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學會了如何向內找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四日】因為之前的工作壓力大,感覺自己的修煉狀態不是很好,今年九月份,我趁辭職後的一段休息時間,去了鄰近的一個國家拜訪曾經的室友同修A。A同修在當地每天都堅持學法煉功,去景點講真相,我就很想過一段這樣的日子,也讓自己的修煉狀態提高上來。

我們倆當室友的時候,我得法剛一年左右,實修的時間也很短,向內找的法理是不清楚的。我感覺A同修是不太容易溝通的人,為了避免衝突,有時我會刻意避開她。因此,那時候也沒有發生太大的矛盾。

今年相見的感受,回頭來看,可以用A同修的話做總結:去的時間剛剛好,師父給安排的好好的。通過這次與A同修發生的矛盾,回家與同修交流後,家裏同修也得到了提高,我們都深感師父慈悲和向內找的神奇!

一、用師尊的法對照別人而不對照自己

與A同修已有一年多不見了,但一見到面,感覺A同修還是老樣子:講話大聲,帶著很強的顯示心,講話口氣也很衝。我怎麼聽都感覺難受,就感覺自己的心都關上了,不想多講話了。當時我並沒有想自己為甚麼難受,只是覺得:不行,我們是修煉人啊,交流是必要的。

於是第二天我向A同修提出交流的建議。一開始,我善意的提醒A同修不要切斷同修講話,過了一會兒,她說我不是在交流,而是在教育人,她不喜歡別人教育她。她還表示很難與我交流。特別是她指出我的問題時,我馬上就反駁,從來不找自己。我這時就說:看到甚麼修甚麼,看到我這樣,說明你也有。她又說我講別人時頭頭是道,卻從不看自己。

就這樣,「交流」不下去了。我覺得很無奈,感覺A同修對我有抵觸情緒。當時我只告訴自己得忍,要形成整體,卻忘了師父教給我們向內找的法理。我跟同修講:看到甚麼修甚麼,自己卻不會拿法來對照自己。

直到從A同修處回來後,經過與多個同修的交流,我才認識到原來自己真的有喜歡教育人的問題存在。不僅如此,同修們還指出我可能是有看不上別人的心。我仔細想想,感覺確實是這樣。之後我又讀了明慧網的交流文章,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個問題師父早就通過常人的口點化給我了,我想起我講真相時,有好幾次聽我講真相的常人問我:你是老師吧?我當時還有些高興,以為自己講的好。現在想想,明明是自己有教育人的心在。身邊也有同修曾經指出我講話像在教育人。我不悟,心想明明我是為你好啊。現在明白了,是自己不會修啊,師父講,「人就是那麼迷,就是不悟,怎麼點化都不行。」[1]真正向內找之後,我發現A同修指出的問題,都是我還沒有去掉的執著心,深挖下去,多是妒嫉心的根源。

二、逆境中學會修善

A同修的住宿狀況是:有蚊子、蟑螂、螞蟻出沒,缺少照明燈,只能用冷水沖涼。面對這些,我跟自己說要儘快適應或者儘量改善。每天記得要倒垃圾,晚上燒開水洗澡,可是我總是記不住用完了廁所燈要關上,因為屋內太暗,樓下只有廁所的燈可以用,習慣了要有光亮,下意識就記不住關燈。

後來在交談中發現,A同修是介意這件事的。比如同修房間裏有三盞小燈,即便同時打開都沒有我自己在家開一盞燈亮。我注意到只有在讀法時才打開三盞燈,其它時間儘量不全開;還有風扇也是,只要離開一段時間,同修就會隨手關上。當時的我覺得A同修不太通情達理,沒有考慮到我們生活條件不一樣,我還要一段時間適應。不僅生活上是這樣,我學法煉功的時間也無法配合上A同修的日常安排。

而同修認為我過來就把她的住處當成了自己的家,做的一切只為我自己方便,她的一切生活習慣全得圍著我來調整。而因為A同修在當地學法、煉功、發正念、做資料、去景點,這一切都已經形成秩序,我突然帶來的這種只為自己的做法,讓她感覺大跌眼鏡。

