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遭迫害 甘肅七旬夫婦控告江澤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九日】一九九七年三月,甘肅省金昌市的韋鳳玲和丈夫汪玉康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汪玉康的心臟病在不知不覺中好了,韋鳳玲的甲狀腺病(俗稱大脖子病)也消失了。父母的變化使他們的兒子也走入法輪功修煉的行列,一家人欣喜萬分。

但是江澤民為洩一己之妒忌,一意孤行發起和推動了對法輪功的這場殘酷迫害,夫妻倆多次被非法抄家、綁架、強制送「洗腦班」,韋鳳玲被非法勞教一年半、非法判刑三年半,身體、精神都受到極大的傷害,家中直接經濟三萬八千元。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七日,七十二歲的韋鳳玲和七十七歲的汪玉康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要求中國最高檢察院對江澤民提起公訴,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和經濟賠償責任。以下是韋鳳玲和汪玉康老倆口親身經歷的迫害事實。

按黑名單非法抓人

二零零一年新年前夕,甘肅金昌市金川區 「六一零」在戒毒所裏辦起法制學習班,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七日,甘肅金昌市金川區委副書記李發禎拿著事先準備好的法輪功學員的名單,下令:「十一點之前抓不全人,各派出所負責。」

一時間,金川區公安分局、各派出所開足馬力,出動大量警力,搜捕、綁架,有些法輪功學員連衣服和鞋都來不及穿,就被警察野蠻塞進警車,而且沒有任何手續,沒有任何理由。 控告人汪玉康、韋鳳玲就是在這樣的情形下被綁架了。

強制洗腦軍訓 記者採訪炮製謊言

「法制學校」(實為洗腦班)每天早八點到十二點,下午四點以後,強迫我們軍事訓操,六十多歲的老人也不放過。由吸毒人員帶隊,不讓休息。每天下午兩點到四點,市法院、區法院、司法局、民政局的專門的給法輪功學員每人發一個小本,逼迫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寫思想彙報,晚上強迫學員看中共央視誹謗法輪功的節目。

宣傳部部長多文功帶兩女記者、攝像師威逼我們污衊法輪功,記者採訪,攝像師炮製欺世謊言。汪玉康每天都在承受著折磨,五十幾天後離開了罪惡的法制學習班。韋鳳玲則被非法關押了七十多天後才離開。

二零零二年、二零零三年四次被非法關押

二零零二年元月十幾日,從晚上三點就有人敲門,我們倆口沒給開門,一直到早上八九點鐘,被綁架,非法關押在看守所長達一百天。(責任人:甘肅金昌市金川區公安分局警察:孟家賢、戴寶吉、劉成業、李新華等八九人)。

二零零二年,「十六大」前夕,控告人汪玉康、韋鳳玲再一次被綁架。五、六個人連哄帶騙,連拉帶拽,最後把汪玉康摔倒在地上。(責任人: 甘肅金昌市金川區公安分局警察李成龍、王建忠、陳國民等人)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初二,韋鳳玲和汪玉康又被警察綁架,韋鳳玲在綁架後第二天就因心臟病復發而放回。 (責任人: 甘肅金昌市金川區公安分局警察李敘和、劉成業、李婷琴、李新華、戴寶吉、張樹偉、邢富強)

二零零三年十月三十一日早上,警察再一次綁架了汪玉康、韋鳳玲。他們把汪玉康銬在椅子上一晚上,汪玉康四肢全腫了,鞋都脫不下來了。

二零零四年老倆口雙雙被非法勞教

警察李新華曾說「任務完不成,得把老汪倆口子抓了勞教」。二零零四年三月四日,汪玉康、韋鳳玲被非法勞教。韋鳳玲一年九個月,汪玉康一年九個月。

在甘肅第一勞教所醫院,汪玉康被檢查血壓偏高,高壓250、低壓200,還有肝硬化等症狀,勞教所拒收。然而,警察劉成業想盡辦法走後門設法把人送進去,各地公安局只要往勞教所送進一人,就可獲八百元,送的越多賺的越多。李成龍和劉成業第一次走後門沒成後,又採取另一種手段,叫體檢大夫把病歷改掉。大夫說:我不改,我負不起這個責任,這個老頭隨時都有死亡的可能。大夫還對他們說:你們把這樣危重的病人拉在車上,死到車上咋辦呢,你們能負起責任嗎?最後還是拒收。

汪玉康又被非法關押在甘肅金昌市拘留所四十多天,因身體不適放回家。韋鳳玲被送到甘肅省榆中女子勞教所,在勞教所醫院,韋鳳玲因高血壓和心臟病復發被拒收。非法關押在甘肅金昌市拘留所四十多天後放回。

二零零八年韋鳳玲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韋鳳玲再次被綁架,非法關押在金昌市永昌縣看守所三個多月,後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十一月五日被送到甘肅省蘭州市女子監獄。韋鳳玲剛到女子監獄就被直接關押在邪惡的科室裏,脫光了衣服野蠻搜身,從人格上侮辱,強迫穿監獄囚服,自己的衣服從裏到外都被印上監獄的字樣。每天還長時間播放謊言的碟片,逼迫寫思想彙報,韋鳳玲因不願違背良心重複謊言而遭毒打。包夾無休止的謾罵,毆打猶如家常便飯。群罵、群打司空見慣。

甘肅省女子監獄的邪惡:「不轉化就弄死你」

包夾犯人李燕曾叫囂:「不轉化就弄死你,我要讓你嘗嘗死的滋味。」每天打罵不停,被打十幾次,被罵五六十遍。韋鳳玲在前面走,李燕在後面拳打腳踢,腿常被踢的傷痕累累,青一塊紫一塊。臉被打得腫大,牙齒也鬆動不能吃東西。

最不能讓韋鳳玲接受的是犯人惡毒辱罵法輪功及法輪功創始人。韋鳳玲聽後猶如萬箭穿心,無法忍受,無力制止,淚流滿面,無奈的她只好用衛生紙把耳朵塞住。

韋鳳玲在監獄遭受了非人的凌虐折磨,整個人被迫害的黑瘦乾枯,體重從一百二十多斤減到九十多斤。身體和精神都承受到了極限。

甘肅省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摧殘迫害,都是為了一個目的: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他們逼迫法輪功學員看充滿謊言、誹謗的碟片。每天暴力逼迫用謊言編故事,一遍遍的打罵脅迫韋鳳玲寫謊言。達不到目的就採用惡毒的方法折磨韋鳳玲直到滿意為止。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韋鳳玲才回到家裏。 (責任人:甘肅女子監獄獄警朱紅、孫立偉)

二零一四年八月又被非法抄家

二零一四年八月四日又被警察綁架、非法抄家,甘肅金昌市龍首分局警察代寶吉、安來寅、李德志、李新華、張耀強等十人劫持著韋鳳玲老人到家中非法抄家,代寶吉用搶劫的鑰匙強闖入室,翻箱倒櫃,非法抄家一直持續到下午六點多,老倆口被折騰得一天茶飯未進,圍觀的人擠滿了房前屋後。搶劫的私人物品有法輪大法書籍、3台電腦、2台打印機、2台刻錄機等,價值3萬多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