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唐山大地震四十週年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八日】「地震不能預測」,這是中國大陸一些所謂地震專家一再聲明的態度。事實果真如此嗎?在唐山大地震四十週年之際,讓我們再次回顧這個沉重的話題。反思這段歷史,是為了讓這樣的悲劇永不再發生。

唐山大地震有預測,由於官方對真相的隱瞞,才造成慘重傷亡

早在一九七四年五月,北京市地震局的耿慶國根據當時華北北部地區乾旱失調和暖冬冷春的氣象異常指標,預測華北和渤海地區在未來一兩年將發生7級以上大地震,並提交有關報告。六月二十九日,國務院發布國發[1974]69號文件「國務院批轉中國科學院關於華北及渤海地區地震形勢的報告」。

一九七五年底,地質部地震地質大隊的黃相寧在寫給國家地震局的年度趨勢意見中提出,樂亭、錦州、敖漢旗這個範圍將發生六級以上地震。

一九七六年初,唐山市委主持召開唐山市防震工作會議,唐山地震辦公室負責人楊友宸預測,唐山市方圓五十公里內,在一九七六年七、八月份或下半年的其他月份將發生五至七級強震。

一九七六年七月十七日,國家地震局分析預報室京津唐組組長汪成民在「京津唐渤張」地區群策群防經驗交流會上發表預報意見:京津唐地區可能發生五級左右的地震,具體時間是七月二十二日至八月五日。

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四日,北京地震隊業務組震情分析預報人員召開震情會商會,根據華詳文、李宣瑚、張閔厚、耿慶國綜合意見作出結論,根據當前京津唐渤張地區震情活動性、水氡、地磁K指數、氣象要素異常等情況認為,未來一週(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五日~七月三十一日)內,「京津唐渤張」地區可能發生五級以上地震。

以上列舉了地震專家們對唐山大地震作出的一些預測,此外,專家們還做過大量的實地觀測,一直追蹤預測震情並把預測結果及時彙報給主管領導,遺憾的是,預測結果都被壓下去了──

一九七六年五月,國家地震局主管華北和京津唐渤張地區震情的梅世蓉副主任主持召開一個無震的會,把首都圈的震情降的很低。

一九七六年五月末,唐山地震辦公室負責人楊友宸被市委書記派去五七幹校勞動,不讓他管地震的事。

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六日(唐山大地震前兩天),在北京地震隊三次呼籲、國家地震局反覆推延之後,國家地震局與北京地震隊終於進行會商。然而這次,國家地震局局長劉英勇、主管華北震情的梅世蓉副主任依然沒有來。梅世蓉的態度是:「北京是首都,預報要慎重。」在北京市地震隊告急的同時,天津市地震局和國家地震局地震地質大隊也相繼提出震情報告和預報意見。梅世蓉副主任不以為然,毫無根據地堅持說:「華北問題不大。」

青龍縣與開灤礦務局做了地震預防,死亡率極低

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八日凌晨三點四十二分,唐山發生七點八級特大地震,死亡人數至少二十四萬,名列二十世紀世界地震史死亡人數第一。但青龍縣與開灤礦務局由於對地震做了預防,死亡率極低。

一九七六年七月十七日,青龍縣科委王春青參加「京津唐渤張」地區群策群防經驗交流會,了解到,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二日-八月五日,京津唐地區可能發生五級左右地震。儘管縣裏沒有權力發地震預報,但縣委書記冉廣岐毅然拍板,決定從縣到鄉傳達臨震信息。他說:「現在如果去請示上級,半年也批不下來。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咱們就發布預報,出了問題我負責,大不了摘烏紗帽,那個我也不在乎。別人拿烏紗帽當烏紗帽,我拿烏紗帽當尿憋子(尿壺)。我考慮的是四十七萬人。」唐山大地震發生時,青龍縣房屋損壞十八萬多間,其中倒塌七千三百多間,但由於做了地震預防,整個縣城無一人因地震直接死亡。大地震發生後,第一支趕赴唐山市救災的醫療隊,就是河北省青龍縣派出的醫療隊。

