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夫妻同修堅信法 念正心純神跡現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八日】

尊敬的師父好!
全世界同修好!

我們夫婦是普通的農民,妻子曾患有多種疾病,我們家為她求醫問藥治了幾十年,花了不知多少冤枉錢也沒治好她的病,反而越來越嚴重,才四十多歲的她,最後連坐起來都困難了。

一九九六年秋天,她喜得法輪大法,不到半個月身上所有的病症都奇蹟般消失了,不但能幹家務,連地裏的活兒都能幹了。因為我親眼見證了大法的超常和妻子身體的巨大變化,一九九八年我自然而然的也走入修煉

修煉大法前,我的爭鬥心和保護自己的心很強,老怕自己吃虧,加之現今社會道德敗壞,平時自己提防別人,出門多數都要帶刀子防身,有時還帶兩把,老想如何跟人幹仗,如何才能不被欺負。修煉後懂得了按真、善、忍標準做人,在利益上不與人爭了,能善待他人,在矛盾面前學會了忍讓,明白了矛盾是自己以前欠下的業,心裏也就平衡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面對邪黨鋪天蓋地的瘋狂迫害,我和妻子義無反顧的維護大法、否定迫害。製作、發放真相資料,貼真相粘貼是我們救人的主要方式,雖然經歷了無數次的魔難和邪惡的考驗,但都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走過來了。為表達對師父的感恩,借法會之機,寫出自己修煉路上的幾個故事與大家分享,不當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玉米地讓路幫妻子脫險

因為多次去北京為大法鳴冤,我們夫婦成了當地邪惡迫害的重點,經歷了幾次非法關押。

二零零二年深秋的一天晌午,妻子在我家的莊稼地裏收拾玉米茬子。忙碌間,忽然聽到有人叫她,原來是本村的一個村幹部,說區裏管法輪功的四十多人已到村裏,讓妻子必須到村委去,並要求妻子配合他們。妻子正告來人:「我煉功做好人沒有錯,不會跟你去,如果他們非要強迫我的話,就是撞死在村委也絕不轉化。到時候俺家人就得找你要人!」

村幹部被她的堅定鎮住了,態度緩和下來,對妻子說:「你快跑吧!我怕他們馬上會來抓你!你別往大路上跑,快從棒子(玉米)地裏跑吧!」妻子說:你今天能讓我走,你可積大德了,你一定會有美好未來的!

妻子推起自行車準備走。因剛剛秋收完,四週全是一覽無餘的開闊地,很小的東西老遠就能看得清,更何況是個大活人呢?南面僅剩一塊沒收割的玉米地,讓她犯難的是她只能向南走,因東西方都是大路,北面是我們村,可玉米地偏偏是東西方向栽種的壟溝,茂密的玉米葉子南北幾乎密不透風。情急之中,她喊道:「師父,我怎麼走啊?」就是在這關鍵時刻她想起了求師父幫助,令人震撼的神奇就出現了:眼前密密的玉米稈「唰」的一下向東西兩邊分開,為她分出了一條半米多寬南北方向的小路,使她迅速脫離了險境。

真是信師信法信到甚麼成度,大法的超常就給展現到甚麼成度。

誰打我誰難受

就在妻子被迫離家不久,當地「六一零」就指使派出所警察翻牆入室,把我綁架到派出所,並搶走了師父法像和大法書籍及真相資料。

因為我絲毫不配合他們的非法要求,有一警察(別人稱其「大隊長」),惡狠狠的毒打我,他一腳踢在我的太陽穴上,致使我昏了過去。醒來發現有四、五個警察摁著我,背銬我的雙手,將我非法關押到滯留室。

我不停的發正念:清除操縱派出所警察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因素。同時向內找:邪惡為甚麼敢操縱警察迫害我?我找到:自己覺的學了大法了,甚麼也不怕了,這不是把大法和師父當保護傘了嗎?還有在師父的看護下,做真相救人很順利,不知不覺起了歡喜心,找到後,我趕緊清除掉這些人心。第二天上午,他們用銬子把我銬到連椅上,對我施以毒打折磨,大隊長用拳頭猛打我的前胸、肩部、大腿、後背;用皮鞋後跟兒踩腳趾頭、腳面子;用皮鞋尖兒踢我的小腿。

