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省安康市教師程楚雲受迫害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八日】程楚雲,女,現年七十四歲,漢濱區鼓樓學校教師,家住陝西省安康市教師進修學校。程楚雲於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二日有幸得到法輪大法,原是多病的身體,兩個多月的修煉,病不翼而飛,一身輕鬆。九九年七二零後,多次遭受迫害

一、二零零二年六月十六日中午,六、七個惡警突然闖進她家,不問青紅皂白翻箱倒櫃,直喊:「把東西給我交出來,」搶走了《轉法輪》、《轉法輪法解》、《法輪大法義解》等大法書,煉功帶、收錄機(五百多元),並將她抓到新城派出所,非法審訊,惡警趙××(國安大隊長)威脅、逼迫交出不在家煉功的「保證金」,詐騙五千元。惡警趙××還惡狠狠踩爛收錄機。

二、二零零五年元月二十九日十二點五十分叫開校大門,又是五、六個惡警闖進她家,分別在陽台、書架上、床底、櫃子、廁所等滿屋搜遍,惡警王××搶走了《轉法輪》和一張發正念的紙,正念內容包括:「聲援全球聲討江××」。王××還說:「我要找的就是這個,終於找到了。」那就是惡人進行迫害的所謂「證據」。一點多鐘五、六個惡警將程楚雲從家中綁架到市公安局五樓。王××非法審訊到第二天早八點多(因他要吃早點)。下午三點惡警將程楚雲從市公安局非法關押到拘留所(寇家溝),第二天過大年。程楚雲的兒子怕母親受不了折磨,給看守所負責人送禮。惡警恐嚇程楚雲的兒子,說要把人送到外地去勞教,因程楚雲散發了50張勸人向善的傳單。這次惡警將程楚雲非法關押十五天,並詐騙程楚雲的兒子五千元。同年九月二十日,「610」、「政法委」在地震台辦洗腦班,又把程楚雲抓到洗腦班去迫害,期間有從西安到安康的五個陪教人員(都是邪悟者)參與迫害。惡人強迫程楚雲寫「三書」,又詐騙了學校三千五百元。二十天後程楚雲回家,並很快寫了嚴正聲明,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三、二零零六年十月十日,惡警蔣××打電話說:「楊××舉報程楚雲在她家拿了法輪功的資料」,叫程楚雲去對證,蔣××和張××第三次到程楚雲家非法搜查,搶走了大法書,MP3、同修抄寫的經文、手抄本、傳單、小冊子等物。王××惡警勒索程楚雲一萬元,恐嚇程楚雲說「不給錢,馬上送去勞教;要給錢十三號早九點把錢送到公安局五樓。」十月十三號程楚雲到銀行把她工資卡上的僅有七千元開成支票,找其姪女幫她借了三千元現金湊了一萬元,程楚雲把支票和現金給他們,惡警蔣××說「不要支票要現金」,然後叫他們的王司機開車把程楚雲帶到安悅街新城建設銀行將七千元支票換成現金,又一同返回到市公安局五樓,惡警蔣××說不給開發票。程楚雲說:「不行,一分錢都要開發票。」過了一會,惡警找來一個姓李的小姑娘給開了一個二指寬的沒有公章的紙條。惡警吳大隊長說:「你把發票 (白紙收條)不要拿回家,把發票(白紙收條)放到你的檔案袋裏。」下樓時,程楚雲傷心得哭了,心想自己做錯了,給惡警輸血,並且配合了邪惡,違背了師父的教導。

四、二零零八年奧運前,「610」、「國安」又瘋狂到處抓法輪功學員,五月二十八號抓了五位,包括程楚雲在內。惡徒給程楚雲和一位八十多歲的學員胸前掛名字、照相,程楚雲把她倆的名字撕爛,並講真相。惡徒沒有拍照成,之後把程楚雲倆個人分別各關了一個屋,非法審訊。程楚雲給兩個看守的年輕警察講真相,勸「三退」,他們倆點頭報了名字退團。連夜,同修王秀珍(已故)被非法押到看守所,程楚雲和八十多歲老同修各自回家。還有一部份惡警在陳同修(已故)家搜查。

第二天,惡警王××打電話給程楚雲說陳同修母子說是她給他們的資料,叫程楚雲說出又是誰給她的資料。惡警王××對程楚雲非法審訊,目的是要程楚雲供出其他人,但他們甚麼也沒有得到,王××說:「你被捕了。」六月四日下午四點多程楚雲被非法押到看守所。

第三天惡警鄧××把程楚雲大女、外孫子還有丈夫一同叫去看守所,試圖利用親情逼迫程楚雲放棄修煉。第四天惡警鄧××和另外一個警察把「判決書」送到拘留所,程楚雲被非法判一年半。

從六月四號到八月二號期間,獄警給程楚雲換號子很頻繁。程楚雲悟到師父點化她講真相,勸「三退」救人,在這期間勸「三退」35人,其中有兩個獄警。被非法關押三個月,程楚雲已骨瘦如柴。八月三號程楚雲突然不能吃、不能喝,吃甚麼吐甚麼,早四點鐘煉抱輪暈倒在地,程楚雲心裏明白,她堅定信念,信師信法。十一月二十六日下午六點徐獄警給程楚雲三老人辦完手續,分別給家人打電話接回。從六月四日至十一月二十六日(非法關押五個月零二十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