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告江澤民 黑龍江伊春市李翠玲再次被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一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伊春市烏馬河法輪功學員李翠玲在二零一五年七月向北京最高法和最高檢郵寄訴狀,控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群體。李翠玲本人遭受到多次勞教、洗腦班迫害,要求將迫害元凶江澤民繩之於法。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李翠玲再次被綁架折磨,被非法關押在伊春新建看守所迫害。610特務組織拼湊材料送到檢察院企圖判刑迫害。

李翠玲原始吉林省吉林市的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後嫁到黑龍江省伊春市烏馬河區。家裏還有倆個孩子,小的才七、八歲,整天哭著要媽媽。由於警察多次到李翠玲家中抄家騷擾迫害,七十多歲的公公(原本就是警察,在公安局退休)由於長期在恐懼中度日,現在已臥床不起,靠餵奶維持。她丈夫又當爹又當媽,一邊管兩個孩子,一邊又要照顧老父親。

李翠玲與伊春市烏馬河區法輪功學員房志珍、王玉英、付豔華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在資料點被綁架,現被非法刑拘在伊春看守所至今。當地610人員、國保人員在搜集黑材料圖謀冤判四位法輪功學員。

下面是李翠玲在對江澤民的控告狀裏的事實和理由部份:

我叫李翠玲,我是二零零零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修煉後我身心受益,我的身體變好,從前因為做服裝使我肚子和腰都經常疼痛,而且還嚴重的腦供血不足,因此我非常苦惱,可是修煉後這些病都沒了。特別是我的脾氣不好,也很悲觀,甚至覺得生不如死。可是修煉後我變了,我樂觀、祥和,對生活充滿信心。電視上造謠說法輪功殺人、自殺、自焚,可是我卻因為修煉了法輪功不再有自殺的念頭,不再怨恨別人,與人為善。如果不是因為修煉法輪功我或許早就不在人世了,早就會以自殺了結這一生的,可是就因為我煉功做好人,做與人與已都有利的事卻要被抓、被勞教,我相信這決不是國家法律的真實體現,我相信法律會有一個公正的結果的。

一、多次被綁架、關押折磨

二零零一年九月份我在家裏疊真相資料,被缸窯鎮派出所警察王連生等綁架。在派出所我被幾個警察拽四肢往地上墩,頭髮被拽掉一綹,不讓穿鞋,光腳站在地上,王連生還恐嚇我要勞教。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我去北京證實法,被北京戰前派出所綁架,當時我被便衣強行拽到警車上,還用膠皮棒打我的手,拽我的頭髮往地上按,晚上又把我們綁架到昌平區一個派出所,在那裏的警察不斷審問我們,還有一個警察打我耳光,有一個保安在我煉功的時候打我的手,有一個警察把窗戶打開凍我們,我們在冰冷的籠子待了一天一夜,然後又被綁架到昌平看守所,在那裏我被強行灌食,在我骨瘦如柴的情況下被釋放。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涼水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涼水

就在我被非法關入看守所那一天,由於我沒有抱頭,一個女警告訴那些犯人們給我狠整。就這樣在我已經三天沒吃飯的情況下,她們給我沖了「涼水澡」。當時我有說不出來的感受,冰涼刺骨的水從頭到腳底。為抗議非法關押迫害,我開始絕食。在我絕食的第四天開始給我灌食,我被一次次按倒在地上,一次次用管子從鼻子裏插進胃裏,是很難讓人忍受的。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二零零一年年末,派出所的呂振太就經常去我家騷擾,使我有家不能回,經常性的過著流離失所的生活。在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日晚他帶著幾個人從我家的院牆跳入院內,闖入屋一下把我按住,然後就翻東西,把我家的大法書、資料、還有一個錄音機都抄走了,他們給我戴上手銬,我的父母從睡夢中驚醒,不知是發生了甚麼事,當時都嚇呆了,現在母親被嚇得留下後遺症。當天晚上就把我拉到派出所,在那裏呂振太還給我戴上了很重的腳鐐子,我的手被銬到暖氣管子上,當把我送到看守所時,我的腳已經不能穿鞋了。

