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珍惜為得救而來的眾生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八日】

尊敬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二零零三年,我正在醫學院就讀,從突發胃出血住進醫院手術開始,我每日經受胃腸病、頸腰椎病、帶狀皰疹等各種病痛的反覆折磨,加之哥哥因修煉大法被單位開除和被非法勞教,經受不了太多太持久的身心痛苦和巨大精神壓力,正在讀大學的我漸漸得了抑鬱症,腦子成天暈乎乎不清醒,也只能靠藥物調節,比林黛玉還不如。

參加工作後,身心病痛沒有得到任何緩解,反倒變本加厲,我基本是以醫院為家、藥物當飯,身體狀況還是越來越差,對生活也充滿絕望。

一、幸得大法 淨化昇華

二零一四年新年,我去拜訪一位老同學,聽說法輪功的超常祛病效果,我抱著試試的態度,在媽媽和哥嫂同修的幫助下,走入大法修煉。在通讀《轉法輪》的同時,師父開始幫我清理身體。五天後,我變的無病一身輕,感覺自己像個仙女一樣身體輕盈,人生第一次感受到真正的健康快樂。

我告別了十年的身心病痛和對生命的絕望,回首十年間苦海掙扎的歷程,以及給修煉的家人刻意製造的種種魔難,家人對我全部的慈悲包容……我深感慚愧。終於理解了家人同修多年被迫害仍在堅修大法……我手捧《轉法輪》滿含熱淚,內心升起對師尊無以言表的感激和敬仰,升起對同修的敬佩。

得法初期,我請了一套大法書籍,我上班不是很忙,工作環境獨立安靜,一有空就學法,每天都在一字一句、如飢似渴的學法,經常是淚如雨下的自言自語:「師父,我是修煉人,我會堅定的修下去!」一個多月看完所有的大法經書,我被大法的無邊內涵深深吸引,全身所有的細胞都在一起震撼,無數的法輪在我體內體外飛旋,感覺自己每天都在被灌頂……初期煉功一閉眼就看到一隻大眼睛,抱輪的時候經常入定覺的很輕鬆,後來看到像電視機的小螢光屏,過了幾天看到各種多彩的美妙景象,無比殊勝;又過了沒多久我看到了自己的一些輪迴…… 隨著反覆讀大法書籍,我漸漸明白了生命的意義,知道了來世的目地。

一天,我抱輪入定的時候,看到一個大痰盂,裏面有無數的小生命都是黑乎乎的,在垂死掙扎,裏面也有我。師父的金手幾次把我撈起,我又被黏痰滑進去,反覆多次。我看到又臭又髒的大痰盂實在太髒,想吐的噁心湧上來,我含著淚對師父說:「師父,不要撈我了,太噁心了,太難了,我自己都不想去撈……」師父持續好久才把那個我撈起。看著那個渾身沾滿臭痰、黑乎乎的那個我,我掩鼻說:「師父,扔了吧,已經爛成這樣,不能要了……」師父一直都不說話,輕輕把那個我放在他的大手心裏,帶去天水池邊,給那個我洗去滿身的臭痰,插了一根管子給那個我洗胃,那個我不停的嘔吐、打噴嚏,惡臭物四濺,洗出來的東西比臭水溝的東西還臭、還髒,還濺到了師父的金色袈裟上,師父絲毫不介意,將那個我體內體外清洗了很久。然後師父把那個我放在一塊金色的布上,對那個我打著大蓮花手印,慢慢的,那個我身上出現了白色的,接下來黑斑越來越少,直到沒有,那個我像個出生的嬰兒光潔可愛,甦醒了,爬起來對著師父磕頭,師父滿頭大汗,卻笑了……出定後,我才發現自己流了很多淚水,從那時起到現在,我每次煉功都會流下很多眼淚。

我剛得法還不懂得做三件事,但是我覺的大法太好了,經常會向一些熟悉的同事、患者洪法,很快有一位患者也加入了修煉。有那麼一段時間,不管是我一個人煉功,還是我跟他一起煉功,我都看到師父的法身會來,有一次來了兩個法身,一個幫那位同修弄脖子,另一位法身幫我矯正胳膊,我告訴同修,師父有兩個法身在幫我們矯正動作呢。但是他看不見。後來他的脖子就好了,再也沒疼過。

