拉著一個哭得很傷心的男孩和一個罵罵咧咧的老頭在小孩堆裏到處找人,走到我們身邊時,女孩對老頭說:「打某某某的不是他。」我一下想起了頭天晚上班級QQ群裏幾個家長吵吵著說班上一個男孩被一群小孩「圍攻」打傷了。當時我問兒子有沒有參與,他說沒有。我也覺得兒子雖然愛打鬧但畢竟是學法的兒子,不可能說謊更不可能大打出手,而且自認為我們修煉得蠻不錯的,這事應該跟我們無關。但是現在老師讓我們留下,我們只好留下找老師了。

找到老師的時候,她在馬路邊跟班上兩個男孩和被打的兒子及家長正在嚴厲地說著甚麼。被打的孩子哭得更厲害,他爺爺不停地嚷嚷說狠話,把另外兩個男孩子和他們的媽媽批得體無完膚。我和兒子一站過去,立馬也成了被罵的對像和事故的製造者。不論我們三個媽媽如何好心如何努力想弄清楚事情真相,都不能讓那位爺爺和班主任理智起來,而且班主任沒頭沒腦的拋下一句話:「別想推卸責任,出了事情都要找自己。」然後揚長而去。那位爺爺更是變本加厲,威逼恐嚇,兩位媽媽被嚇著了,說趕緊上醫院檢查吧。我當時沒有慌亂,也沒有上火,只覺得一頭霧水,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好不容易讓哭著的孩子平靜下來,孩子們一起說著事情的原委,大概是課間休息時,一群孩子打鬧,很多孩子「合夥」欺負了被打的小孩,情形有點嚴重。孩子們都說,我兒子沒參與這事,我就想走,那位爺爺硬是不放,還不容勸說。後來學校出來幾位任課教師打了個圓場平息了這件事。我們啥事也沒有,就莫名其妙地被演了這麼一場鬧劇。只是臨走時,班主任責備我這不好那不好,意思是沒管好兒子沒跟上老師的要求。

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一定是我和兒子有不好的東西該去了,到提高的時候了。理很明白,但母子倆平白無故被「狂轟濫炸」了一番,心裏有點不平,並沒有往深處挖根。當天下午送兒子去書法班,書法班的老師也說兒子寫字不認真,進步緩慢。我有點緊張了,仔細一想,發現兒子確實有很多不好的,寫字潦草、做作業丟三落四、脾氣暴躁、學了一會法、拉了一會琴就叫累不幹了,跟我幹仗,經常吵得屋子都要被掀起來。為甚麼一個修煉中的兒子表現還不如一個常人的兒子呢?主要問題應該出在我身上,於是我把對兒子挑出來的所有毛病都放在自己身上深挖了一遍,發現了很多不符合法的因素。

1、為受大法恩惠的自私心我引導兒子修煉的決心不夠,一直只把他當作一個兒子,只想通過學法讓兒子受教,並沒有把他當作一個實修的大法弟子對待,很多與大法有關的事情我都背著他做,碰到教育上的難題過不去時總是想反正學法了,師父會管的,然後就心安理得放下不管了。

2、以惡治惡,強勢壓制兒子從小吃硬不吃軟,不論怎麼樣想方法、講道理一句也聽不進去,弄得大人最後耐心全無,而且他見你笑笑的不當回事似的,他更犟。我經常被逼得以打罵和強制來平息跟他的矛盾。時間一長,就形成觀念了,認為他就這樣一個「吃硬不吃軟、不知好歹」的「貨色」。以惡治惡,強勢壓制是邪黨文化對待人的方式,它從表面上暫時解除了矛盾,但兒子並沒有改掉惡習,相反日積月累,還會養成「老油條」心理。隨著兒子長大,家長在兒子心中的威懾力下降,他的惡習會越來越明顯。

3、貪圖安逸、缺乏修煉人應有的意志力。我每天要工作,要做三件事,要陪兒子學法,要輔導作業,還要陪他練習小提琴……事情很多很雜,每樣事情都得按點來,不容干擾,錯過了時間就完不成那件事情。有時候覺得很累,很煩,想躺會、看看電視、上上網甚麼的,圖個人清閒。總之,修煉精進的狀態經不起時間和瑣事的消磨,時不時的就會鬆懈。

4、自以為是,不能平等交流,總以家長、長輩的身份高人一等的跟兒子說話,語氣缺少善意,不能真正地尊重兒子。有意無意的認為自己是大學裏面屈指可數的優秀教師又有大法護佑,沒有看重兒子老師的交代和要求。不管兒子表現出甚麼不好,總認為自己能搞定。

5、冷漠自私。這學期開學初,有一位家長跟我說,學校頻繁更換兒子的老師,還換了這麼個剛畢業的丫頭當班主任,是不是太不把咱們班當回事了,我們得去找領導。雖然我也有不滿,但當時想想修煉人不該參與這些是非,背後議人長短,而且容易給自己造成麻煩,於是就說老師若自己師德不好,溝通也無效,拒絕了。法在不同層次有不同的要求,在那時我的做法可能符合修煉要求,但提高之後返回來看,我有保護自己保護兒子的私心,不想正面去引導家長和老師解決困難,失去了救人的機緣。

6、嚴格要求兒子而不是嚴格要求自己。

7、不自覺地拿兒子與別人比較,求名心作怪。

修煉人周圍的環境都是隨心而化來的,一切常人空間的表象都是反映內心的一面鏡子。修煉停滯不前往往是覺察不到的人心、雜念隔開了人身表面與法理相通的本性一面造成的。大法弟子在各行各業助師正法,不管是工作環境也好,家庭環境也好,大法小弟子的修煉環境也好,我們都要順著師父給予的機緣去糾正一切不正確的狀態,能直接救了世人更好,即使做不到也要讓他們明白大法的美好,奠定得救的基礎。前幾天在《明慧週刊》上看到一篇交流文章《陌生人來電》,這位同修說:「共產黨也治不了我,我修煉法輪功,歸法輪功管,它治的都是它體制內的人和相信它的人,和我沒有關係。」我一下子如醍醐灌頂般明白了,我這還抱著邪黨的東西不放呢。

清除掉這些敗壞物質之後,我沉重地慈悲地跟兒子說:「你看看最近的表現吧。字寫不好,作業沒做好,學法不幹,拉琴也不幹,在學校光打鬧,還不讓媽媽說你。你該怎麼辦呢?你還是一個修煉人呢,我沒修好,你也沒修好。我很傷心,真有點擔心你了。你能不能真正地像個修煉人一樣管管自己,做好自己該做的呢?」沒想到,從不吃軟的兒子橫橫的臉鬆了下來,說:「嗯,媽媽,我真得改啦。」「那我們互相督促一起改正好嗎?」「好!」當晚兒子很自覺地不吵不鬧,沒有打開電腦下棋,而是靜靜地認真地完成所有的事情。昨天晚上我在班級QQ群裏坦誠地、謙虛地跟家長交流我的教育觀念和經驗。今天放學我去接兒子的時候,以前不怎麼跟我打交道的家長都帶著敬重的表情跟我打招呼。班主任老遠朝我笑,說:「某某某媽媽,兒子今天非常好!」

層次有限,寫出來為表達對師父對大法的感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