二、在勞教所裏我受盡了各種非人的待遇

二零零二年九月份,我被非法勞教,被劫持到長春黑嘴子勞教所,在那裏我受盡了各種非人的待遇,我終於體驗到了人間地獄的凶殘。

當我剛被劫持到勞教所時,由於不穿那裏的衣服,我被幾個邪悟的人撕打。她們把我強行的抬入飯堂,把我自己的衣服全部收走,當我早上不起來的時候,我被她們拽下了床,並且撕打著給我穿那裏的衣服。由於我堅修大法,被五、六個獄警拳打腳踢,並且用電棍電,後又強行灌食,讓我躺在冰涼的水泥地上,用開口器撬嘴,用膠皮管子下到胃裏攪和,使我胃裏的胃液甚至連膽汁都吐出來了,然後再給我灌又甜又鹹的東西,這樣持續好長時間,當時的痛苦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的。由於我不配合她們,金麗華把我戴上手銬然後打我,參加灌食的有席桂榮、郭絮、孫慧還往食物裏加了許多的鹽,就這樣我被一次次的灌食。

野蠻灌食用的開口器
野蠻灌食用的開口器

在二零零三年三月份,由於我不穿那裏的衣服,我被六、七個獄警摁在地上,它們並坐在我的身上往我身上縫衣服,拳打腳踢,用電棍電,後來她們又給我灌食,當時那些獄警和邪悟的壓著我,按住我的頭,插管子、撬嘴、插鼻子,由於我不配合,我的嘴全都弄爛了。後來有一同屋的人讓我張開嘴,她看完當時就哭了。而且灌食時還把地上的髒東西往我嘴裏灌,弄得我頭上、臉上、脖子、衣服上都是,她們還不讓洗,我的身底下全都濕了,把我綁在床上,四肢固定,不讓蓋被子,鼻子和食道都插破了,疼痛難忍,綁了我十三天,參加灌食的有金麗華、席桂榮、孫慧、姜獄醫。

在這期間,她們不讓我下床上廁所,罵我、侮辱我,後來還看著不讓我睡覺。每一次灌食我都不配合,我不往裏咽,她們就打我,掐我的鼻子,我當時真的都快窒息了,每天還要給我打針,當時真有一種生不如死的感覺。如果不是學大法,我相信我不會挺過來的。

在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由於我盤腿發正念,惡警孫慧把我叫到一個空屋子裏,當時還有惡警金麗華及一個猶大徐玉英,她們打我,並踩到我身上,使勁的在我腿上揉搓,並且踢我。徐玉英還讓用擦地抹布堵我的嘴,惡警孫慧使勁掐我的脖子,說要掐死我,當時真的窒息了,後來她才放手。

在平常的日子裏,實在難以忍受她們的非人待遇,也曾絕食、被灌食。在那裏,我經常被打罵,並且定點上廁所,有包夾看著,不讓洗澡,長時間不讓換內衣,不許講話,不讓學法煉功,經文常被搶走,並且還要挨打,惡警們用盡了各種方法來迫害我們這些無辜的好人。

當我從勞教所大門走出來的時候,我仰天長嘆,我終於活著出來了。

三、再次被綁架、折磨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六日下午三點左右,我去法輪功學員明豔波家串門,當時給我開門的是一個便衣。我看到明豔波家裏有三個便衣,他們把箱、櫃、床裏面的東西都翻了出來,亂七八糟的扔了一地。我轉身剛要走,惡警們馬上把我拽住並拖到了屋裏按在地上。他們問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沒有理會他們的問話。這時惡警趙銳惡狠狠的打我的頭部,我覺得頭部被打的像要裂開似的痛。明豔波家裏掛著師父的法像(照片)。惡警為了證實我是煉法輪功的,就卑鄙的去毀師尊的法像。我立刻阻止了他們的行為,並告訴他們「千萬不要這樣做,這樣做對你們真的不好」。他們把我強行綁架到江北龍華派出所。

