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大陸法會的經歷與體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二日】明慧網第十三屆大陸大法弟子網上法會徵稿中,作為大陸大法弟子,參加法會是責無旁貸的,這也是在時間不多的正法修煉路上,恩師賜予我們的又一次難得的機會。我已經參加過六次法會了,每一次參加網上法會,都是一個去掉人心、純淨自己的過程。下面我想和同修們交流一下幾次參加法會的經歷與體悟。

第一次參加法會

第一次參加法會是在二零零八年,當時我獨自漂泊在離家幾千里的地方,租住在一個民房裏。我是在二零零六年初從新恢復自由後來到這個城市的,在那兩年中我攢錢又建起了自己的小資料點,雖然只有一台筆記本、一台低端噴墨打印機、一台外掛DVD刻錄機(當時電腦還沒有D刻),但也可以上網、下載、做傳單、光盤、護身符、粘貼等等,經常週末晚上一個人出去發。雖然我盡當時最大的能力去做三件事,但我的修煉狀態並不好,特別是內心很自卑,自卑在邪惡的迫害中沒能堅守住正念,違心的妥協過。雖然早已發表了嚴正聲明,並且師父時常用種種方式點化我,告訴我師父就在我身邊,師父沒有看不起我,仍然一直在保護著我,但我內心的陰影卻遲遲去不掉。沮喪、難過、對自己失望的心,如影隨形般的跟著我。所以在看到明慧網關於第五屆法會的通知時,我是麻木的,覺的寫法會文章和自己無關。

但那一段時間我每天都看明慧網,也經常看到同修們交流讓大家參加法會投稿的文章,有時候也心動過,覺的自己應該圓容明慧,但每每這個念頭保持不了一兩天就消失了。直到有一天,忽然悟到:自己在修煉路上前進的每一步,都不僅僅是我一個人的事情,那其中都包涵著師尊對我無量的付出!

當時心底湧起無比的心酸,眼睛就濕了,我決定一定要參加這次法會,不管自己修的好不好,都應該向師父彙報自己這幾年走過的路。想想如果沒有師父的慈悲加持,自己一個年輕弱女子,怎麼可能從當初逃命般離開家鄉,然後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城市找到工作,並重建資料點,在家鄉國安經常向家人騷擾、打探我消息的情況下,衝破種種阻力平穩走過這兩年呢?不管自己修的好不好,師父的加持與看護是實實在在、無處不在的。

我流淚向師父彙報了自己那三年的修煉歷程。在投稿不久後的一個晚上,我夢到我的文章被法會發表了。夢中醒來,我並不相信。我想自己和明慧上那些同修比起來,相距何等之遠,怎麼可能會發表呢?也沒當回事。誰知法會開始後的有一天,我看到自己的文章真的被登出來了。那一刻我明白了:這是師父在鼓勵我!

這次參加法會給了我特別大的促進:我知道師父一直在我身邊,看護著我,鼓勵著我,即使我曾經犯過錯誤,師父也沒有因此對我另眼相看,也仍然像看護其他弟子一樣看護著我。我徹底去掉了因違心妥協而被強加的所有負面思想,同時衝破了舊勢力的另一重阻力,從新開始願意寫證實法的文章投稿明慧了。

第二次參加法會

由於上次文章被法會發表,在去掉一些執著心的同時,不知不覺中又產生了新的執著:覺的文章被法會選中很光榮,說明自己修的好。在那一年中,每次想到文章被法會選中,都會不自覺的產生這樣的想法,以致人心被加強的越來越強,而自己還意識不到。

二零零九年我第二次參加法會,在寫文章時,因為潛意識中有求文章被法會選中的心,所以交流中抱著這種意識不到的人心,從修煉初期證實法開始講,把自己做的大大小小的證實法的事情都羅列出來,洋洋灑灑二萬字,寫完自覺挺滿意。其結果是不言而喻的。

