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老教師竟成公安局長的心頭大患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陝西報導)陝西省安康市漢濱區漢濱高中修煉法輪功的退休女教師羅長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三日再次被入室綁架、非法關押至今已經近五個月。家屬請的律師張科科十月十四日到看守所會見羅長雲,羅長雲說她很思念家人,想寫封家信,張科科律師就遞進去紙筆,但剛寫了一句話,就被旁邊的人制止,並終止會見。

張律師找所長理論,所長強詞奪理,並下令收走張科科律師的律師證。張律師去檢察院申控無果,又去安康市漢濱區公安局,找到局長才要回了自己的律師證件。局長說他上任了四年,羅長雲是他最為頭疼的人,是他的心頭大患,跟了很久,光抓捕就花了他們警察一個月的時間。局長說「案件最為棘手」。

認識羅長雲老師的人都知道,羅老師是一個非常正直、善良的人,從不害人,連動物植物都不願意去傷害;自己勤儉節約,把身邊的環境整治得乾乾淨淨、有條有理;為人大方熱情,樂於助人,從來不說假話,是現在社會難得一遇的好人。

這樣的好人居然是公安局局長的心頭大患?近幾年安康市經常出現殺人的、搶劫的、偷孩子的一連串惡性事件,這些惡性事件無不牽動著全市人的心,挑戰著市民對政府的公信力。不知這些嚴重的社會威脅在局長眼中都算不上甚麼,一個手無縛雞之力、一心想做好人的老太婆居然會成為局長的心頭大患,這不匪夷所思嗎?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江澤民發布了開始迫害前最後的動員令,對法輪功發起瘋狂迫害,嚴重敗壞了國家聲譽和社會道德,破壞了國家體制、憲法及法律。在被控告人江澤民「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的指令下,各級政府官員,尤其是公檢法人員被脅迫參與迫害,億萬修心向善的民眾及其家人被捲入長達十七年的浩劫之中,眾多法輪功學員遭受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及被其它方式迫害致死,家破人亡。

羅長雲老師(今年六十一歲)因堅信堅修法輪大法「真善忍」,堅守自己做人的良心,曾二十多次被綁架關押,三次被非法勞教,在陝西女子勞教所歷經酷刑折磨(當時她所教過的學生在《本學期最受歡迎的老師》的調查欄目中,都填寫她的名字。幾十位學生家長一同去找校長要求羅長雲老師給他們的孩子們上課)。

二零零八年羅長雲在廣州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五年,在陝西省女子監獄被野蠻灌藥、打毒針,被迫害的身體極度虛弱、視力模糊、手指變形。她丈夫不堪警察高額勒索、騷擾,承受不了來自政府的壓力,被迫和她離婚,在二零一二年得了腦溢血半身不遂,至今臥病在床,生活不能自理。警察時常莫名其妙晝夜蹲坑串戶砸門抄家抓人,羅長雲的兩個女兒深陷恐怖之中,她們常年求告無門、擔驚受怕。

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四日,安康市漢濱區國保大隊鄧濤,帶人去羅長雲家,不停砸門,羅長雲苦口婆心地勸說他們不要再迫害好人了,今世犯下的罪業以後都要償還的。她寫了一封勸善信貼在自己的門框上,讓人都能看見,勸幹警迷途知返。但是這些幹警不但不聽勸說,還把羅長雲家中的自來水給斷了,想就此逼迫羅長雲給他們開門,曾試圖強行斷電,偏偏電路連著一棟樓,沒法斷,才無奈放棄,但把羅長雲家的電表外殼給拆卸掉了。