到了晚上,我和明豔波先後被劫持到龍潭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在那裏警察開始逼問、記筆錄,並讓我簽字。我當時想,我是修心向善的好人,不應該被當成罪犯一樣的對待。我更不能認可他們的這種行為。於是我撕毀了筆錄。在旁的惡警劉錫春氣勢洶洶的把我推坐在沙發上。我便喊「法輪大法好」並給他們講真相。他們把我關了一夜,由兩個警察看著。

第二天一大早,我看到街上的行人,就推開窗戶向他們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向他們講著大法真相。這時惡警劉錫春從門外闖進來打了我的耳光,幾個警察強行給我戴上了手銬。上午,他們把我和明豔波又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由於他們對我的迫害,我身體很虛弱,到了看守所時我渾身抽搐。在看守所不想收的情況下,惡警們還是強行的把我扔在了那兒,轉身走了。

在我被非法抓捕迫害的三天裏,我滴水未進。因為他們的這種對修心向善的好人的迫害是無理智的、是極端邪惡的。所以我採取絕食的方式表示抗議。它們開始給我灌食。當然,這不是甚麼人道主義,可以說這只是一種很殘酷的刑罰。在七年的迫害中,曾有多名法輪功學員在強迫灌食中被迫害致死。邪惡的真實目的是想通過這種野蠻灌食使法輪功學員屈服,從而放棄堅持真理、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而已。

第一天給我灌食的時候,是在看守所的地板上。幾個男警察和獄醫首先把我強行按倒在地上。有用手按頭的、有用腳踩胳膊的、有用腳踩腿的、還有刑事犯按胸的,因為我當時用力在掙扎,獄醫又用皮鞋踢我的臉。他們把一個膠皮管強行插入我的鼻子一直插到胃裏,然後又往裏灌濃鹽水和玉米麵。我當時很難受,感覺非常噁心、憋悶、嘔吐,當時因為嘔吐的厲害,把灌進去的又都噴了出來,噴的滿頭、滿身都是。灌食之後,我質問他們,「你們這是救死扶傷嗎」?獄醫說:「誰讓你不吃飯,不吃就這樣對待」。我告訴他「我並沒有罪,更不應該到這裏來」。但他們根本不理會。就這樣每天灌食兩次。

在看守所裏,凡是我能接觸到的人,不管是警察還是犯人,我都不斷的給他們講真相。因為他們都是不明真相的,是被謊言矇蔽的人。邪惡的江氏集團撒了許多彌天大謊,迫害死了眾多的法輪功學員。所以我要揭穿謊言,不讓人們被邪惡矇蔽。在我看來這是做最好的事。我的舉動觸怒了惡警,他們給我帶上了沉重的刑具,加重了迫害。

在我絕食的第十天,我又被送往長春黑嘴子勞教所。在路上我一直想著「無論走到哪裏我都要講清真相,證實大法」,並一遍遍背著師父的經文《一念中》「坦坦蕩蕩正大穹 巨難伴我天地行 成就功德腦後事 正天正地正眾生 真念洪願金剛志 再造大洪一念中」。到了勞教所的時候,我一直喊「法輪大法好」,並且正告他們「我又來證實大法來了」。結果勞教所說我的身體不合格而拒收,讓回去治病。

在回吉林的路上,惡警劉錫春威脅說「我好好給你治病,我治死你」。六月六日的下午到了吉林市的龍華派出所。惡警趙銳把我拽到一個屋說「我不相信甚麼遭報,遭甚麼報」並瘋狂的打我的耳光,打了好長時間。我的頭被打起了包、臉都被打腫了,嘴也被打出了血。

四、在伊春市洗腦班經歷了非人迫害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九日,我被伊春市西城派出所警察綁架,被「610」張虎等關押到伊春市洗腦班,多次遭吊銬,手幾乎被致殘,肋骨被惡警踢裂。八月十五日,我回到家後,仍數次被騷擾。

我因張貼真相傳單,被伊春區西城派出所警察綁架,由伊春區「610」張虎、劉鳳春決定,綁架到烏馬河看守所,拘留半個月後,又被烏馬河政法委趙志峰、烏馬河公安局警察綁架到伊春市洗腦班迫害。

