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省樟樹市護士廖海梅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九日】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一日,江西省樟樹市人民醫院護士廖海梅向最高檢察院郵寄訴狀,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

六十五歲的廖海梅女士堅持修煉法輪功,二次被劫持入洗腦班迫害,被非法抄家一次,非法判刑三年,非法勞教兩次,每次兩年。

以下是廖海梅在訴狀中陳述的事實;

我於一九九六年四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之前我是個爭強好勝,個性潑辣的人,人際關係差,婆媳關係也很僵,還有很多不良嗜好,賭博、打麻將等。通過學法煉功,道德、精神面貌煥然一新,淡泊名利,與人為善,無私無我,積極樂觀,鄰里、同事、就連婆婆也不得不嘆服我因煉功帶來這一系列的變化。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北京萬人大上訪以後,醫院就開始了洗腦迫害,每天要到醫院警務室簽到,不定期叫去洗腦,灌輸誹謗大法的謊言,說甚麼不准再煉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我和幾個同修決定到北京上訪,從樟樹坐火車至鄭州中轉,下了鄭州火車站,看到報紙、電視、廣播全是誣蔑法輪功的謊言,當時情形使我很壓抑、很悲觀,覺得自己去了北京也沒甚麼用,於是當天乘火車返回樟樹,回家第二天,公安局來了二個警察敲門衝進我家,立即把我劫持到樟樹看守所,拘禁十五天後,再轉到三前鄉一所偏僻的學校,辦洗腦班洗腦,被迫寫三書,迫害了十天左右才放回家。

一九九九年九月初,公安局三個警察衝進家門,抄走Mp3 一個、Mp4一個,一大袋大法書、講法磁盤、煉功收錄機、金絲絨墊座二個。

在黑獄中遭迫害經歷:

一九九九年十月中旬,樟樹市警察以「非法聚會」為由,綁架了我等在一起交談的法輪功學員,並將我送至江西省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

在江西省女子勞教所遭「死人床」折磨:

因我堅決抵制強制洗腦,拒絕所謂的「轉化」,被惡警用酷刑「死人床」折磨:四肢長期被固定銬在床上,不許洗澡、不許大小便。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長期這種姿勢的迫害,導致我的膀胱喪失排尿功能,只能用導尿管導尿。我絕食抵制迫害,遭到勞教所惡警野蠻插管灌食,從上午八點插管至半夜十二點,盛夏四十度高溫插在咽喉部位的橡膠插管受熱乾燥、散發出毒素和異味,使我的咽喉持續嚴重紅腫、潰爛,那種痛苦真是生不如死!勞教所為掩蓋迫害的真相、掩人耳目,經常深更半夜調換我的監室。非法勞教二年到期後,勞教所又將我非法延期關押八個半月,才將我釋放。

在樟樹市看守所遭強灌濃鹽水: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我再次進京上訪,剛下火車,就被樟樹市「610」人員在北京火車站綁架,當晚銬在駐北京樟樹辦事處,後劫持到樟樹市看守所。在看守所,我絕食十一天抵制迫害,期間只喝了三口水。

11天的下午四點左右,惡警操控五個兇狠的男犯,用暴力將我強按在地上,使用刑具「開口器」強行撬開我的嘴巴,用長竹筒插入喉部,強灌濃鹽水後,我當即感到天旋地轉,全身顫抖、抖動不停,經醫生檢查,血壓高達230/120 毫米汞柱,心臟出現問題。

野蠻灌食用的開口器
野蠻灌食用的開口器

惡警要將我非法勞教兩年,送江西省女子勞教所,勞教所因我體檢不合格,拒收,我才得以回家。

我回家後,沒有吃藥,繼續堅持學大法、煉功,身體迅速恢復正常,高血壓、心臟病等一切病症消失,再一次證實了法輪功超常、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

幾日後,公安局的惡人使用「連坐制」,通知我老伴不用上班,在家負責看管我。老伴出於恐懼,整日在家看守著我,出門一下都要反鎖上門。

非法判刑三年:

兩個月後,惡警上門強令我去醫院體檢,遭到我的拒絕後,竟不經過任何法律程序,將我直接強行綁架進看守所,後非法判刑三年。

被非法關入江西省女子監獄後,我堅定自己的信仰,不配合邪惡的所謂「轉化」,不承認是犯人,拒穿勞改服,一大隊的惡警羅豔君魔性大發,用手銬緊緊銬住雙手,掐入手腕的肉中,滲出鮮血。接著關我禁閉,每日逼我面壁罰站十八個小時,有一次從早上六點一直罰站到第二天凌晨四點。還有一次,我拒絕聽邪惡宣傳,被惡警反銬雙手固定在牆壁上整整三天三夜,手被銬得發青發紫。第三天下午四點三十分,獄醫來插管灌食迫害,我拒不服從,用生命抗爭,用頭撞牆,看我撞出好大的包塊,這些人才收手。第二天,我才從禁閉室放出來。接著調至二大隊,又進行所謂的轉化,我拒絕不聽,又採取罰站的方式迫害我,白天晚上的站,站得雙下肢水腫。因絕食反迫害,警察又叫來幾個刑事犯,把我雙手吊銬在鐵窗上,用開口器撬開嘴塞乾飯,弄得我牙齦,嘴唇滿口都是血。

酷刑圖:吊銬
酷刑圖:吊銬

在江西省女子監獄三年的時間裏,我被惡警用卑鄙、無恥、慘無人道的手段反覆折磨、摧殘,使我原本一百二十多斤的體重下降到七十多斤,整個人變得蒼老憔悴、頭髮斑白,熟人都認不得是我。

我作為一名優秀護士,曾救治過很多的生命。即使我身陷江西省女子勞教所黑獄時,出於修煉人的慈悲,曾用自己嫻熟的幼兒頭部刺針術,挽救了已被省兒童醫院拒絕救治的某獄醫的幼嬰,而這個獄醫還曾經賣力迫害過法輪功學員。

出獄後,工作單位受「610」主任李農根的指使,無理剋扣我的工資,每月只發三百元「生活費」 後加至五百二十元至今,基本的生活難以維持。

我的家人也同樣遭受精神的壓制、身體的摧殘,經濟的迫害,我堅持認為我的信仰是正確的,做個好人沒有錯,這十六年對大法的誣蔑和迫害,使我和我家人,還有親友的心靈都受到了極大的創傷,我祈盼早日抓住元凶,結束迫害,彰顯善惡有報的天理,還大法的清白,還好人一個公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要控告江澤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