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老頭闖關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二日】我今年七十二歲了,別人見我都說我是鐵老頭,身體和精神特別好。這是大法給我的福,使我遠離了痛苦,遠離了災難。走入大法修煉,得到師尊的慈悲呵護,那種美妙、幸福的感受無法用語言表達。從得法到現在十三年了,我沒沾過一粒藥,更別說打針了。每天都快快樂樂、輕輕鬆鬆、無憂無慮的做著大法弟子該做的事。

我走入大法修煉是從妻子(同修)身心翻天覆地的變化,見證了大法的超常神奇,才決定修煉的。妻子修煉前不吃飯行,不吃藥不行,每天在生死邊緣上掙扎。得法很短時間身體上的所有病痛全都消失了,簡直就是換了個人,身心健康這是花多少錢都買不來的!面對這鐵的事實,我的心動了。這幾十年在中共邪黨灌輸的黨文化及無神論的洗腦中,對超越人的東西根本不接受,也不信。再加上邪黨幾次大的殘酷的政治迫害運動,害死了幾千萬無辜的說真話的善良的中國民眾,造成中國人的恐懼、人人自危的心理。為了自保也只能放下真實的東西,接受假的惡的變異的東西。時間長了沒有了自己的思維,只能服從,面對事實我不得不靜下心來從新思考、從新選擇。

當我改變了常人的那種變異了的觀念,走入大法中修煉,神奇的事不斷展現。

有一次我騎電動車買菜回來時,快到家了,突然從我背後急速駛過來一輛摩托車,我還沒反應過來就把我和電動車從路那邊撞起來飛到路這邊。整個過程我是全然不知,坐在地上等回過神來一看,電動車在離我幾步的地方躺著,有一個地方已經摔爛了,我這才明白是被車撞了。我當時反應出的第一念是沒事,接著就請師尊幫我,再看我自己皮毛沒傷。這時正好親家路過見我坐在地上,就問怎麼回事,一聽說是叫車撞了,非要叫騎摩托車的帶我到醫院去檢查,並說這麼大年齡又撞這麼遠怎麼能一點不傷呢?車都撞壞了人怎麼能不傷呢?可是到醫院裏外檢查了一遍,甚麼事都沒有。親家直說:「太不可思議了。」這是師尊的呵護才使我躲過了這一劫難。

有幾天我感到後背有些粘,衣服都粘在後背上,我就叫妻子給我看看怎麼回事,妻子看完後甚麼也沒說,就一直用餐巾紙擦,停了一會才說:你不要管它,甚麼事都沒有,你就把一切交給師尊。這是好事,師尊把你身體裏不好的東西全部都清除出來了,表面假相動不了真修弟子,這也是看你對師對法到底堅信不堅信,關鍵時刻用甚麼標準來衡量指導自己,這也是你提高昇華的好機會。別管它,該幹甚麼幹甚麼。靜下心來趕緊抓緊時間多學法、多發正念。

我也沒動甚麼心,起來給師尊上了一炷香、給師尊叩了三個頭,向師尊表了態,與師尊溝通了幾句發自內心的心裏話,放下心就不想它了,我就和妻子出去買東西去了。

過了三天妻子把後背用手機照了下來給我看。我一看腫的地方像個雞蛋大,上面長滿了刺和針尖大小的小眼眼往外流水。並且有兩個洞,一大一小,大洞流的是粥一樣的東西,小洞就像開了鍋一樣向外冒泡。妻子說那個腫的地方消了三分之一,顏色也退了不小。三天前腫的像個大蘋果,顏色就像茄子皮一樣,大洞像花生米一樣大,小洞像黃豆粒一樣大,沒想好這麼快。可是女兒看了回家嚇的一夜都沒睡,第二天早上天剛一放亮就打電話來想拉著我到醫院去看看,我就告訴女兒好了不用去看。

一個星期左右妻子又從裏面掏出一些雪白的東西,有的像大油,有的像麻袋絲一樣一絲一絲的,擠出那麼多。整個腫的地方就像地道一樣,上面的皮和下面的肉完全是分開的,用棉球從這邊伸到那邊,但不管向外擠水也好,棉球伸到裏面掏東西也好,我是從頭到尾一點疼的感覺都沒有。姐姐(同修)說這全是師尊為你承受了,妻子感動的都流淚了。就這樣大概三個星期完全好了,知道的人都說別說這麼厲害,再輕上幾倍也得疼的受不了,可我在師尊的呵護中闖過了這一關。

後背這一關剛過,緊接著右邊臉從早上起床就有點紅腫,到下午整個右臉從額頭到下顎腫的就像又包上一個臉,鼻子成了紫色,就像兩個鼻子疊在一起一樣又粗又高。右腮下面腫的就像長了個東西,右眼腫的看不見東西成了一條線,整個臉都變成了紫紅色,根本不是我以前的樣子了。我沒有多想它,洗完臉、吃完飯就出去該幹甚麼幹甚麼。可是到路上遇到熟人把他們都嚇壞了,都問我怎麼了,怎麼成了這樣,都催我趕快到醫院去看,並說右腮腫那麼大那是淋巴結,那可不是小事,為了少說話我就笑笑說沒事。我也不動心,因為我多次見證了大法的美好與神奇,大法是無所不能的。

就這樣第二天早上起床一看消了一大半,第三天全好了。這是我親身經歷的真實的事。

希望中國同胞都快醒悟,拋棄謊言,拋棄邪惡。法輪大法真真切切是在世間救人的。真心祝願世上所有的人都能珍惜這萬古難得的機緣,清醒的為自己的生命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吧!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