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學會向內找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日】師父教導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就得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高標準要求自己」[1]我一直以來,都沒做到師父說的:「別人罵你一句,你沒吱聲,你心裏很坦然;打你一拳,你也不吱聲,一笑了之,過去了,這人心性就已經很高了。」[1]

去年八月二十七日這天,我有兩個X光片子正對照著看時,不修煉的丈夫突然罵我「精神病」;我問了他點啥,他又氣恨的罵我「你都傻死啦」等一些刺耳的話。我當時大腦反應知道是:「他是在幫我提高心性,不但不能生氣,心裏還得謝謝他。」但是只是表面上看似平靜,也沒吱聲,而心裏還是不舒服,根本沒做到心裏很坦然,因為心裏還在作梗,面目上或多或少還有點氣。過後悔恨自己為啥就這一關就過不去哪?想到他那些罵人的話,字字刺穿我的肺腑,委屈的眼淚奪眶而出。

三十日午夜後,眼淚伴著我向內找,直到天亮。師父講過:「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所以心裏放不下,會煩心」[1]在這剜心透骨中,我終於找到了我的不能被人說是源自於一向的自以為是、覺得自己機靈、能幹、體貼又溫柔,就是覺得自己這麼好,你為何還不知足?!我抓到自以為是、自我怎樣怎樣的心,根子正是這為私為我的骯髒的私心在作怪。還找到了自己並不真寬宏大度,還小肚雞腸,記著他人之過的噁心、怨恨心,更沒有做到師尊要求的要無條件、無條件的向內找啊!

找到了這些心,又感覺咋就這麼難去呢?好像是融在骨子裏的一種無比堅硬的東西,不叫人碰,是它堅硬無比,難以化掉,想到真我是符合和同化真、善、忍的,它一定不是我,那它是甚麼呢?師尊看我向內找了,又有決心一定要過來這一關,就點給了我是「觀念」,對呀,是後天形成的這個為私為我的、保護自我的頑固的觀念,它不是我,任你再堅硬,我要和你決裂,去掉你了,再也不能被你帶動了。

於是我身心愉悅,輕鬆,是師父幫我把這敗物拿掉了!真是師父說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啊。

又過了兩天,丈夫又說了類似罵人的話,我覺得怪怪的,好像沒進我的耳朵,真的就像棉花團打人一樣,沒感覺了,心裏很坦然了,也知道要無條件、無條件的向內找了!

與魔難中的同修共同精進

二零一三年放暑假期間,我所在的學法小組一位七十多歲的男老年同修出現了病業假相,狀態是腿痛不能走路,頸椎至胸部硬痛不方便躺著,每天日子很難熬,他老伴兒在家服侍他,我去他家時,他不修煉的老伴兒對我說:「哎呀,正好你今天來了,你叔正好覺得自己沒希望和信心了。」我安慰嬸子說沒事的,這些對修煉人來說都是假相,只要心裏相信大法、相信師父,再加上學法煉功,就是最靈的靈丹妙藥!

於是我與叔抓緊時間學法,我們就是認真學法,他一段、我一段的讀法,兩、三天下來,叔的面色紅潤,看我這樣,到點準時來陪叔,嬸兒發自內心的說:「自己家的親閨女都啥樣呢?誰能做到這樣天天來陪著你呢?勝似親閨女呀!」我說我們都是大法師父的弟子,比世上的親人還親哪!在幫助和鼓勵同修的同時,更看作是修好自己的好機會,高標準要求自己,坐著學法五個小時左右,幾乎不動,叔也是,學法中不知不覺好像忘了難受,我佩服叔能堅持學這麼長時間也沒有說累。我臨走,我倆約定到點兒一定要堅持煉功,我要求自己後半夜不睡覺煉五套功法,同時發正念加持叔一定也要煉功,且要有所突破,看誰能做到!

第二天去,叔說他突破了,強忍著,靜功堅持煉下來了,我真為他高興。

通過學法,叔把自己當成了煉功人,只要是能自己努力做到的,堅決不讓家人伺候。通過學法,轉變了有病的觀念,這是病業假相,發正念堅決解體它,正念否定了家人要求的用藥、健身器、去醫院檢查等常人手段。通過學法,不知不覺心性昇華了,正念十足了。

就這樣,在師父的加持下,僅一兩個星期的時間,大法的無邊法力就在他身上展現了,起初一兩天扶著凳子走,隨即就能自己正常行走了,頸部、胸部的敗物也消了,直到現在,在師尊安排的正法路上,踏踏實實的救人忙呢!還是我學法小組三退名單最多的一個呢!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