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勞教所和精神病院被迫害 姚洲控告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今年四十三歲的姚洲女士,是湖南常德市地稅部門的公務員,身心健康的她因修煉法輪大法被中共迫害,曾於二零零六年被送白馬壟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而後再被送精神病院繼續非法關押了一年。今年八月姚洲女士加入訴江大潮,對發動這場迫害的元凶江澤民提出控告。

下面是姚洲女士在控告書中陳述的被迫害的部份經歷。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日,由常德市公安局、國保、「610」採取統一行動,抓捕了常德市法輪功學員29名。我也是其中一個,被非法關押在第一看守所。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三日,我被送到白馬壟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我剛一進去,就被「夾控」起來,被「全封閉式」的關押迫害,由犯其它案被勞教的人當包夾,上廁所、洗澡、睡覺等都有人跟著,監視著。還被逼著把長頭髮剪掉,她們用剪刀在頭上亂剪,故意醜化形像,讓人感到失去人格尊嚴。每天長時間罰站,站得不直就被踹一腳,再不就坐小板凳,從早晨坐到天黑。包夾輪番做轉化工作,逼寫所謂不煉功「保證」。由於我不配合,幾天後被轉移到嚴管隊,遭受著更加殘酷的迫害。

嚴管隊在單獨的一棟樓裏,每間房住四個吸毒犯對付一個大法弟子。她們受獄警指使,任意打罵、想盡各種辦法折磨大法弟子以達到「轉化」的目的。我被逼著天天蹲著,看誹謗大法的錄像。時間長了腳跟生疼,有時蹲不起了,坐在地上,她們就撲上來拳打腳踢。有一個吸毒犯故意穿上笨重的運動鞋踩我的腳,導致我的腳背現在一按都疼。尿拉到褲子裏都不准上廁所,晚上睏了不准睡覺,眼一閉就拿棍子打。

酷刑演示:拳打腳踢
酷刑演示:拳打腳踢

我被她們打得渾身是傷,特別肋骨這,軟組織損傷,後來一變天就疼,但照X片又照不出來,最後(我)被打得昏迷了兩次。第一次被送進了株洲的一家醫院搶救醒來後,回去照常被打,結果被打昏後又被送到這家醫院來。醫院的人都為我們鳴不平:「勞教所太可惡了,把煉法輪功的打成這樣還不止你一個,這不是知法犯法嗎?!」由於勞教所怕我成植物人,把我打發走,換個地方繼續迫害。並推卸了一切責任,除了把醫藥費2800元轉到家屬頭上外,還掩蓋嚴管隊打大法弟子的事實真相。

三月十六日,我被「610」、派出所、單位的人接回常德,轉到康復醫院即精神病院繼續非法關押了一年。

此期間,我被逼著天天吃麻醉神經系統的藥物,還每月抽血一次。由於吃藥後出現全身鬆軟,流口水等不良症狀,我拒不吃藥,被綁著打電針、做鼻飼,把牙都戳鬆了。逼著好人吃使身體不正常的藥,還和精神不正常的人關在一起,飲食起居條件很差,簡直度日如年。

熬到二零零七年三月,我才被單位接回家。回來後還是無人身自由,直到二零一零年該辦公樓拆遷,我才不用被非法軟禁在那兒。

到現在我都沒有被分配正式的工作,還是做的待崗處理。「610」操控單位和我的上級機關把我的獎金該得的部份都扣掉,請專人輪流暗地跟蹤監視。他們就是這樣對待一個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的。

在執行江澤民的迫害政策下,人人都成了暴力和謊言的受害者。為了維護法律的尊嚴,我們有責任和義務把迫害揭露出來,把罪魁禍首告上法庭。也奉勸那些還在參與迫害的人,及時懸崖勒馬,停止犯罪,不要助紂為虐,當江氏集團的陪葬品。希望人人都站到正義這邊來,結束迫害,還人間正道。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