唐山開灤礦務局也在地震前做了大量工作,曾先後下發[75]281號防震文件和[75]646號防震文件,採取地震預防措施,所有礦井都做了維修。地震發生時井下一萬多名礦工安全返回地面,井下死亡率僅為萬分之七。

如果在唐山大地震發生前,地震消息能夠通知給百姓,相信不會有那麼多人失去生命,也不會有那麼多人造成嚴重傷殘,那麼多人失去親人,留下那麼多孤兒……

唐山大地震的教訓

唐山大地震發生當天,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八日晚,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國家地震局局長劉英勇和梅世蓉副主任做地震彙報,表示:「唐山地震是沒有任何前兆的,因此這種地震是不可預測的,也是不可預防的。」這些地震局的官員和主流的學者,為推脫自己的責任,竟這樣說。而政府對他們也默認,支持他們,直到現在還是這個態度。為掩蓋真相,青龍縣預防的簡報被收回,說:「誰宣傳青龍事件就國無寧日。」

二零零六年,在唐山大地震三十週年之際,揭露唐山地震真相的長篇調查報告《唐山警世錄》在一月甫出不久即被中共宣傳部門悄悄下令封殺。二零一零年,另一個揭露唐山地震真相的紀錄片《掩埋》在香港獲第三屆華語紀錄片冠軍,卻在大陸禁播。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五日,國家地震局局長在《平原減災報》發表文章表示:地震預測是世界重大難題,可能需要幾代人甚至幾十代人才能解決。如果國家地震局的局長有這樣的認識,並用這種認識去指導他的工作,去影響整個地震局的系統,那麼,唐山地震的慘劇會再次發生。

慘劇一次次重演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汶川發生八級地震,超過九萬人在地震中死亡。地震發生後,國家地震局副局長表示:由於這個地區發震結構非常複雜,震前也沒有出現較大範圍的和典型的異常,所以沒能對這次地震作出預報。

然而事實上,自二零零六年,中國地球物理學會天災預測專業委員會就汶川地區可能發生強震,曾經向中國地震局提出過三次中期預測。二零零八年五月三日,天災預測專業委員會顧問陳一文親手向中國地震局發了一份汶川地區可能發生強震的預報。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六日,中國地震預測諮詢委員會的耿慶國明確提出,四川、甘肅、青海交界阿壩州等地區可能發生七點五級強震,五月八日前後十天為可能發震時間。

然而,中共政府為了奧運維穩,沒有把地震消息通知給百姓。地震發生後,地震預測者把震前發給政府的預測意見公布出來,卻被視為違法。地震學家黃相寧表示:這次汶川地震的出現和當年處理唐山地震問題,(中共)當局犯了當年同樣的錯誤。這個錯誤意味著,後面的地震還要繼續奪去中國人民的生命。

如果說,當年唐山大地震發生時正處文革後期,中共政局紊亂,政治穩定高於一切,無人敢上報或公布對地震的預測;汶川地震時中共面臨奧運維穩;而二零一零年的玉樹地震同樣沒有引起重視。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四日,青海省玉樹縣發生七點一級大地震,二千六百九十八人遇難,其中學生一百九十九人。在玉樹地震前,山西省地震局侯馬地震台工程師余向紅就預測到了。他預測,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四日至四月十七日,在北緯32.7-33.7度、東經95.8-96.8度的範圍,即青海玉樹附近,將發生五至五點五級地震。時間、地點都預測對了,只不過震級比他預測的還要嚴重。而余向紅也已經上報給國家地震局,卻沒有引起重視。

中共奪權以來,天災人禍從未休

善良的人們無法理解,為甚麼同樣的慘劇一次次發生?為甚麼地震消息不通知百姓?為甚麼地震真相被隱瞞?

