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過好心性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底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我和岳父、岳母生活在一起,岳母話比較多,在農村屬於比較強勢的婦女,得理不饒人,岳父處處都讓著她,我也儘量避免和岳母發生矛盾。

得法前,我不幹家務活,下班後經常在單位玩撲克或打麻將,晚回家或不回家。得法後,師父叫我們做一個好人,就戒掉了煙、酒、賭博等惡習,下班按時回家看小孩或幹家務活。可是幹家務活後,矛盾也接連不斷的出現了:我洗衣服岳母說我用水多,太浪費水,要多拿水錢。掃地時岳母說我床底下或哪個犄角旮旯沒掃乾淨;擦地時岳母說我哪塊沒擦到或墩布沒洗乾淨。我雖然強忍著,但卻總是心裏不平。

後來看《法輪大法義解》時,得知長春同修背法後心性提高很快,我想我也背法吧。那時我兒子剛四週,每天有時間就抄一段在紙上,看兒子時就背。因為心性關很難過,我就先背了《轉法輪》<第四講>中的「業力的轉化」,背會後又背「提高心性」,記熟後每天看孩子和上下班路上就可以背了。每天下班回家路上都要背「業力的轉化」,並想今天回家岳母要是挑我毛病,我一定要強忍著,或想:忍能長功,忍能提高心性,忍能一舉四得。這樣無論遇到甚麼矛盾都能想到自己是煉功人,多數關都能過得去。

儘管如此,突然間遇到矛盾時心裏也很難受。那些矛盾至今還記憶猶新,舉幾個例子。由於車棚丟自行車的比較多,岳母讓我在門上安個防盜鎖,第二天下班回家距家百米時,有兩個鄰居正在車棚門前議論我安的防盜鎖位置不合適,只聽見岳母大聲說:「他眼瞎了,不看好了再安。」我強忍著沒吱聲。還有一次星期日,我帶孩子出去玩,碰到賣羽毛毽子的,別的孩子買,我兒子也要,就給他買了一個。回家後,岳母看到就問哪來的,我說:「買的」。岳母說:「你給他買那個幹啥,他也玩不好。」我說:「他要嘛」。岳母說:「要你腦袋你也摘下來給他?」還有一次近午時,我正在臥室,放在窗台上的一盆君子蘭花突然掉到地上,瓦盆也摔壞了。岳母正在廚房做飯,聽到響聲走進屋裏,看到後埋怨說:「你沒事碰那盆花幹甚麼,可惜這盆花了。」「我沒碰。」「沒人碰它自己能掉到地上?」「我真沒碰它,要碰它我還不承認?」「你沒碰誰碰的?」我突然悟到:是師父在考驗我呢。在日常修煉中,我覺得背法起到比較明顯的作用。

到一九九九年,我把《轉法輪》第一講和第四講及《精進要旨》都背熟了。《精進要旨》每篇法的順序也都記牢,隨時可以背。特別是一九九八年春夏那幾個月,我背法比較投入,可以說除了睡覺和與人說話,其它時間都在背法,關也過得相當好,甚至每次做夢都能守住心性。一次夢中:晚上我沒犯任何錯,母親就衝我發脾氣,劈頭蓋臉的訓斥了我一頓,我想到是給我過關,一聲沒吭,也沒生氣。第二天早上我和哥哥及一村民步行外出辦事。路上村民說:「昨天晚上你媽真不應該那樣大聲說你弟弟。」哥哥說:「可不是哩,老人年紀大糊塗了。」我一邊聽著沒吱聲也沒動心。有啥事我第一念就是:我是煉功人。走到中午時到鎮上一個麵食館,我們買了三碗麵條。服務員把面給我們端上來後,我拿起筷子剛要吃,就見從門外闖進來倆人迅速的把我和哥哥面前的麵條端走吃去了。儘管很突然我也沒有動心,只擔心哥哥他們倆人會和人家幹起來,正擔心時服務員又從新端上來兩碗麵條,並向我們道歉。吃過飯後,我們繼續趕路。晚上到一旅館辦好住宿手續後,我們三個人就到餐廳點了三盤餃子和兩個涼菜,這時有一陌生人走過來對我說:「我也住在這個旅館 ,想和你們湊個熱鬧一塊吃飯,飯錢你先給我墊上,吃過後我再給你。」我心想肯定是想白吃的,不過,我管你一頓飯也用不了多少錢,就又讓服務員加一盤餃子。端上來後,我們四人就一起吃,快吃飽時,那陌生人說要去衛生間就出去了。果然那個人出去很長時間也沒回來。我們在旅店住了一夜,次日中午,店老闆的兒子抱一個存錢罐出來,順一小土坡就往出倒硬幣,說要數數有多少。硬幣滾了一片,有一元的、伍角的、壹角的,還有古代洋錢和銅錢。剛倒完,不遠處有一學校放學了,一夥小學生向這邊走來,我跟小孩說:「別數了,快收起來吧,要不然那些孩子過來都得給你撿走了」邊說著,我就迅速貓腰給小孩往罐裏撿,後來撿到兩枚像洋錢大小的硬幣,但花紋很好看,真想自己留下又覺得煉功人不能貪別人的便宜,正猶豫間夢境消失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失去了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我對自己就放鬆了,再加上來自各方面的壓力,使自己很難靜下來,學法又少又不能入心 ,再偏重於做真相資料,被邪惡鑽了空子,在二零零四年底一天夜裏在外邊做真相時被巡警綁架,被關三年冤獄。期間,我自己不斷回憶走過的修煉路,找出了出事的原因,知道了靜心學法的重要性。

從牢獄回家後不久,委屈、憤憤不平等人心不斷的往出返,與岳母、妻子之間的矛盾不斷出現,關過的很不好,我想:三年沒學法了,自己又陷入常人的情中了,必須得向內找,修自己了。於是,我就大量學法,把師父所有的講法都認真的看一遍,並把師父講的向內找修心性、如何對待矛盾衝突的段落都抄下來,牢牢記住,找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的修煉狀態。經過兩年的努力,把自己調整好了。從二零一零年以後,無論遇到甚麼事,別人說我甚麼不愛聽的話,與他人發生甚麼矛盾,第一念都想自己是大法弟子,不傷害別人,不給大法抹黑或考驗又來了。這樣很快矛盾就化解了,不再與人發生爭執了。記得有一次回農村老家十幾天才回來,到家後岳母就挑我毛病,半天挑了五、六次,每次岳母剛說一句,我就立刻想到是在給我過關,岳母就不往下說了,我委屈、不平的人心表現的也很弱了,很容易就能控制住了。

其實我們煉功人所遇到的一切矛盾,都是師父給我們提高心性、長功、轉化業力的。矛盾出現後,如果我們馬上就能意識到抓住機會找自己,修自己,矛盾立刻就沒有了,對方那惡狠狠的表情也不見了,不信同修們可以試一試。

心性關過得好,與任何人都能和睦相處。同事、鄰居、老鄉、同學都願與我交往,關係溶洽了,講真相也就容易了。我的家人、親友、同事、老鄉等熟人基本都明白了真相,多數做了三退。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