遭洗腦迫害 心臟難受

在伊春市洗腦班我被迫每天看誹謗法輪大法的錄像,錄像聲音放的很大,使我的心臟都非常難受,甚至很晚都不讓休息,還有幾頓飯我被迫吃惡人吃剩的飯,後來我不吃了,惡人才不再逼我吃剩飯了。

惡人每天讓我坐在一個小圓凳上,有的時候就只讓站著,連凳子都不給,晚上都必須站著,不讓睡覺。有一天,我要求睡覺,惡徒(其中有顧松海)不但不讓,還要用膠帶封住我的嘴。因為是夏天,我每天在窗戶那曬得特別難受,晚上又被凍得難受,還被強迫看高聲音的錄像。

五次吊銬 疼痛撕心裂肺

在洗腦班裏,我被手銬銬在暖氣上近一個月。我的一隻手被手銬銬在高處的暖氣管子上,被吊起來,另一隻手斜拉著銬在暖氣上,腳也被用手銬銬上,不能動。因為是手銬,腳脖子被手銬勒出了很多傷痕。這樣的折磨我經歷了連續兩天兩夜,胳膊疼痛得撕心裂肺。

過了幾天後,惡人們又把我雙手吊銬在暖氣管上兩天兩夜,然後,又用布袋把我胳膊背吊起來,兩隻腳只能沾點地。我被吊了五次,那種痛苦更是讓人無法想像,那裏的邪惡人員莫振山(五常市的)曾說,在這個屋裏不把你弄死,也能把你弄殘。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背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背銬

我被吊後,手麻,兩隻手一點力氣都沒有,礦泉水瓶蓋都擰不開,剛回到家裏時,一拿東西,手就抽筋。多虧我修煉大法,後來靠煉法輪功,身體恢復了,否則,真的要被致殘了。

參與迫害人員:石姓和袁姓(綏化勞教所的),還有一個外號叫「老虎」的,還有顧松海。

喊「法輪大法好」遭惡警毆打、謾罵

從綁架開始,到被非法關押的這兩個月時間裏,我都大聲喊「法輪大法好」,被姚姓和林副所長呵斥和謾罵。姚姓和幾個看守人員把我弄到一個監控室裏,威脅要上刑。我講真相,抵制邪惡。

在洗腦班裏,我向窗外喊「法輪大法好」,被石姓惡人打了嘴,慕振娟把我大腿踢紫了,一個月才好,顧松海用皮鞋踢我的臉,而且還不斷地謾罵,袁姓拽我的頭髮,打我的臉。

惡警毆打 肋骨被踢裂

因為我不到會議室看「央視」,被慕振娟給拉倒在地上,不斷地打,我的臉被打壞了,而且一個惡警把我的肋骨踢裂了,不讓我知道拍片子結果。

那個外號叫「老虎」的,曾經無數次地打過我,而且不讓李翠玲上廁所,我的頭髮被他揪下來一大綹。

我盤腿,兩個惡警打過我的嘴巴子,其中一個是踢裂肋骨的那個惡警。我剛被劫持到洗腦班時,一個叫王語輝的,不讓我盤腿,他用手揉我的膝蓋,我呵斥他,他說了許多難聽的話,而且這樣的話,他經常說。慕振娟不讓我盤腿,用筆尖扎腿和腳,扎出血。

惡警企圖送哈爾濱戒毒勞教所未遂

八月七日,我被劫持到哈爾濱戒毒勞教所,在去勞教所的途中,伊春區「610」副主任劉鳳春,不讓我喊「法輪大法好」,打我的頭臉,鼻子被打出血,後因勞教所拒收,伊春區「610」張虎又把我綁架到伊春洗腦班,我開始絕食抗議,我又遭到了灌食的迫害。

八月十日晚,惡人梁寶金端來了一碗小米飯和一個雞蛋,勸我進食,而且誘騙我,說放我回家,因為我不相信他們的謊言,沒過多長時間,這碗飯就被強行灌食。當時來了三個人,有佳木斯勞教所慕振娟、鶴崗杜桂傑、齊齊哈爾姓宋的。慕振娟摁住我的身體,宋姓摁住我的頭,杜桂傑用勺子戳我的牙齦,把我牙齦戳壞了,因我沒張嘴,他們無可奈何地停止了這一次迫害。

