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省安康市610、警察對藍翠蓮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一日】藍翠蓮,女,現年六十二歲,家住陝西省安康市漢濱區靜寧小區,退休職工。藍翠蓮堅持修煉法輪功,多次被中共綁架迫害

藍翠蓮於一九九七年有幸學法輪功。通過一段時間的學法煉功,身心得到了淨化。原來身體上各種疾病都消失無影了。感到這個功法很神奇!既教人做好人,又能祛病健身。這樣的功法對個人和國家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藍翠蓮怎麼也想不通,想上北京去說一句公道話。沒想到藍翠蓮還沒行動呢,她單位彭書記和當地派出所一行幾人於二零零零年三月一日(陰曆正月二十)來到她家,說竊聽了她的電話,知道她要上北京去。當時她沒有任何怕心,拿《轉法輪》書遞給她單位彭書記,叫他好好看看。並對他說「我們師父書上全講的是教人做好人的道理」。他把書裝在懷裏,說廠長要見她。於是他們開車把她拉到廠裏。廠長問她:「國家不讓煉了,你還煉。再煉,工資就保不住了。」她說「工資沒了,我也不要了!」當時在場的領導都不吱聲了,靜靜的把她望著,後來就讓她回家了。

可不到五分鐘,單位公安科和派出所的人又來她家,將大法書籍和資料全部搶走,並把她帶到派出所審問資料哪來的?當時善良和單純的她,不知道給惡人說真話的後果,就直說了誰給她的,後來才知道把同修也牽連了。他們非法將她和同修送到漢濱區看守所關押十五天。

同年七月二十日,漢濱區國保大隊和610非法闖入她家,搶走了師父的經文,又非法拘留她十五天。同年十月九日晚上十點鐘,漢濱區公安分局和城郊派出所一行十幾個人再次非法闖入她家,一進門先將她的手銬上,他們拿的搜查證,背的攝像機在她家非法搜查並拍照。沙發背後的布用刀子劃開,搜到大法書籍就拍照。這些非法抄家的有公安局姓陳的、派出所姓潘和姓王的,等等。他們非法又將她拉到城郊派出所審問,問她 「煉不煉?」她斬釘截鐵的說「煉!」他們再一次非法將她送到漢濱區看守所關押十五天。後來據她家屬院的人說,這些人喝著飲料、吃著糕點、開著車在靠近家屬院的城區東堤上守了四天四夜。

二零零一年一月(陰曆二零零零年臘月二十四日)晚上半夜一點多,城郊派出所姓王和姓潘的兩名惡警闖入藍翠蓮家說「這次公安部統一安排抓煉法輪功的人」。他們從半夜一點多到凌晨四點,將城郊派出所管轄區域的煉法輪功的學員都綁架到派出所二樓會議室,第二天下午開始審問。凡是說「不煉了」,就叫家人保回去;堅持煉的就送到看守所關押。其中有幾個老弱病殘的他們讓家人保回去了;其餘學員都回答「煉」,就都被送到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五天。

一月二十三日(陰曆除夕日),「天安門自焚」偽案發生,看守所獄警拿法輪功學員是問。藍翠蓮一眼就看穿中共的陰謀,堅定地回答:「自焚人根本就不是煉法輪功的人。煉法輪功的人天天都要看《轉法輪》,師父在書中明確講了‘修煉人不能殺生’,自殺都是有罪的,更不可能帶著自己的女兒去自殺。」這一假相被識破了。

拘留期限到了,他們讓藍翠蓮的單位書記來接她,條件是只要她說「不煉了」就可以接回去。可她怎麼也不說,又給非法延長拘留十五天;再後來又非法延長拘留十六天。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要求無罪釋放,他們反而將其中四名學員送往西安非法勞教。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三日,漢濱區610、政法委和國保大隊將藍翠蓮等四名學員從看守所非法押到安康市黨校第一期洗腦班,未經藍翠蓮本人同意,非法從她工資中扣除四千八百元現金交納洗腦班所需費用,其中包括由她承擔她單位三名所謂幫教人員的吃住費用。三個月未達到他們要求的所謂「轉化」,他們把她非法送到西安勞教所勞教一年半。在勞教所期間,迫害加劇,他們限制一切人身自由。她說了一句不符合邪黨的話,惡警張燕立馬將她的手銬在鐵門外小房間的鐵床桿上,將近一月,每天吃飯都不解銬。有的學員不吃飯,她們強行灌食;學員吃飯,惡警又不讓上廁所,大小便都拉到褲襠裏。