這次法會給我的教訓是:抱著表功、顯示心、證實自我的心去寫交流文章是證實不了法的。

第三次參加法會

二零一一年,我參加了第八屆大陸大法弟子網上交流會。這次法會的經歷,對我仍是刻骨銘心的,文章先是被法會發表,但是幾天後由於自己的顯示心、證實自我的心太強盛,師尊讓我親眼目睹了自己的文章由法會文章在一瞬間變成普通文章的經歷。

跟同修們講講當時的情況,希望同修們以我為戒,在修煉中務必要修去人心,純淨自己。帶著任何人心都會給自己的修煉造成障礙,也會令師父傷心。

由於我長期一個人修煉,恩師慈悲,給了我一個和同修們配合在網上做項目的機會。那本是我應該萬分珍惜的,因為我之前是多麼渴望能夠和同修們合作啊!每每看到網上說同修們在一起有矛盾,我都不理解:我想如果我有機會和同修們合作,我一定不會和同修們鬧矛盾,親還親不過來呢,怎麼可能鬧矛盾呢?可是,想是這樣想,修煉真是紮紮實實的,達不到標準就是做不好。

由於自身修煉上的嚴重不足,確切的說就是妒嫉心和看不上同修的心特別強盛,和項目組的同修們相處的不好,同修們對我的做法不能容忍,矛盾一而再、再而三的積累,同時在矛盾中又都不向內看,眼睛盡盯著別人,最後矛盾越來越重,負責人也捲入其中,你是他非的,每天到項目組,很多的時間就是扯這些東西,搞的我非常煩惱,煩惱自己寶貴的時間每天被這樣在爭論中白白浪費,煩惱自己過不去關、總也去不掉妒嫉心,煩惱同修們不提高心性、不寬容、不包容自己(其實我也沒寬容、沒包容同修)。煩惱負責人沒主見、油滑勢利(其實我也有這種敗物)。

記得那時在和負責人爭是非時,心裏也知道自己存在的問題,但就是要抓住別人的問題不放,覺的我的問題我自己改,但同修們的問題我一定要講出來,同修們一定要向我認錯。潛意識中還總覺的自己這麼不容易、在這麼艱難的環境下和大家配合做項目,大家不僅不懂得關心我,還經常打壓、擠兌我,怎麼也過不去。總想讓大家對我好,總想讓大家說是我對,他們不對。可負責人偏偏總指責我。心裏不服。

為了給自己打氣,連續幾天在和他爭時都把自己被法會發表的文章打開,潛在意思是:我的文章又被法會發表了,說明我修的還是不錯的,你們這樣對我太過份了,是你們的錯。那天晚上我仍然如此,可是在爭的過程中,當我一刷屏,發現自己的文章不見了。當時嚇的一個激靈,思想都空白了。趕緊再找,發現就在那一瞬間,我的文章由法會文章變成普通文章了!真是當頭一「棒喝」!我嚇得馬上不敢和他爭了。我知道自己的罪過有多大了:師父賦予我文章被法會發表的機會,是鼓勵我,並讓我和同修們共同提高的,而我,卻把這當成了證實自我、炫耀自己的資本。這是何等骯髒的心啊!

很久很久,我都不敢看師父的法像。弟子愧對恩師!

第四次參加法會

二零一三年我第四次參加大陸大法弟子網上法會。雖然和同修們的合作已在一年多前被迫終止,但所激起的我生命根本上的執著心,一直到這時才逐漸的修淡。剜心透骨的割捨中,自身也有了許多提高,再加上走過這段過程的艱辛和不易,所以文章寫得還算深刻,也很詳細。但由於根本上的東西還沒徹底修去,對同修的怨恨也沒去根,文章中更多的仍然是證實自己,表白自己。所不同的是,這次不是證實自己修的好,而是想向同修們證明:我並不是像他們說的「不是大法弟子,是被其它神管著的」、「不知道向內修」等等,還有想證明給同修:自己對師父是多麼堅定、堅信,師父是管我的,等等不純淨的心,最後文章也是石沉大海。

