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父母學煉法輪功改變了我的命運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六日】童年時代的我就是這樣在恐懼與無望中成長起來的。父親前後被非法判刑六年,母親則是五年,我無法想像父母在那裏承受著多大的苦難,看到明慧網上的消息,父親被綁死人床,被打被辱罵,母親被打毒針被迫長期奴役一天二十小時做工。

也許有人會問我:「你的父母都成這樣了,你就別再煉了。」勸我放棄修煉法輪功,可是我知道我不會放棄的,儘管媒體到處充滿了對法輪功的造謠,親戚朋友不理解我們,但是我還是以我的父母為傲:他們是一群敢於並願意付出生命而說真話的人,不屈服於任何淫威,自己默默忍受一切而將善良帶給別人的修煉人。我從父母身上學到了真誠、善良還有忍耐。而這些美好的品質現如今中國又有多少人真正具備呢?

我七歲開始跟隨父母一起修煉法輪功。母親在修煉之前患有精神抑鬱症、婦科病、氣管炎等很多疾病,徒勞往返地走訪了很多名醫;修煉法輪功僅僅一段時間,身上的病全部都好了。正因為母親身上出現的奇蹟,我們整個大家族共二十幾人都開始修煉法輪功,並真正的感受到了甚麼是佛法。

我從小就是一個笨孩子,家裏排行老三,老人都說家裏老大聰明,越到後面的孩子越笨。小時候,母親教我看鐘錶上的時間,教了不下百遍,我就是學不會。上小學四、五年級,連左右有時都分不清楚,因影響整個班級的風貌,常常在體操課上挨打,學習成績更是班裏的倒數。

自從跟父母學煉法輪功後,我的命運改變了,師父給我開智開慧,我從初中開始,成績漸漸好轉,排名班級十幾名,中考時,考上了省重點,高中好幾次都是班裏前幾名。我考上了大學,畢業後留在了省三級甲等醫院工作。工作兩年後,托大法的福,我幸運的拿到了澳大利亞留學簽證。現在在澳洲定居,並有了一個幸福的家庭。我深知這一切都是法輪大法和師父給我的,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的命運。

現在中國寺院裏的和尚尼姑都把自己的職位當工作,有的甚至與官商勾結,利用寺廟騙取老百姓的錢財,和遠古時代修佛的那些人相差甚遠。母親原來也因病去那裏求過神佛,家裏花錢買了不少佛像但是一點用處也沒有。直到我們幸運的遇到了法輪大法,學煉法輪大法不需要花一分錢,是一種人傳人,心傳心的功法,每天煉五套功法使我的身體變得很健康。

四套動功煉了之後,覺得渾身發熱,充滿能量。早上煉完動功,一整天幹活都不覺得累,晚上煉靜功,就是打坐。

剛開始年紀小,雙盤腿只能盤十幾分鐘到二十幾分鐘,腿盤上去的時候很疼,可是堅持下來之後,覺得身清體透,走路生風。打坐就是加強自己的定力,通過打坐時間的慢慢加長,我感受到了內心的寧靜平和,原來少年時代沒有耐性,好動,現在變得恬靜隱忍。更為神奇的是,前幾年身體體檢時查出有腎結石,剛開始通過醫學上的體外碎石,可不光人受罪,花了不少錢,還沒有效果,通過堅持打坐,發現那段時間自己的排泄物都像硬石頭一樣,連續排了好幾次,再去體檢時,原來的腎結石真的減輕了,身體也沒有了任何症狀。

修煉法輪大法,除了五套功法之外,最重要的是師父給我們講的法,貫穿著一切宇宙的法理,讓我們不僅在哪裏都做個好人,也要真正的去做一個修煉的人,一個人在社會上,在家庭中、工作中、社交圈子中難免會遇到很多問題,這是不可避免的。有很多不修煉的人不知道我們師父講的法理,只是按照自己成長以來的習慣去處理事情,遇到家庭矛盾,首先抱怨對方,導致自己身體心靈都被折騰的疲憊不堪。

而我自從聽了師父的講法,我領悟到看到對方的錯,首先想是自己哪裏做的不夠好導致的,盡力的將自己做好,無論對方怎樣,首先要求自己要做好家庭中的角色,始終用善良對待對方,這樣時間長了,我和丈夫的家庭關係也越來越好了。

在工作中,不為名利與別人爭鬥,是自己的別人拿不走,不是自己的搶也搶不來,盡力做好自己本職工作,不求回報。在社會中,與人為善,凡事多替別人考慮,自己吃一些虧也沒關係,只要別人好了,心裏就特別高興。所以我周圍的人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對待煉法輪大法的人也很尊重。

記得一九九九年(那年我十一歲)突如其來的,電視上出現了很多對法輪功的污衊,當時我們全家看了報導覺得很不可理喻,我們這麼多年通過修煉法輪功受益這麼大,特別是我母親原來患有精神疾病通過修煉大法好了,可為甚麼電視上造謠說:煉法輪功讓人得精神病,這明明就是顛倒黑白!我們全家通過修煉每一個人都能感受到大法的美好。

父親前後被非法判刑六年,被綁死人床,被打被辱罵;母親被非法判刑五年,被打毒針被迫長期奴役一天二十小時做工。

現在中國大陸的三退大潮,很多中國人說你們煉法輪功的搞政治。甚麼是政治?做一個不求回報只把真相告之於他人的人就是搞政治嗎?那麼那些對法輪功造謠、打壓、失去人性的迫害這群善良的人就是在保護政治嗎?歷史的長河中,有多少仁人志士願意以生命為代價揭示真理而留下千古芳名的?難道這些仁人志士都是在搞政治嗎?真相總會大白於天下,真正等到這一天的時候,那些曾經參與過迫害,甚至不明真相而支持過迫害的人會怎麼樣?面臨著他們的又會是甚麼?所以,我們今天才努力的給所有中國加入過黨團隊的人去做三退,只希望他們了解真相後,能做出一個正確的選擇給自己一個美好的未來,善惡終有報,我也相信會有更多的善良人給自己和家人做出一個正確選擇。

現在我身在國外,來到國外之後,才知道法輪功已經弘揚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獲得很多國家政府的褒獎,而只有在中國這樣的迫害還在繼續著,更為令人髮指的是,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這個星球從未有過的罪惡,竟然在中國肆無忌憚的進行著,包括北京協和醫院、友誼醫院、北京大學人民醫院,解放軍第302、307、309醫院等,全國上百個醫院都在秘密進行著。活摘器官就是不打麻藥,把法輪功學員活活的摘除器官給能出錢的患者做器官移植,賣黑心錢,許多國家都已經曝光這件事,也正在採取措施阻止這件事情,而在中國還在持續發生著。

我現在人在自由國度,希望能把自己的經歷寫出來,讓那些跟我一樣過去都活在恐懼之中的少年能對生活充滿希望,也希望對法輪功有誤解的人能靜下心來聽聽我們這些當事人的真實的故事,明白真相,更希望那些曾經參與過迫害法輪功的政府官員、警察、醫生為自己的家人後代多多考慮,找回自己的良知,為自己的生命負責,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