後來我結識了一位很精進的老同修大姐,她告訴我要明白大法真相,學會講真相。我很快加入做三件事,做《九評》和真相期刊,下班後或者週末就出去挑人多的地方發放資料,經常洪法講真相做三退,晚上就坐下來學法,經常一坐就是五、六個小時不起來,很入心,感覺自己時刻都在昇華,每天都在宇宙中騰躍……南方的冬天室內潮濕陰冷,但那個冬天我沒有開空調,也不需要暖水袋和電熱毯,感覺好熱,好充實,好開心。

二、面對劫難 堅修大法

二零一五年初上班期間,我無意中看到有一個攝象頭正對著我辦公室的門口,我吃了一驚。隨後我的電動車上出現一本大法真相期刊。我第一時間感覺是有不懷好意的人有意做的。跟同修交流,大家讓我提高警惕,並向內找,多發正念。很快,當地國保出現在我的辦公室,表現的很和善的樣子,我便對他們講了大法真相和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由於當時我沒有識破他們的詭計,被誘騙到當地派出所,被非法拘留後,我才想到師父說的否定舊勢力安排的經文,我立即調整狀態發正念,同時請求師尊加持。

非法拘留的第二天,家人同修請了律師一起從外地趕過來看我,給我增添了很多正念,他們告訴我前一天已經通知海外同修給派出所打過電話。我立即要來兩張紙,要求寫行政覆議申請。第三天,當地「六一零」主任對我進行非法提審,還帶了平時相處很好的同事、也是我的同鄉、也是單位中層領導和兩個同鄉長輩。兩個長輩都是從當地部隊、官媒、法院工作多年退下來的。我當時起了怨恨心,恨「六一零」人員把我正在講真相、救度的眾生拖向了他們那一邊,我傷心的哭了很久。

「六一零」主任用恐嚇的口氣要我寫「三書」,當時我不知道甚麼是「三書」,他說寫了悔過書、決裂書、保證書就可以回去上班,不寫的話這事情就沒完,還會把我趕出當地。來看我的幾個同鄉長輩也極力勸我,我很堅決的拒絕了。

他們把我帶到監室,同牢房的人就問我怎麼樣,能不能出去甚麼的。我頓時想起十年前哥哥在我眼前被十幾個國保警察抓走,後來再見到他時是在勞教所的門口,鼻青臉腫得看不清臉……我盤腿打坐,哭起來,內心無比傷心的對師父講:「師父啊,他們讓我跟您決裂,這是萬萬不能的,今天就是死了也不能寫那三書,但是身為修煉人,我也不能求死,只要我活著,就不能做這種事情,就一切交給師父吧!」

被非法拘留的第六天,「六一零」的人又來提審,還帶了一個沒見過的中老年婦女一起來。我一進門,就看到師父巨大的法身,穿著金色袈裟,出現在她的身後。我開心的笑了,內心向師父保證:師父,我一定會做好。那個女人跟我講她修大法、洪法、屢次被關押,後來被邪黨「轉化」,轉修佛教,還說著對師父不敬的話。我一直慈悲的看著她,並對她講:「你也是修過大法的,師父那麼好,你這樣的態度是要下地獄的。」她竟說:「若真有地獄,我第一個下……」我告訴她,師父就站在她的身後,她很邪惡的笑著說:「我不信,我也不怕!」我第一次見到邪悟者有多可怕,對師父的經文說三道四。我好幾天沒有看師父的法,就說:你說的這些我不知道,你可以把相關經文拿來我看看。

過了兩天,她跟國保的人來了,帶了師父的經文,還帶來一個被「轉化」、已經去修佛教的老太太。她一旁說著,我看師父的經文,完全不理會她說甚麼。很快她就不讓我看了,拿起一本佛教的書引誘我看,結果一翻開書,就看到一條蛇貼在那些字上,一副想要往我身上跳的姿態,我趕緊合書按住。我說:「這樣看書太慢了,我把師父經文帶進去慢慢仔細看看。」他們不同意,只允許我帶佛教的書,我說:「我是修法輪功的,不會去看佛教的書。」旁邊國保的警察說:法輪功搞政治,你完全不清楚。我說:「我很清楚知道法輪功沒有搞政治,共產黨還一意孤行的對那些善良修煉人殘忍迫害,你們才是被騙了。」他們說:《九評》有很多反黨言論,就是搞政治。我說:你也在說是《九評》,又不是「九反」,既然言論自由,憑甚麼共產黨就不能被評論呢?文革之後你們可以對毛澤東評論,今天我們為甚麼不能對共產黨進行評論?我認為《九評》的評論很公正,一點都不過。你從我那裏拿走的《九評》,真應該好好去看看,對共產黨的評價一點都不為過。