第五、第六次參加法會

二零一四年和二零一五年的第十一、第十二屆大陸弟子網上法會我都參加了。第十一屆法會我的交流文章被作為一般文章在明慧網上刊登,後來被收入了明慧電台的「正法修煉」欄目,在我為母親(新學員)下載的明慧電台的錄音裏,我意外的發現了這篇文章,那時母親可能已經聽過了。由於文章中寫了一些配合海外同修做的敏感的事,當時心裏還是有些不穩,怕她會不會聽出是我寫的,怕她會不會擔心我有危險或干擾我做證實法的事。結果,恩師加持,雖然母親說她聽了一會兒就知道是我寫的了,但負面的話她甚麼都沒講。

第十二屆法會,開始我是沒想參加的,因為覺的自己最近幾年幾乎每年都寫法會文章,而且也時常寫修煉體會投稿明慧網,要彙報的幾乎都寫過了,沒甚麼好寫的了。後來我看到明慧網陸續刊登了同修們交流參加法會的文章(在此謝謝同修們的激勵),又覺的這是一個機會,一年只一次,錯過了,下次還有沒有都不知道了。在猶豫中。直到截稿結束前一週我看到了一位同修的交流,大意是:大陸大法弟子網上法會,同修從來沒有想過要不要參加的問題,只是想和同修們交流甚麼及怎麼寫的問題。對我促進很大,我覺的和同修相比,自己的悟性實在太差了。

當我決定寫交流稿時,我還不知道自己要寫甚麼。但在準備的過程中,腦海中漸漸浮現起過去幾年最觸動自己心的一些事情,雖然有些凌亂、不系統,我還是抓住這些思路盡可能的把它們記錄下來,形成了初稿。在隨後的幾天裏,我反覆修改,可以說,這是我修改次數最多的一篇交流稿,也是改動最大的一篇。每一次修改都會有新的認識、新的內容補充進來。經過反覆修改後,定稿文章和初稿已經面目皆非了,除了基本思路一致,對法理的理悟、要表達的側重點已經完全不同了。修改過程中,我分明感到師父在點化、加持我,我相信在另外的空間這篇文章師父已經幫我整理好了,只是等我認識提高上來,用人間的語言把它再現。我在法會截止的最後一個晚上十二點前完成修改並將文章投稿明慧。

這篇文章再一次被法會選入。就在文章發表的前幾天,我又做了一個夢,夢到我打開明慧網,看到我的文章被登在明慧網首頁,沉甸甸的感覺。和零八年那個夢比起,那個夢裏對文章的份量是沒感覺的。我想師父在點化我吧,經過這麼多年剜心透骨的修煉,磕磕碰碰,左一跤右一跤的,還是有不少收穫的。幾天後,我真的看到我的文章被登在明慧網首頁法會文章中,沉甸甸的,就像夢裏看到的一樣。我知道其實一切都在師父的掌控中,就看我們那顆心。

這兩次參加法會交流,我已經沒有了那種想要證實自己、表白自己的想法,只是單一的想:把自己修煉中的體會寫出來,彙報給師尊。記得母親在聽完十二屆法會交流稿時,神秘的對我說:我又聽到你的文章了。我笑笑,問她甚麼感覺。她說:你咋不像別人那樣寫呢?你看人家寫的都是自己做的好的一面、成就(這是母親的感覺),你咋不寫自己做的好的一面呢?我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我覺的寫交流文章是向師父彙報自己在法的指導下、按法的要求修煉提高的過程。不管這提高是大是小、不管我修的好與不好,我都得聽師父的話,老老實實的交這份考卷,這也是在做師父所要的。

每每想到,自己能參加法會,心裏都是幸福的。我不知道這樣的機會還有幾次,我想每個大陸同修都要抓住這稍縱即逝的幸福機緣,用最純淨的心、老老實實的向恩師彙報我們的修煉心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