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告江澤民 海南師範大學退休女教師被綁架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明慧網通訊員海南報導)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七日上午,海口市海南師範大學外語系退休女教師樊啟帆出去買菜,一回到家,就被海口市瓊山區中介路派出所、伙同海南師範大學保衛處警察綁架,警察還搶走了她的鑰匙,返回來抄家。

警察不顧家裏人將房門反鎖,多次推撞房門,將門鎖撞彎後破門而入。前來抄家的是中介路派出所三男二女五個警察。其中一女警察三十歲左右,是海南師範大學畢業的學生,認識樊啟帆老師。師範大學保衛處的領導與年歲大的女警察在「責任人」一欄簽了字。

這幫人進屋後恨不得掘地三尺,把屋裏東西亂扔一地,搶奪法輪功真相資料近千份、大法書籍近百本,還有師父法像、筆記本電腦一台、兩台打印機、光盤刻錄機一台、切紙機一台、平板電腦一台。直到中午十二點左右,他們餓了才停止抄家,留下一片狼藉後離開。

兩天後警察再次來抄家。這次來了四人,抄走墨盒等物品。樊啟帆的兒子樊宇疆質問這些警察為甚麼綁架母親時,一女警說:是因為她寫信控告江澤民。

自十月二十七日被綁架一直到現在,樊啟帆老師一直被非法關押在海口市第二看守所。兒子樊宇疆一直不知母親甚麼情況,心裏很焦急,就聘請當地律師了解情況。樊宇疆帶律師會見母親時,被看守所警察恐嚇,叫他不要聘請律師。

據樊宇疆說,他和母親相依為命。自打他上小學二年級起,母親就多次被綁架。僅綁架到洗腦班就有六、七次,最長的一次是一年時間。那時樊宇疆還小,母親被綁架後他不得不自己做飯,做的飯食很糟糕,卻不得不將就著吃。當地法輪功學員看到幼小的宇疆很可憐,就把他接到家中照顧,可是不久那位學員也被綁架了;另一位學員又把孩子接到家中,不久她也遭到綁架。幸好一位有良知的警察把他接到家裏,照顧了半年。

樊宇疆今年二十五歲了,從小到大家裏經常被騷擾,幾乎沒過上幾天安穩的日子。如今樊啟帆也要聘請律師,幫助控告多年來所遭受的迫害。

被劫持在海口市第二看守所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還有瓊海市法輪功學員符詠春、梁愛。符詠春、梁愛九月十七日被從洗腦班轉到看守所迫害,不准家屬探視。對此,符詠春家屬聘請北京律師張傳利幫助維權。

十二月七日,律師到海口市第二看守所見到符詠春。了解的情況是:看守所裏有四個關押法輪功學員的監舍,符詠春和六十三歲的樊啟帆被非法關押在第一監舍。梁愛被關押在第四監舍。律師又來到海口市龍華區檢察院,被告知:案卷已退回海口市公安局國保科。

當日下午,律師到海口市公安局,被公安局國保科指使門衛攔截。律師拿出律師證,義正詞嚴的說:我依法了解案情,為何遭阻攔?於是律師撥打市公安局督察大隊舉報電話。五分鐘後,督察大隊警察打電話給律師,讓門衛接電話,門衛不得不讓律師進去。

律師了解到,公安局要把案卷移送海南省瓊海市檢察院。

符詠春在洗腦班被迫害的骨瘦如柴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二日下午五點多,瓊海市法輪功學員符詠春和丈夫送梁愛(女)回家,梁愛用鑰匙開門,鑰匙卻插不進去,並發現鑰匙孔裏有半截鑰匙。梁愛給房東打電話讓其來一下,房東推脫並報告了警察。

當三人吃完飯回到住所時已是八點多,被埋伏的海口市國保科二十多個便衣警察圍住。詢問姓名後,符詠春、梁愛被綁架到海口市高新開發區光伏南路的南方華天酒店。此處屬郊區,人口稀少,從海南各地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都被關在這裏暴力「轉化」(逼迫放棄修煉法輪功)。

酒店第四層樓的所有窗戶都被護欄密封的嚴嚴實實,窗簾禁閉,顯得陰森恐怖,這裏就是海南省長期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共八個囚室,關押大約二十多人。

圖:南方華天酒店四樓,所有房間都關押著大法弟子
南方華天酒店四樓,所有房間都關押著大法弟子

符詠春、梁愛被海口市公安局國保科警察綁架到洗腦班十天左右,海口市公安局國保科、連同瓊海市派出所大約五、六人到符詠春及婆婆家非法抄家,搶走一個mp3和三本大法經書。

符詠春被綁架一個多月後,才被准許家屬探視。符詠春已被迫害得骨瘦如柴,丈夫簡直都不敢相認,頓時心痛得直流淚。

海口市洗腦班用暴力手段強制、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被綁架到這裏的法輪功學員都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被打、體罰、不讓睡覺、不讓吃飯。被以多種方式折磨、迫害,直到被逼迫的「轉化」為止。

九月十七日,符詠春、梁愛又被轉到海口市第二看守所迫害,直到現在都不准家屬探視。

據當地法輪功學員說,周永康曾為海南省洗腦班贈送過錦旗,助長洗腦班惡徒加重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致使海南省惡警不斷的綁架法輪功學員。並時常變換洗腦班的地址,但大多設立在農場、酒店等比較隱蔽的地方。海南省洗腦班,曾先後在瓊海市東宮酒店、東升農場兩地設立過。

附:海南省海口市公安局電話
海口市公安局國保科:
張旭0898─31652358(辦公室)
張警官18789698647
韓鄧黃18776267885
領導辦公室電話: 0898─31652350
市公安局偵察大隊:0898─30652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