後來我悟到,與A同修在這些生活上產生的矛盾,是讓我們修善的,要學會為別人考慮。我們的生活方式不一樣,對環境的接受程度也不一樣,節約的程度也不一樣──我自認平時是相當節約的人了,但A同修比我更甚。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唯有放下自我的觀念,才能做到真正為對方考慮,從而圓容出一個和諧的環境。

三、放下自我

去見A同修之前,A同修問我們有沒有一些不穿的衣服和鞋子,若適合她穿,可以幫忙帶給她幾件。因為她有時會去商場講真相,希望穿的稍微正式一些,而同修由於經濟條件有限,當地也難以買到合適的著裝。我當時想,A同修過得太簡樸了,我們一時也沒有適合她的舊衣物,乾脆就買新的吧。

我買了四雙單鞋和兩件衣服帶了去給A同修。同修說衣服可以,但是鞋子穿不了,走得快了會掉腳,而且單鞋也不適合穿著在沙灘上走。A同修把這事跟我講了兩、三回,我嘴上雖沒說甚麼,但心裏可委屈了:明明是你講需要能在商城講真相的鞋子款式,大小也是根據你的尺寸買的,怎麼現在又這樣講。如果你不穿,我乾脆拿回去自己穿,也不浪費,雖然這樣想,我還是不好意思跟她提。

過後我心裏琢磨,到底是我哪兒沒做好,是不是我沒跟她講我要買的鞋是怎麼樣的就這樣買了,沒有真正做到為同修考慮問一問到底是不是她要的?可能是我找到了原因,隔天A同修就說讓我回去時把鞋帶回,不要浪費了。過後再深挖自己,我的善還是站在為私的想法上的,侷限在自己的框框裏認為這個就是同修所需要的,卻沒有問問同修的意見,也是自以為是的表現。

按計劃,每天下午是去景點講真相的時候。但因為沒有約定時間,當A同修告知我要出門的時候,我還要做點準備,結果每次都會讓她等一會。後來我暗暗觀察,發現當A同修開始梳頭髮的時候,就表示她在準備出門了。這時,我就趕快開始準備自己的東西,即使這樣,我也沒有A同修動作快,免不了讓她再等等我。

回家後,我與B同修交流,我還疑惑:「為甚麼出門前A同修都不提前通知我一聲呢?這樣我就可以提前準備了啊。」B同修問我,「那你有問她,下次出門是不是可以提前通知你一聲嗎?」我一愣,覺得是師父借同修的嘴,在點醒我:是啊,為甚麼我沒想到呢?原來啊,這有一顆自我的心,不願再往下放一放。

四、向內找法理的神奇展現

回家與B同修交流了挺長時間。交流結束後,B同修就問自己,整個過程都在交流別人的問題,那這其中有沒有她要修的呢?她想了想沒找到,就上班去了。結果下午在公司,師父通過B同修的一個同事的口,點化B同修,她和我也有一樣的執著,只不過可能表現在不同的方面。

師父講到:「我經常講,倆個人在遇到矛盾的時候你們都要互相看一看自己。不但你們倆個雙方發生矛盾要看一看自己,就是旁觀者能看到這個問題你都應該想一想自己,我說那在提高當中才是突飛猛進的。」[2]另外,我更加明白了師父講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的法理。

五、放下人情

這次出國行程,原本是出於調整自己修煉狀態的目地,沒想到卻發生了一些我沒有預料到的與同修之間的矛盾。剛回來一週左右,我回頭再看A同修發信息過來指責我做得不好的那些內容,心裏還是有些被傷害的念頭。

回來與本地同修交流後,我明白了是自己很多地方沒做好,知道這些都是過關,是給自己提高的,應該高興。修煉難啊,我應該感謝她啊,她是給我提高的,怎麼就不能完全做到法對自己的要求呢?!「做到是修」[3],真的不是悟到就夠了,在此,也真心的希望同修也有一個大的飛躍。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加坡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