為制止他們對大法弟子行惡,我發出堅定的一念:「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師父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我也不承認;師父不承認這場迫害,我也不承認,把操縱惡警迫害我的邪惡清除,把惡警對我的迫害返回惡警身上,叫惡警承受,我一點也不承受。」結果我一點疼痛和難受的感覺也沒有,打我的警察卻難受的「哎喲!哎喲……」的跑了。

緊接著他們把我劫持到洗腦班,十一個人看著我,企圖「轉化」我。有一人鸚鵡學舌誹謗法輪功學員「四二五」和平上訪,我平靜的問他:「中南海是中央領導辦公的地方,裏邊有沒有軍隊和武警?」他回答:有!我又問他:「武警站崗有沒有槍?」他說:有!我問:「手無寸鐵的法輪功學員怎能圍攻有軍隊武警的中南海呢?」那人聽後若有所思的走了。

還有一人拿一張天安門廣場一警察腳踩法輪功學員頭部的照片給我看,並誹謗法輪功學員犯法。我問他,「照片上誰在打人?」他說是警察,我又問他:「是誰在被打?」他回答是法輪功(學員)。我說:「法律規定打人犯法,還是被打犯法?」他驚恐的說:「完了,完了,這下全完了……」然後狼狽的離去。我知道那是控制他的邪惡解體了。

一個星期後我發正念讓監控我的人睡覺,然後翻牆走脫。

資料點裏的故事

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和妻子來到資料點上,承擔起當地製作真相和運送資料的重任。

在這以後的四年多風雨兼程的資料點生涯中,我和妻子每天除了做好證實大法的工作,就是大量學法、發正念,幾乎一刻也不放鬆,妻子每天發十八次正念。

我們雖然生活艱苦,有時連續幾個月頓頓吃番瓜(那時番瓜一元錢買十斤),但天天溶於法中,生活充實,心態很純淨。信師信法,超常神奇的事也經常出現:妻子兩次在打坐時,身體起空,感覺有一種強力在往上推她。她在發正念時,也曾清楚的看見蓮花手印中一道大光柱子直通天頂,柱子周身滿是不斷向上飛升的彩色蓮花,師父用這種方式鼓勵我們堅定正念。

在師父的加持下,在不斷的學法實修中我們的心性和境界在昇華,而邪惡的干擾和考驗也時時伴隨著我們。當我們不帶常人觀念,能用法理理智的去權衡出現的問題時,都會得到師父的慈悲保護,從而能化險為夷,柳暗花明。

房東誇我們是好人

那時我們在某村租房住。房東不是本村人,全家都在城裏。這套房子,一共六間,中間用牆隔開,一邊三間。我們租住他家的西邊三間房屋。

一個夏天的深夜,我們夫婦和另外一位外地來的男同修發完半夜十二點正念,還沒睡著,忽聽牆那邊房東家有動靜,響聲越來越大,好像是小偷在卸他家的鋁合金門窗。我們聽出他家進賊了。外地來的男同修過來敲我們的臥室門,和我們商量說:「遇到這種情況,我們不能袖手旁觀。」他要爬牆過去,阻止竊賊犯罪。我和妻子堅決不同意,因為我們想這事不單純,這是另外空間的邪惡衝資料點來的,我們不能貿然行動,以防上了邪惡的當。應該按兵不動發正念,先解體干擾破壞資料點的一切邪惡。於是我們三人長時間發正念。

第二天一大早,我們找來協調同修幫忙,趕緊拉走我們這裏所有的設備和耗材。我們租住的房子是由當地協調人出面租來的房子(以我們是她的哥嫂名義租房)。於是由協調人出面去通知房東他家被盜的事。房東感激的說:你哥哥嫂子真是好人,租我的房子還幫我看門,要不是他們幫忙,偷了多長時間我們也不知道。