羅長雲在不能買菜、買糧、不能與家人見面、經常斷水的情況下被軟禁在家長達一個月,國保大隊的人二十四小時蹲點監視。羅長雲及家人鄰居都受到了嚴重的高壓威脅,身心承受著衝擊和折磨。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三日星期四,羅長雲家裏來了兩位訪客,國保大隊的鄧濤和趙思林乘機帶著警察和610人員以及羅長雲所在學校的書記等幾十人,闖入了羅宅,綁架了羅長雲及來訪客人,並非法抄家,搶走家中手機六部、電腦、打印機、門上的電子貓眼的主機、攝像機、大法資料、書籍等等,家裏錢包、沙發、櫃子、床、包都被搜查,連樓下的儲藏室也被抄,搶走東西無數、不給清單也無法對證,屋子被一掃而空。

國保劫持了羅長雲老師,也不通知家屬。家屬在六月二十五日星期六,發現兩天都聯繫不上人了,忙報人口失蹤,上報不成,六月二十七日家屬趕忙追找國保大隊,他們說人已經在漢濱區看守所了,行政拘留十五天,但國保卻拒絕給家屬行政拘留的書面通知。家屬要求放人,國保威脅家屬「你是不是煉法輪功的?!」威脅要抓家屬。家屬要求見人,國保不予理睬,說讓家屬去找看守所,但去了看守所,看守所也拒絕見人。

羅長雲老師被轉到拘留所。就在行政拘留的第十四天,二零一六年七月七日早上,羅長雲又被帶到看守所,被通知刑事拘留三十天。在非法拘留的第一個月,家屬給羅長雲的錢,看守所不讓用,連廁紙都沒有。

國保在提審羅長雲的時候,拿出一些不是羅長雲做的事情,威脅說:要是你不承認,那我就把這件事情安在另外一個人身上。羅長雲是修煉人,不希望別人無緣無故受到傷害,只好委屈默認。八月十一日家屬收到國保發送的批准逮捕通知書。

在關押期間,羅長雲一直是高血壓,九月六日看守所幹警帶羅長雲檢查身體,血壓190/110。在批捕前律師依照法律程序向國保提出取保候審申請,人性化的正常要求卻得不到允准。家屬寫的家信郵寄到看守所,看守所也不轉給羅長雲本人。

家屬後來請了湖北律師張科科,十月十四日張律師與羅長雲會見,期間看守所一直監聽監視,並且有人不停地在身邊走來走去。

現在構陷羅長雲老師的案件已經到達了漢濱區法院,負責的法官是王鋒。

十月三十一日,張科科律師和胡林政律師在漢濱區法院,要求查閱卷宗受阻。法官王鋒說要請示領導,這個領導並不是法院的領導。一個多小時後,法官要求兩位律師必須寫下卷宗不外傳不上網的保證才能獲准查閱卷宗。兩位律師為了查明卷宗被迫寫下保證。卷宗竟然長達三百多頁,檢察院的起訴意見書居然還提出要判羅長雲四~六年徒刑。律師向法官提出要求──羅長雲血壓太高(關押期間血壓高壓一直都在一百八十以上)急需取保候審,法官說他無法做主。

羅長雲現年六十一歲,經受了十幾年的殘酷迫害,身體狀況已經是很不好了,體質單薄瘦弱;牙齒在監獄期間被打鬆;眼睛被迫害得不戴眼鏡基本已經無法看清近處的人了(這次被關押期間家屬多次要求送眼鏡,但看守所拒收);腰也不好,不能提重物,要不然就腰疼;手指關節在以前關押的時候被迫害得嚴重變形;腸胃也不好,經常嘔吐;而且目前血壓一直居高不下。

盼望各界良心人士都來關注,這不是一個人的事情,也不是一部份群體的事情,而是所有中國人的事情。中國需要純真的信仰和良知,這些不是金錢可以買到的、也不是權力可以獲取的。哪裏有良心,那裏才有正能量,那裏才有公道,那裏才會有希望。

搞迫害的人啊,不要再在自己的罪業上多添一筆啊,回頭是岸啊!善惡必報,你們今日所製造的恐怖,將來一定會轉移到你們自己和你們親人的身上,抓緊機會贖罪吧,切不可一誤再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