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被迫害致死 海口市趙真先控告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一日】海南省海口市的趙真先女士,現年五十九歲,從事會計工作。她的丈夫李四松因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五日被「六一零」洗腦班迫害致死。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三日,趙真先女士將迫害元凶江澤民告上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

以下是趙真先女士在《刑事控告書》中敘述的事實:

一九九七年九月,我有幸得大法,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一個好人,使自己身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家人們在我的影響下他們陸續走進大法中來了。

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後,因我一家五口人堅守信仰,經常被當地海口市振東區公安分局、白龍鄉派出所、白沙街道辦人員騷擾。

一九九九年九月四日星期六的早上,白沙街道辦主任帶領海口市振東區公安分局、白龍鄉派出所、治安大隊等八人闖入我們的住宅非法搜查,並將我和丈夫李四松劫持到海口市海甸島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到期後不放人,超期關押三十四天。

二零零零年四月,我丈夫李四松履行公民進京上訪的權益,被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門分局警察綁架後,移交湖北省公安廳仙桃市公安局、仙桃市廢舊再生資源公司,被勒索現金五千元──單位從下崗工資中強行扣除。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四日,我和兩個女兒進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打出「真善忍」橫幅,被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門分局抓捕,大女兒李怡燕遭受警察的警棍抽打,酷刑折磨後被移交海南省海口市「六一零」帶回海口第一看守所關押,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被海口市勞教委員會非法勞教兩年。勞教期間逼迫做超負荷的勞動、洗腦寫悔過書放棄修煉,由於長期被獄警以及包夾犯人折磨,她精神處於緊張狀態,兩年期滿回家後,大女兒經常出現精神緊張、憂鬱、恐懼,至今還沒恢復正常。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四日,我和小女兒被抓後,關押在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門分局內,警察不由分說抓住我的頭髮,把我按在桌子上,用警棍拼命地往死裏打,打的我昏過去躺在地上,九歲的小女兒看到這情景,跑過來推著我不停的叫媽媽,站在一旁的女警察威脅道:「你再不說你是從哪裏來的,我們就再打你的媽媽。」小孩哭著不願說。另一位男警察把我從地上拖起來靠在他坐的長椅上,用電針刺我的臉部、肩部、腿部,使我的身體不停的抽動,後來被他們折磨的脈搏沒有跳動感了,他們把我抬到車上送到天安門廣場附近的一家醫院,扔在那裏揚長而去,那時已是深夜十二多鐘了,整個後背都被打成是黑顔色的,身體動彈不得,我忍著疼痛盤腿打坐,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我很快脫離了危險,順利的回到了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丈夫李四松和小女兒在海口市公園張貼「法輪大法是正法」的小標語,被公園民警抓捕交海口市「六一零辦公室」,當日晚上「六一零辦公室」派人跟蹤小女兒找到我們的住所非法搜查。以此為由海口市「六一零」將我和丈夫李四松一起關進海口市第一看守所迫害。近四個月後,於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一日,將我丈夫李四松非法勞教兩年,對我非法勞教一年所外執行。

我丈夫在海南省勞教所關押八個月後身體出現病狀,保外就醫放回家。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五日,大同派出所片警方成帶領龍華區「六一零」等一行七人,跟蹤我丈夫到我辦公室,強行綁架我丈夫,把他關到海口市農墾賓館洗腦班迫害,關押期間幾天幾夜不讓他睡覺,每天七、八個人圍攻他一人,折磨的他神智不清,直到七月十日才把我丈夫放回家。當時他身體極度虛弱,七月十五日住進醫院,八月二十五日含冤離世。

我們所遭一切迫害,皆是江澤民一手造成,望最高檢察院立案調查後依法懲辦江澤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