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勢力想要我的命,師父救了我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五日】作為大法弟子走到今天,經歷了風風雨雨。正法進程已到了把人間敗類繩之以法這一步,起訴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的大潮已經在大陸興起。

大法弟子、家屬和百姓紛紛控告江澤民,這是我們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責無旁貸的責任,由於我有很多人心沒去,執著於利益之心,對於控告江澤民的起訴信寫了一半又放下了,沒有積極的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結果人心招來了鬼上門,下面是事情的經過。

今年六月十三日十二點多,我騎摩托車帶著妻子去地裏幹活,在拐彎處與一輛轎車相撞。當時我就昏死過去,頭部被車撞了一個大包,大包旁一個大口子,流了很多血在地上,滿臉都是血,手腳已發紫。直挺挺的躺在地上,已經沒有一點意識。

轎車大燈被撞掉,保險槓撞壞了,摩托車安然無恙,只是車前面塑料瓦蓋碰掉一小塊。這時村裏人都圍了上來,其中有一些是同修,對我喊:「快求師父救救你啊!」有的同修立即念:「法輪大法好!」這時村裏有些不修煉的人就說:「人都死了還喊師父呢!」

我在沒有意識的狀態下也說了一句:「師父救我!」(現在我已不記得我當時喊過師父救我的那句話,是別人後來告訴我的)大約十多分鐘我醒了過來,但是不知發生了甚麼事。這時村裏的醫生來了,看到頭部的傷口挺嚴重,就沒有處理,直接讓我去市裏醫院。

在去醫院的途中我真正的醒過來了,第一句話就問:「這是去哪啊?」肇事者的家屬說:「你摔壞了,去醫院看看。」我說:「去甚麼醫院,回家!」肇事者的家屬說:「還是看看吧。」堅持把我拉到了醫院。

到醫院一檢查,腦袋沒有任何問題。肇事人家屬對醫生說:「把頭部那個口子給縫一下吧」。醫生說:「哪有口子啊」。肇事家屬說:「沒有口子,地上一大攤子血,滿臉的血從哪出來的?快點給他縫一下。」醫生就說沒有傷口。在肇事人家屬的堅持下,最後醫生只好給我頭部纏上一塊紗布。然後說:「留院觀察吧。」我說:「我沒毛病,觀察甚麼,回家!」

後村裏的人都感到大法太神奇了。以前不相信真相的人說:「這真是你們師父救的。」當時就有人要真相護身符的,還有一個不修煉的堂弟馬上打電話給他母親:我大哥這功真沒白煉,媽,你快好好修吧,別吃藥了。有的人對於我頭部的傷口一路上就沒了,覺得不可思議。整個村屯都轟動了。

事過之後我深深的向內找自己,找到了一大堆不符合法的人心執著,最主要的是在訴江的問題上沒有跟上師父正法進程。修煉是嚴肅的,大法弟子作為神的使者,把江澤民告上法庭,結束這場慘無人道、毀滅人類道德的災難,這是大法弟子義不容辭的責任。我沒有擔當起這一責任,舊勢力不放過我,想要我的命。

是師父慈悲,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在認識到自己的問題後,我馬上把訴江信投遞出去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