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被迫害冤死他鄉 河南張桂珍控告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河南省新鄉市原陽縣原武鎮郝紹深,因為修煉法輪大法,被當地警察迫害的流離失所、在生活和時時被追捕的壓力中冤死他鄉。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七十四歲的妻子張桂珍向最高檢控告江澤民一夥迫害死丈夫的惡行。

郝紹深,男,六十六歲,農民,家住河南省原陽縣原武鎮北街,是被鄉鄰稱讚的極為忠厚善良的人。郝紹深善的本性使他對神佛虔誠禮敬,相信神佛存在。他敬天敬地,愛給神佛燒香,常給雲蒙山(鬼穀子修煉和教學生的地方)和其他寺廟捐贈錢物。每年都裝一車大米白麵送到山上的伙食房,供香客食用。他經常幫助苦難家庭。不僅僅幫助幹活,而且向其勸善,告訴災難家庭要敬天知命,多行善積德,改變命運。

遵照大法真善忍修心性

一九九七年秋,他上山進香返回時,路過朋友家喜得大法,讀了寶書《轉法輪》高興的睡不著覺,連續多日手不離寶書,到田間幹活也帶上寶書,在地頭盤腿敬讀。他讚頌師父傳的是天機真法,引領一家五口、與跟隨他經常上山燒香的眾人相繼走入大法中修煉。

他遵照師父不二法門的要求,不再上山燒香,也送走了供奉多年的神像。從此他專心修煉大法,在自己家建了煉功點,成立了學法小組,每天大家都來他家學法、煉功。下地幹活他在地頭煉功,一次煉功入靜了,爬在身上吸他血的牛虻撐死了,他都不動。

平時,他嚴格遵照大法真善忍修心性。一次打農藥時,因農藥中毒,他全身浮腫,臉腫的五官模糊,他信師信法打坐煉功,兩天就恢復了正常。在田間打井,井打深了,別人不願下,他想自己是大法弟子,應為別人著想,就自己下井多幹。修煉後他總有使不完的力氣。他常說一句話:做甚麼事都得符合真善忍。眾鄉親都經常誇獎他真是好人。

多次被非法關押 善良人一次次脫險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喪心病狂地發動了迫害法輪功,警察叫交書,郝紹深說這是神賜寶書、天書決不能讓惡人拿去,他把寶書嚴嚴實實藏起來,一本書也不讓搜走。

二零零零年春天他為了護法到北京上訪,安全回來。

回來後,他為了給大法討回公道,也為了讓眾生明白真相,到複印店複印真相資料,不幸被人惡告,被原陽縣公安局原武鎮派出所綁架,非法抄家,搶走多張師父照片和大法書。被非法刑事拘留在原陽縣看守所一個月,在看守所,遭受非人的折磨與虐待。

剛到看守所,有牢頭指揮罪犯打他,他勸善、講受迫害真相。第二天牢頭對監舍中犯人說:老郝是好人,誰都不能打他。看守所裏每頓只給每人一碗稀湯一個小饅頭,都吃不飽,他把自己的饅頭給飢餓的青年人吃,甘願自己忍餓。他的言行和所作所為得到那些犯人的認可與敬重,大家都願跟著他念:「法輪大法好」。他講法輪功的真相全監室的人都愛聽。他讓那些犯人明白了做人的意義。

二零零一年春天,是江澤民發動打壓法輪功很瘋狂的時候。郝紹深出去貼「法輪大法好」的標語,在村外一個橋上貼時,被一惡人看見報告了派出所,當天從家裏把郝紹深抓到派出所裏。他給抓他的警察講法輪功與迫害真相,警察聽明白了。就悄悄告訴他:聽上頭說要把他送看守所。

警察把他鎖在屋裏就去睡覺了,郝紹深翻來覆去睡不著,他對自己說,我沒有犯罪,這裏與監牢不是我待的地方啊,我應該出去。

大約兩三點時,他起身走到屋門口一拉門鎖鎖就開了,他走到第二道門,一拉鎖又開了,他出了二道門,走到了派出所院子的大門前,大鎖鎖的很結實,他就向周邊院牆鐵護欄觀察。鐵護欄院牆兩米多高、上面是菱形尖,看起來難以翻越。他心中著急抓住鐵護欄用力攀爬,沒覺得怎麼費勁,人就到了鐵護欄的外面。六十多歲的人翻過這高牆真是奇蹟。他知道這一切是師父幫他,在心裏感動的說著:「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他怕走在路上不安全,就從水田裏走,他深一腳、淺一腳,多次摔倒在泥水裏,衣褲都濕透了,渾身濕漉漉,涼冰冰的水和髒兮兮的泥。趁天未明,跑到親戚家,換了衣服,帶上二百塊錢就立即離開了家鄉。

第二天,公安們慌神了,為找到他,在每條路上都檢查過往車輛,並張貼布告,還鼓動人舉報,提供線索者派出所獎勵五百元。

顛沛流離 在非法追捕和生活的壓力中含冤離世

從此,郝紹深因怕惡人抓捕,他再也沒有回過家,開始了顛沛流離失所的生活,六十多歲的人,沒有經濟來源,可想他如何生活?!

為躲避惡人,他輾轉多地,他來到東北先後在農村給人家打工。打工工資很低,吃飯、住宿的條件都很差。後來他到內蒙古,還是隱居在農村給人打工維持生存,他在幹好自己的活的條件下,幫助有困難的家庭採摘木耳,晾曬山野菜。不管多忙多累,他每天都堅持學法、煉功。心中裝著大法,日日想著師父,無論走到哪裏,都要在住處給師父上香。

他嚴格按照真善忍做事。一次,他掛在床上的衣服口袋裏僅有的三百元錢被房東的一個愛賭博的兒子偷走了。郝紹深知道是他偷的,也沒有生氣,沒有找那個年輕人追要。他把這個事看作是修煉中去掉執著錢財的心,看作是幫助他提高的機會。雖然自己掙錢極不容易,也要把錢財看淡,失去就是該失,他沒把它放在心上。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原陽縣公安局得到他在內蒙的消息,強迫家人去把他找回來,在他得到這個消息的第二天,在被追捕的壓力與無奈中,在貧困交加中,他在內蒙古宜利鎮卡日楚村三十三公里處的一個村裏含冤離世。

家人到內蒙古的宜利鎮卡日圖村去給他辦理後事,當地很多村民都說:「老郝真是個大好人。」村裏人對郝紹深的死都感到悲痛與惋惜。

在控告江澤民的訴狀中,張桂珍講述了郝紹深被迫害得有家不能回,流離失所中承受了極大的艱難困苦;郝紹深的死是江澤民違犯憲法和法律,迫害法輪功的政策造成的。郝紹深沒有違法行為,貼法輪功的標語是為了叫世人得福,是在做好事!郝紹深被迫害的冤死,給家庭造成無法挽回的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