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師尊對我的看護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五日】師尊在法中講過:「欠債要還,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可能要發生一些危險的事情。但是出現這類事情的時候,你不會害怕,也不會讓你真正的出現危險。」﹝1﹞

我是親身體會到了師父講的法是真實不虛,絲毫不差的。下面我講一段在修煉中,我一生都不會忘掉的親身經歷。

一年夏天,正趕上三伏天,中午溫度格外高,天熱我又急著回家做午飯,由於我住的是多年的舊家屬樓,院子的路窄,加上一進院還要拐一個九十度的房角,如果兩個人各在直角牆的一面,互相都看不見。拐角牆一面朝東,一面朝北,尤其是夏天的中午北面的牆有陰涼,當我騎著自行車到了東牆根的時候,不知道在直角的北面牆根,一個跨騎在自行車上的小伙子身體還倚在牆面上乘涼,並且自行車是平把的,上面還搭著一把叉頭朝前六尺長的鋼把叉子,叉子的四根齒是各約七寸左右的鋼叉頭。

當他反應到來人了,馬上要走,這一腳踩上腳蹬不要緊,由於車把和鋼叉接觸較滑,再加上用力一踩,由於慣性叉頭猛向前滑出,我騎的也不慢,二人瞬間撞在了一塊。那時我的頭幾乎就在他的左肩膀上了,這時他的叉子一齒,已穿透了我的左胳膊和腰幾乎平齊的小臂皮下,平穿兩孔的距離一寸半左右,其餘的三齒在我左胳膊外面的空處。如果叉齒往右偏二至三寸,就插到我肚子裏了,後果不堪設想。

就在那一瞬間我的腦子一片空白,嘴裏只說了三個字:「沒有事」,同時一把將鋼叉一拔甩了出去。說時遲那時快,當時確確實實的是沒有害怕,也沒感到痛,也沒出血。只是拔叉子時在進口處拉出一點白肉,但肉還與我小臂皮連著。叉子生鏽很厲害,兩個肉孔髒乎乎的,我的左手還在把著車把子,用右手捂著傷口。小伙子這時嚇得不知所措,緩過神來後忙說:「阿姨,我們去醫院?」這時我也有思想了,我說:「你走吧,沒有事,你不用害怕,你走你的就行了。」小伙子嚇得還是不敢走,呆在那裏站著。

這時我左手推著車子,右手捂住傷口,把車子推到自家走廊。房前就是醫院,我去把傷口的鐵鏽裏外清理乾淨,醫生給我蓋上紗布固定好,告訴我:「你一定要天天吃消炎藥,不然的話天熱傷口感染化膿就麻煩了」我聽後笑了笑,說:「沒事啊!」也沒去藥房拿藥。

修煉前,家中甚麼藥都不缺,標籤清楚,擺放整齊,但自從修煉開始至今家中就再沒有一粒藥,更別說吃藥了。不管高燒近四十度還是無原因的拉肚子,我都堅信是師父給我清理身體,不會有事的,每次一、兩天就過去了。因為生孩子出現出血量大,落下了眩暈的病根,每年在孩子生日前後必出現一次眩暈症,幾天都不能上班,年年不落,修煉以後眩暈症以及其他胃痛等病症都不見了。

弟子無法用語言和文字表達對師父的感恩,沒有師父的看護,叉子往裏面偏二至三寸插到肚子裏,那我不知會甚麼樣了。每每想起此事的經過,我都不敢想下去,是師父為我擋住了災難的發生,有驚無險。是師尊為弟子承受的太多太多,我只有做好三件事,多學法,向內找,實修自己,多救人了。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