旁邊的老太太一把抱住我:「這麼好的孩子,真應該去修佛教,你想修哪個佛都行……」我很痛心的掉下眼淚,心想:邪惡真的是太造孽了,把這麼多眾生從渡船上拖下來,讓他們失去救度還對大法不敬。我說:「師父不但救度了我,更沒有限制過我甚麼,我就是要堅修大法,師父對得起所有人!你這麼說話是很對不起師父的。是共產黨攻擊法輪功,攻擊師父。我也不會去修佛教,你不要跟我說這些。」

三、為得救而來的眾生

我到拘留所第一天放風時,所長過來大聲說:「那個女研究生在哪裏?煉法輪功的。」看到我走出來,他就說,「年紀輕輕的,放著醫生的職業不好好做,上當受騙煉甚麼法輪功……」我便大聲說,「是啊,我年紀輕輕就生病很多年,作為醫生治不好自己的病,同行的也都說這都治不好的。法輪功不花一分錢就治好了我的病,還教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

旁邊圍上來幾個獄警,其中一個大聲誣蔑法輪功。我厲聲質問:「你胡說!哪條法律說的?你給我拿來看看,不要人云亦云啊。江澤民妒嫉法輪功,編造天安門自焚偽案栽贓法輪功,專抓修真善忍的好人。江澤民專門騙人,他還賣國,跟周永康他們一起搞貪腐、淫亂……」說得那個所長嚇得掉頭快步走開,像是受了驚嚇,另外幾個獄警也趕緊躲開。我喊起來:「幹嘛走了啊,快回來,我還沒說完呢!」我大聲喊了幾聲:「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一直用很大的聲音說話,院子裏幾百個被關押的人都聽到、看到了這一幕,很快掌聲響起,也有很多人跟我一起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感受到那些聲音在空中迴響了很久很久。後來的每一天,我都多次在監室裏喊「法輪大法好」,大家也跟著我一起喊,每次我都看到雪花樣的法輪不計其數的落在了她們身上。

兩個組長

回到監室,大家還在喊著「法輪大法好」,都圍上來,我認真的給她們講了我所了解的法輪功真相,大家都聽明白了,我給她們一一做三退,除了兩個組長,大家都退了。兩個組長都是企業老總,都因丈夫牽連導致經濟問題被拘留,她們覺的我單純可憐,很同情我,但還是認為法輪功問題不像我說的那麼簡單。我看有醫生給其中一人送藥和藥膏,知道了她有腰椎病,就主動幫她貼膏藥,她覺的醫生貼的位置準,就同意了。

我告訴她,我的專科就是腰椎病,她很欣喜的讓我幫她診查。我邊查邊耐心的分析她的腰痛病,同時用了一個很輕柔的手法幫她做了一個腰椎復位,她很快就好了,從床上爬起來,站在地上扭來扭去:「真不難受了啊!你的技術這麼好啊,比那些藥片和膏藥強多了,你看看我的皮膚,都被膏藥貼爛了,藥片吃得我胃難受,這煉法輪功的技術真好啊!」兩個組長很吃驚的看著我:「這麼年輕漂亮的醫生,醫術又這麼好,放著大好的前途,幹嘛要去煉法輪功啊?再說有那麼多功法可以練,幹嘛要選一個共產黨禁止的功法?」

我意識到真相沒有講到位,或者剛才她們沒有認真聽,我又仔細的講了我十年的病痛折磨、求醫問藥之路,回歸大法後無病一身輕的神奇;還講了我哥哥十年來堅持修煉,經歷了被非法勞教,包括我在內的家人經受的精神壓力和強烈反對和他對我的慈悲諒解;又講了大法如何好,大法師父傳法度人、蒙冤,江澤民如何無恥……聽的人都跟著掉下了眼淚,用很崇敬的眼神望著我。