看過《九評共產黨》的人會明白,中共的本質是個十惡俱全的邪教,從未把人民的生命看重。其建政以來,「鎮反」、「土改」、「三反」、「五反」、「反右」、「文革」等歷次政治運動造成中國八千萬人非正常死亡,其中四千萬人是被屠殺掉的,四千萬人是被活活餓死的,這個屠殺的數量超過納粹德國法西斯的十幾倍。特別是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的瘋狂迫害,竟幹出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樣的罪行,被國際社會稱之為「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

就天災而言,中國傳統文化認為,天災的發生與統治者有關。統治者如果昏庸無道,天下的災難就多。因為統治者的昏庸無道會使社會道德下滑,而災難的發生與社會道德大面積滑坡有關。時下的中國大陸,貪污腐敗、官商勾結、警匪勾結、黃賭毒流行、假貨流行,各種社會敗象頻出。而汶川地震中,造成無數孩子悲慘死去的豆腐渣校舍,正是源於中共腐敗體制培養出的大量豆腐渣工程,這樣的事情只可能發生在道德敗壞的中共統治的中國社會。

遠離天災人禍的良方

當年的汶川大地震,從災區傳出很多逢凶化吉的事例。

明慧網報導,四川省成都市郊縣某地區有位老闆,法輪功學員給他講法輪功被中共迫害的真相,他明白真相後,除自己退出惡黨外,還把他廠的數十名職工全部勸「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他這樣做不但救了自己也救了別人。在大地震中,他的廠房和職工都安然無恙。

在綿竹五都鎮新開村三組(現劃歸漢旺管轄)有一對夫妻,每天中午都有午睡習慣,而且睡得很沉。而五月十二日,丈夫怎麼也睡不著。地震發生時,丈夫以最快的速度將熟睡的妻子架出門,撲倒在馬路上(他家緊挨馬路),鼻子、臉上撲滿了灰,等他們緩過神來,回頭看到房子已經垮塌。夫妻倆早已明白法輪功真相,退出了中共組織。

彭州市隆豐鎮一位年前剛退出了中共邪惡組織的中年男士,真切體會到了法輪大法帶給他的大福報。地震這天,這位男士在通濟四組從山上往山下用拖拉機拉石灰,剛開上大路,車順著慣性直往下衝,突然山搖地動,車輪不聽使喚,就在他六神無主時,前方路面又突然出現了一米多寬的裂縫。他想:「我今天死定了。」沒想到當車沖到裂縫的邊緣時,瞬間裂縫又合攏了,就這樣他把車開回家了。事後他說:「我簡直沒有想到還能活著回來。真是感謝大法師父救了我。三退真能保平安。」

像這樣的事例還有很多。其實當年唐山大地震,也發生過奇蹟。唐山郊區有一個小村莊,住著一位年過八旬的老太太。因為她出身富農,二十多年一直受到該村的管制。老人不論在家裏還是在生產隊,整天都是默默無聞地幹活,從不多言語,也不與人爭辯。一九七六年唐山大地震的前兩天,她突然跑到村幹部家裏,告訴他要發生地震了,趕快轉告全村的人離開這裏。村幹部聽後,認為她胡言亂語,把她轟了出去。後經曲折,村幹部終於被她說動了,立即通知全村人放假兩天,儘快離開該地區,去投奔外地的親朋好友。就在全村人離開的第二天晚上,那場毀滅性的大地震發生了,一瞬間,整個唐山地區夷為平地。人們這才震驚的看清,這位因「階級鬥爭」被管制二十多年的老太太對鄉親們的滿腔善心。

神佛慈悲於人,在災難來臨之前都會派使者傳遞給世人,再給人一次機會。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或許機緣就在您的身邊。

謹以此文緬懷在天災人禍中無辜逝去的生命,也獻給中國更多的同胞──了解真相,遠離邪惡,心存善念,才有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