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稱奇:身體透亮,從未見過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底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十幾年的修煉,沐浴在大法的佛光裏,使我身心健康,精神愉快,生活的很充實,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

我今年六十四歲,退休後找了一份臨時工作,就是巡視線路工作,騎自行車沿著線路巡視有無異常。

這項工作我之所以喜歡做,是因為它能讓我有時間做證實大法的事情,講真相、發光盤、打語音電話、發真相資料等等,甚麼事也不誤。工資低我不介意,因為我不是為了掙錢,是為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那是在二零一二年九月二日,我騎自行車沿線路巡視。我市地處丘陵地帶,坡崗很多,現在馬路都很寬,中間沒有隔離帶,這天巡視騎車過了一個崗正下坡滑行,坡很長,不用腳蹬,車子自己都越來越快。北方氣候四季分明,九月初,盛夏剛過,天氣已見涼爽,這涼爽的空氣使人心情舒暢。我騎一部二六型自行車,突然發現,有一輛二八型自行車,出現在我右側,貼身超過我,我立刻感到危險,「喂!……」剛一張口要跟他打招呼,還沒來的及說下去,就從我的左側貼身上來一輛電動摩托車。摩托車的前車輪剛超過我的自行車前輪,就右轉彎橫在我的車前方,我還沒來得及反應就撞了上去。

不知過了多久,我有了知覺,感到自己是在一個黑色空間,心裏納悶,這是甚麼地方啊?身體動了一下,睜開眼睛,看到眼前的一切都是陌生的,發現自己在馬路中間被人抱著,當我看到周圍的樓房時,想起這是我經常經過的工作現場,我明白了,不由自主說:「我沒事,我沒有事……」,同時發現身邊圍著很多人,都目不轉睛的盯著我,抱著我的人鬆了一口氣說:「你醒了?」

我無意中用手摸了一下臉,發現臉上有很多血,手上也有很多血,看見自己戴的白色涼帽沾滿了血,側面離我有五米遠的地面有半個單人床面那麼大面積的血,這時我心裏明白了,出車禍了。

半昏迷中我問肇事人,我休克多久了?他說五、六分鐘,當時也沒多想,後來才發現圍著的人都是肇事者的家人,從他家到現場兩地距離是很遠的,足有二十公里,乘出租車也得二十分鐘。

救護車來了,把我從血泊中抱出來時我清醒了,他說送你到醫院檢查一下,我說不用了,我明白了,他說給你家人打個電話吧,我找出手機給兒子打個電話,告訴出事了,要去醫院。肇事者接過電話說了要去的醫院的地址,我堅持不去醫院,可上來一幫他的家人不容分說就把我抬上了車。

這時我才感到全身無力,頭有些發脹。我剛到醫院,我兒子也趕到了。我在椅子上坐著,雖然有人扶著,臉上有血,但我告訴兒子說我沒事,問題不大,我要回家,不住醫院。 兒子說,我來了,一切由我來辦,你就靜靜的休息吧!我知道你要回家。

兒子和對方商量,先做一個CT檢查看看情況。

做了頭部又做了上身。突然觀察儀器的醫生驚奇的說:「神了,神了,這人身體是透亮的!甚麼毛病也沒有,從來沒見過。」 肇事者急切問:「用不用住院呀?」醫生說:「甚麼病都沒有,住甚麼院!都沒法給他下藥,無針可打。看樣子老人是被你們撞傷了,頭部只有六、七個滲血點。回家去養一段時間,自己會吸收的,回家去吧!」

肇事者拉著我的手反覆的講述他的家境如何困難,我心裏明白,也在想,我是煉功人要證實法,於是告訴他:你放心,我是修煉法輪功的,不會賴你的。

離開這家醫院來到耳、鼻、喉專科醫院。因頭部雖有輕微擦傷,大量出血是從鼻子流出來的。檢查後醫生說鼻樑軟骨斷裂,劃破內部血管造成流血不止,是外傷,還說我呼吸通暢無妨礙,沒必要處理。說過半個月後再來。

就這樣兒子開車把我送回家。到家學法煉功忙著做三件事,身體恢復的很快。第三天早晨煉動功時,忽然覺得頭頂被抓住,像拉牛皮筋一樣向一側拉,越拉越長越細,最後咯登一下像牛皮筋斷開了,身體沒有動。煉完功感到頭腦特別輕鬆。隔一天又發生一次,前後共出現三次這種狀態,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幫我調整身體。

在家休息八天,我就上班去了,一切照常。

謝謝師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