不聊天的時候我就煉功,每天煉好幾遍功,經常背《論語》、《洪吟》和我能背出來的《轉法輪》內容,經常發正念,不敢有一絲懈怠。我剛開始煉功的時候,一組長說:「你怎麼在煉功啊?應該是不允許的,所長同意你煉功嗎?」我說:「所長並沒有反對過我煉功,當然同意啊。」她就說:「這樣啊,所長都同意,那你就煉吧。」獄警也看到了,並沒有說甚麼。當晚,那個組長不小心摔倒在小便池旁邊,再次扭傷了腰,大家把她扶起來,我再次為她做了腰部復位,告訴她一定要平躺休息幾天才行。她看我煉功就覺的好玩,爬起來站在我旁邊跟我一起抱輪,瞬間她就感到腰部發燙,有甚麼東西在腰部急速旋轉,瞬間渾身都在轉,她激動地說:「我的腰好了啊,法輪功真了不起!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下午,兩個組長在一起聊天,說起自己的辛酸事和家族的以往經歷,說都是腐敗害了她們,都是共產黨害了她們的家族。她們突然對我說:「張醫生啊,法輪功真是了不起啊,你聽好了,共產黨把我們害得那麼慘,我倆現在宣布跟共產黨這個流氓決裂、決裂、決裂!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所有的人也都跟著她們一起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時,我看到硬幣大小透亮的法輪像雪花一樣落在了她們手上、頭上、身上,也落在了床上、被子上、餐具上……我知道師父在鼓勵她們,謝謝師父!這個房間所有的生命都得救了。

第二天,組長向獄警彙報,所長同意我煉功。組長還說,那些醫生治療她的腰都沒有用,還是煉了法輪功才治好腰痛病,她也要煉。那個獄警讓她偷偷煉,不要聲張擴散。她還說:「功法好,還不讓說了,我得說!」

老阿姨

監室每天都有因各種各樣原因進來的人,我每次都是熱情迎上去送個溫暖,先講真相,再做三退。有個阿姨進來了,羞著臉說:「我都快七十歲了,還落下一個污點,去公園看人家賭博,覺的好玩,剛拿出二十塊就被帶這裏來了,真是丟人啊,我還從來沒有幹過賭博的事情。」我說:「阿姨,別難過!我知道您來這裏是為了遇見我,好讓我救您才來的,讓您受苦了啊!」我很快給她講了真相。

她用了三天斷斷續續給我們講述四九年以後他們那一代人受的苦,都是我沒聽過、也無法想像的。她說:「烏雲遮住了天啊,為了活著,誰也不敢說話,法輪功好啊,但是胳膊擰不過大腿,孩子你還是好自為之吧。早點出去,別再來這種地方了。」我說:「大法是好的,大法師父是蒙冤的,我是受益者啊,為蒙冤的師父說句公道話、為自己身心修大法、為了救人洪法,這都沒錯啊!」阿姨很敬佩的看著我,很痛快的做了三退,我看到她神的一面顯現出來在衝我笑。

形形色色的人

監室裏有一個女人背著自己丈夫在外面賣淫,這一進拘留所,她丈夫就被通知了;另一個女人因想離婚不能如願就墮落賭博,輸得傾家蕩產,雖然被拘留,她丈夫還是不同意離婚。我跟她們講姻緣天註定、生命輪迴和業力輪報的痛苦,告訴她們三從四德的古訓,只要誠心改過,大法師父救度一切,無所不能。她們很感激,一人說:「我以為自己會下地獄,你不僅僅是很真誠,而且好慈悲啊,謝謝你!」我說:「這都是師父給的,也都是師父讓我做的,你要謝謝我師父才對。你們已經做了三退,不會去地獄,但是以後一定要做好啊,不許再賭博、賣淫。」她們點點頭。由於我經常反覆背《論語》和《道法》等一些經文,其中一人說:「我一看到你就覺的好舒服,雖然我不知道你背的具體內容,但我覺的那些內容打入了我的心裏,我渾身一震一震的。」