第二天早上,慕振娟強行給我戴上了手銬,然後摁住我的身體,杜桂傑捏住鼻子,石姓捏住兩腮,伊春市翠巒區的猶大史麗君拿勺子灌食,我根本就不張嘴。最後,我都快窒息了,從心底發出來了吼聲,他們才放手。然後,梁寶金和莫振山來了誘騙我吃飯,我不相信他們的謊言。梁寶金一直恐嚇我,要劫持到精神病院。

八月十三日,精神病院的大夫來了,給我檢查身體,恐嚇我,如果不吃飯,明天早上精神病院見。

五、被無條件放回家 惡人仍騷擾

八月十五日下午,我被釋放回家。回家後騷擾不斷,道南派出所呂姓曾到我家騷擾三次,伊春市「610」書記程向東也到過我家騷擾。之後的日子裏經常有社區的人騷擾。

二零一三年八月初因我參與了法輪功學員請律師的事,烏馬河政法委邵作敏到我家蹲坑,然後有警察到家騷擾,恐嚇,把我的公公嚇出了病,住進了醫院,就是這樣這些人還到醫院騷擾,使我公公的病無法好轉,至今生活不能自理。二零一三年的冬天惡人又說我發台曆,又到家騷擾。

二零一四年三月六日因法輪功學員的資料點被搶,烏馬河公安局將成誘騙法輪功學員把責任都推到我身上,然後開始不斷地騷擾我的家人,使其一家人不能正常的生活,每天生活在恐懼之中,使我流落在外。

我的婆婆被嚇得只要有人敲門心就跳得厲害,而且眼睛也不好了,總是有層膜,看不清東西。我的公公被嚇成了植物人,就在公公住院期間警察還不斷地騷擾,我的丈夫每天一籌莫展,因孩子沒有媽媽照顧,大孩子學習成績下降,小孩子因媽媽不在家,想媽媽不愛吃飯。一個好的家變成了這個樣。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七日我陪同被迫害致殘的法輪功學員王新春去上訪遞交材料被綁架。我被哈爾濱市文化派出所綁架,後被烏馬河公安分局劫回當地非法審訊逼供一夜,期間公安局政委蔣成不時的打來電話,問我都說沒說,國保大隊長李小奎說: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要刑拘我。二十日在醫院體檢時我走脫。烏馬河公安分局的圖象通緝令貼的到處都是,懸賞一萬元,我家門外有警察監控,經常去家裏騷擾,丈夫嚇的害怕有人敲門,手機不敢開機。我有家不能回。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我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去烏馬河公安局找蔣成,我想告訴他真相,希望不要再迫害我,這樣他會造業的,可他不但沒聽真相還綁架了我,拘留我十五天,在這期間李林強、李曉奎還不斷地去拘留所審問我,給我的家人帶來了極大的痛苦。

上述事實都是江澤民一手造成的,如果沒有他的命令那些警察怎會迫害我,有的是我公公的同事,有的是過去的熟人、朋友,很多都是在不情願下幹了不該幹的事,如果他們現在明白真相了,他們還有得救的希望,如果他們到現在還不明白真相,他們所造下的罪業帶來的後果是極其可怕的。我所遭受的痛苦是無所謂的,因為我有師父管,可是那些不明真相的世人、家人、還有那些迫害我的警察們,他們都是在強權的高壓下造成的惡果,江澤民不僅迫害了法輪功學員,更重要的是他毒害了世人,把多少無辜的人拉向了地獄。

希望伊春市、烏馬河政法委、610看清形勢,最近很多的高官的落馬,都是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官員,這些官員不聽法輪功學員的勸善講真相,一意孤行迫害法輪功學員,最終遭到應有的報應,望那些還看不清形勢的610政法委,趕緊跳車懸崖勒馬,別步入落馬的政法委周永康、薄熙來、610李東生後塵,那時後悔已晚,這些原先的惡霸都下去了,難道你們還比這些惡霸權勢大嗎?比這些惡霸還有人(後台)嗎?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