房東親戚是公安幹部,很快派警察來現場偵察。他們在東院的談話,我聽得一清二楚:其中有人懷疑是房客幹的,於是他們觀察西牆,發現沒有任何痕跡,西牆上長滿青苔,如果我們爬過去,必然留下明顯痕跡;他們又觀察牆下兩邊的雜草,沒有踩踏的跡象;到後院查看也沒有發現任何可疑之處,於是得出結論與我們無關。

最後他們抓捕了本村幾個遊手好閒的年輕人,確定是他們幹的。

事後想想,如果我們當時爬牆過去,後果不堪設想,不僅會被牽連進去,本村小偷的親人也不會放過我們,那我們的身份被暴露、資料點被破壞的話,那損失可就大了。因為我們做正了,房東不但沒有抱怨我們,還感謝我們。

堂堂正正突出重圍

一個夏夜,協調人召集資料點五個同修到湖邊交流,我和妻子步行赴約。到那一看湖邊乘涼玩耍的人很多,另外三個同修是騎摩托去的。我們剛聚齊沒有幾分鐘,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不知是我們被跟蹤還是有人舉報,一輛麵包車突然開到我們跟前,車裏衝下七、八個警察,向我們包抄過來。協調人反應快,立即騎上還沒熄火的摩托車走了;那兩個男同修向西邊奔跑,被警察當場抓住。

我當時想: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其它的甚麼安排都不要,任何邪惡生命與因素都沒有資格迫害我們。我和妻子平靜的立著掌發著正念往回走,心裏沒有一點怕心,很純淨,好像這一切根本與我們沒有一點關係一樣。圍觀的人和警察都被我們的正念之場制約住了,自動為我倆讓出一條路,我們就這樣立著掌在眾目睽睽之下,堂堂正正的走了。

冰天雪地裏,想起師父的法

因為妻子逃離家園時是中秋時節,當時只穿著一雙單鞋,而當年資料點同修差不多都是流離失所的,生活都很艱苦,所以即使冰天雪地,妻子也只能穿那僅有的一雙單鞋。

那天我有事,需要她去鄉下給同修送資料。滴水成冰的三九寒冬,穿單鞋感覺就像沒穿鞋一樣,那種刀割似的徹骨的冷,使她難以忍受。她想起師父的法「那時對於冷我有另外的辦法。我就這樣想:你冷,你對我冷,你要凍我嗎?我比你還冷,我凍你。(眾笑,鼓掌)說你叫我熱,反過來我叫你熱,我把你熱的受不了。」[1]隨即一股股暖流通透全身,腳和整個身體都被暖暖的熱流包圍著,比穿著棉衣棉鞋都暖和,淚水湧滿了妻子的眼眶,她真切的感到只要在法上,師父無時無刻不在呵護著弟子。

法輪在前面為我引路

在一年冬天雪後的早上,冰天雪地又加上漫天大霧,室外能見度很低,十米開外就看不清東西了,滿世界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因急著給需要資料的偏遠村子同修送資料,我不顧雪後路滑,騎上車子就出發了。我當時腦中沒有任何雪天路滑的觀念,很純淨,漫天大霧也沒放在心上。

當我到達同修所在村子時迷路了,周圍白茫茫一片,辨不清方向,正在我徘徊時,忽然眼前一亮,在我前方二十米處,有一個直徑約一米大小的彩色法輪在旋轉。我高興的順著法輪指引的方向走去,果然不錯,前面拐彎處就是同修家。

龍捲風繞道離開

有天中午,我從田間小路騎車給同修送資料,突然前邊刮起一股強旋風,在我車前邊旋轉著捲起一根高高的黃土柱子,直撲我而來。我馬上意識到是另外空間干擾我送資料的邪惡在作祟。我立即口中念動發正念口訣,隨著口訣一出口,龍捲風柱子竟然乖乖的改變方向,從我的側面繞過去了,我順利的將資料送到同修處。

修煉的路上,神奇的事情還有很多很多,師恩難以報答。作為師父的弟子,今後唯有做好三件事才不會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明慧網第十三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