有幾個吸毒的人因犯毒癮,成天難受沒力氣,特別能吃,很快就全身發福、腫脹了。其中一人問我煉功能不能戒毒,能不能瘦下去?我說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無所不能。她開心的說:「等出去了就找你學煉法輪功。」我說:「你現在就可以學啊,幹嘛還要等?」她就跟著我煉起了功法。漸漸的大家都跟著煉了,小小的監室竟然集體煉功了。獄警迅速跑來說:「不許集體煉功!」組長說:「那咱們就分散煉吧。」大家都笑了。

第二天晨起,她一起床就爬過來開心的說:「張醫生,我夢到坐了一大片煉法輪功的,人多的數不過來,都一個姿勢,好壯觀啊!我也要煉!」說著就做了個立掌的姿勢,我明白了,這是師父點化我,有很多同修在為我發正念呢,頃刻間感受到整體的力量。

緬甸女孩

有一個會講中文的緬甸的女孩子偷渡來中國玩,遺失了身份證,報警後中方意欲遣送她回國,但是緬甸正面臨打仗,就暫時把她關在拘留所,遇到我時,她已經被關了四個月了。我感嘆這個女孩子為了被救度竟然跑到這裏來受苦,生命真是不容易啊。她很招人喜歡,我反覆教她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總會用很不標準的粵語再加一句:「師父好!」逗樂所有人。

我跟她講大法真相,告訴她大法師父在全世界洪傳大法,緬甸也有大法修煉者,以後回去要找到他們,跟他們學法。告訴她回到緬甸要把大法告訴不知道大法的眾生,她要我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寫在一張紙上,說是要帶回去教她們國家的人讀。她沒有生活費,都是靠這裏的難友救濟,我答應她出去後給她存二百塊錢生活費。她說好幾個姐姐、阿姨的都答應過,但是沒有一個兌現的,都忘了她。我說大法弟子都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答應的事情一定會兌現。

「法輪雨」

每一個進來的人,組長都會說:「先去找張醫生接受法輪功正面教育,法輪功教育過的就是不一樣,自覺守規,我也省事。」我對每一個進來的人洪法做三退。沒事的時候就煉功、發正念、背法,不敢有一絲懈怠。半個月的非法關押期間,我每天都會多次大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滅邪惡。這裏的人也都習慣的經常喊,還說喊了以後覺的很舒服。

在師父的加持下,我盡最大的努力不落下任何一位眾生。這十多天的日子,算上已經被釋放出去的人,已經有二十多個人做了三退。趁放風的機會,我還跟其他監室的人講真相、做三退。被關禁閉的時候,大家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很響亮的傳出鐵門。我親眼看到這些得救的生命她們神的一面衝我感激的笑,停駐在那一瞬間,同時師父的大手出現,法輪從師父的手心裏飛出,灑落下來,落在了她們身上、牆上、床板上、被子上、還有那些物品上。

最後一個晚上我值夜班,有個穿制服的小伙子探個腦袋問我:「法輪功,你今天好像沒有煉功啊,我很想跟你學功,你甚麼時候出去,能教教我嗎?」我笑笑說:「你就天天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師父就在保護你了,學功的話,你們穿制服的可以走進來,我教你啊。」他說:「我在這裏還不敢,等你出去以後吧。」

在這時,監室內已經鼾聲一片,我靜靜的看著她們,這時又見下起了「法輪雨」,全都落在那些被子上。我真有一種想飛過去躺在床板上接法輪的衝動。內心感謝師父的慈悲,無論在甚麼環境下,只要弟子做三件事,師父就在加持,只要弟子有心,師父就幫著做。師父不放心弟子,多次顯現出來各種神跡給予鼓勵。

四、堂堂正正走出拘留所

在師尊的保護下,海內外許多同修的正念加持下,我這個得法僅僅一年多的新學員,十五天非法拘留中,正念正行,堅持煉功、洪法、講真相、救人,做了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最後堂堂正正走出拘留所的大門,證實了法輪大法的無比偉大,是偉大的師父慈悲救度,使我成了新宇宙中閃閃發光的偉大生命。無法用語言感謝師父的洪恩!弟子唯有堅定的信師信法,繼續做好三件事,跟上了正法的進程,隨師父圓滿回家!

最後,我懷著無比虔誠的心再次向師尊合十問好!向全世界所有大法弟子問好!

由於自己得法時間較晚,有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十三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