二零零三年五月,漢濱區國保大隊趙××帶著藍翠蓮的單位一行幾人,非法闖入藍翠蓮的兒子遠在西安的家裏,強行搶走了大法書籍和真相資料,將藍翠蓮綁架到她單位的招待所審問,藍翠蓮不說也不簽字。他們將她送到漢濱區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個月,提審數次,她一句話「不認識」。九月六日又被非法送往西安勞教所勞教兩年。在勞教所期間,由於她不放棄信仰,被他們長期關在鐵門外小房子。勞教所還聯合漢濱區610逼迫她單位曾經六次來西安勞教所給她施加壓力,進行所謂的幫教。他們來往的一切費用均由藍翠蓮個人承擔,他們從她工資中非法扣除五千元。

二零零五年六月,藍翠蓮從西安勞教所回家不到三個月,身體都沒有完全恢復,於九月份又被漢濱區610強行非法送到陳家溝洗腦班,仍未經藍翠蓮本人同意,非法從她工資中扣除五千元交洗腦班所需費用。

二零零六年新年,城郊派出所片警到法輪功學員家裏騷擾,因藍翠蓮勸以前的學員從新煉法輪功被告知派出所,城郊派出所片警蹲在她家屬院大門口,她一出門他們就非法將她拉上警車,非法拘留十天。

二零零八年「奧運會」期間,漢濱區610、國保大隊和藍翠蓮的單位楊海燕強行非法將她拉到在香溪洞風景區辦的洗腦班迫害。參加迫害的有安康市610、 漢濱區610、漢濱區國保大隊、新城和城郊派出所等人員。他們採取強行讓法輪功學員看誹謗大法的書籍、播放誣蔑師父和大法的錄像、監視學員的一舉一動、個別談話等形式進行迫害。三名法輪功學員,站在師父慈悲救度眾生的角度上,奉勸他們少做壞事,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所有參與者背後被中共邪黨操控的邪惡因素。 「奧運會」結束時,他們一個個忙著孩子上學的事,洗腦班解體,藍翠蓮堂堂正正回家了。

二零零九年四月,當地漢陰縣資料點被邪黨破壞,很多同修被綁架了,藍翠蓮也被牽連了。漢濱區國保大隊趙××和鄧××於四月二十八日闖入她家非法打開藍翠蓮家抽屜,搶走大法光盤和MP3,並非法拘留她十五天。後來又去漢陰恐嚇逼供同修及親人,說出藍翠蓮拿了好多好多資料,還給資料點捐了八千元錢等。漢濱區國保大隊趙×× 說要罰藍翠蓮八千元錢,非法延期拘留一個月。有人給她丈夫遞話說「這次回不來了,看你重找個人。」丈夫說:「上次從勞教所回來體重只幾十斤了,差點小命都沒了,這次進去恐怕命都會丟了!」丈夫找人把她保出來了。在回家的半路上,國保大隊的人說「明天不把錢送來,我們就又把你送進去。」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三日,藍翠蓮單位派人到她家通知說:明天610要送你到西安洗腦班。 藍翠蓮說人家單位都在保「法輪功」,你們還把我往那兒送!她單位那個女的愛玩,巴不得要去。漢濱區610的人就知她想去,欺騙她說「那裏條件很好,住的高級賓館,一邊學習,一邊參觀。」她聽藍翠蓮說不去,就趕忙勸說「咱們乘這次機會出去旅遊旅遊,到時我幫你寫三書。」第二天藍翠蓮就出走了。但走時匆忙,忘了帶學法的資料。一個月後藍翠蓮回來取東西,漢濱區610和藍翠蓮單位那個女的闖入她家,當時藍翠蓮還未起床。他們把藍翠蓮強行送到「陝西法制教育培訓基地」進行洗腦。在藍翠蓮出走期間,漢濱區610讓藍翠蓮單位那個女的直接從社保局將藍翠蓮的工資扣了,存摺密碼都更改了。且說藍翠蓮單位那個女的,一到培訓基地一看傻眼了,這裏哪是高級賓館,簡直像個地處荒野的「妖精洞」。善惡有報,她單位那個女的隨身帶的五千元現金和各種購物卡全部被小偷偷了。

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漢濱區國保大隊趙思林、鄧濤二人非法闖入藍翠蓮家,到處盯望,然後坐下來說「我們在跟蹤法輪功人員講真相,你不要和他們來往。」並揚言說「你能保證你這屋裏沒有單單片片的?」逼藍翠蓮寫保證,看她沒吱聲。他們說:「你不寫就說明你這屋裏有。」看他們想動手,藍翠蓮說:「笑話,誰給你寫保證。你們上次綁架我到西安洗腦班,我還沒去告你們呢,還叫我寫保證!看你們整天都幹啥事?違反國家憲法的事,知法犯法。年輕人不要把事情做絕了,要給自己留條後路。」兩個年輕人連忙起身說:「不說了,不說了。」然後就走了。

以上是藍翠蓮修煉法輪大法所遭受中共邪黨迫害的經歷。寫出來的目的是讓更多的人認清邪黨的本質,看清邪黨的真實面目,更廣泛的了解法輪大法的真相,儘快退出「黨、團、隊」,給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