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是修煉的根子問題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七日】讀明慧網交流文章《一位神仙眼中的大法弟子》對我觸動很大,文中那位地上神仙指出的大法弟子修煉中存在的信師信法問題,我感覺像是在說我,我不得不對自己進行反思。

信師信法,廣義上講,我們今天還在往前走的大法弟子,都信師信法,誰要問我是否信師信法,我會斬釘截鐵的回答:信!事實上也不盡然,特別是一遇到實際問題時,往往就卡殼。

比如遇上病業干擾,開始還認為迫害啊,干擾啊,假相啊,不承認啊,不放在心裏啊等,如果時間一長,心裏就不穩了,就產生負面思維,我這「病」會不會如何如何,或想自己正念也發了,也善解了,也向內找了自己哪有漏,怎麼還不好?幾年拖下去,思想就不堅定了,甚至也想用常人的方法解決解決,實際上信師信法就已經打折扣了,還覺的自己三件事也沒耽誤做,忙忙乎乎挺疲乏,也算精進了,怎麼還不好呢?

有時認為我做了某件事,病業應該好了才是,好像是為了病業而做,向內找也是為了病業好而找,雖然找了一大堆執著心,還是不管事,事實上還是信師信法的根子問題沒解決。

比如迫害十幾年了,跟頭把式的往前走,弄的身心疲憊,有時就想,師父早就說就要結束了、到了尾聲了、到了最後最後了,可是還看不到邪惡完蛋的跡象,有時看到點黎明,可是迫害還在繼續,甚至有時還很嚴重,可是修了這麼多年了,還得硬著頭皮往前走,所以心裏一直有壓力,不做怕落下,做還怕迫害,真的感覺很累,有時集體配合做事很不情願,甚至礙於面子,是的,表面忙忙乎乎好像挺精進的樣子,實際上心性沒得到提高,自己也感覺現在提高一點都費勁了,做事很多時候也是被動的、完成任務式的去做。

當有同修對信師信法有疑問時,我說:不管怎麼地,我就是信了。表面上好像挺信,實際上這種信不是從理性上昇華上來的那種信,是有的學員抱著「再上一把當」的那種信,其實潛意識中,有一種修了這麼多年了,苦也沒少吃,也不能放下了,要能圓滿就算撿著,不圓滿也沒招了,這輩子就只能豁出去了,開弓沒有回頭箭了。

你說這種態度怎麼提高,怎能不被干擾?就像該文中指出的那種狀態,表面上精進是給別人看的。你看我做了甚麼甚麼,心裏也和師父討價還價,我看了多少遍書,我做了多少事,我就該怎麼樣。把做了多少事當成了提高的砝碼,心性沒提高上來,根子問題都沒解決。

該文中那位地上神仙尚能憑著對他那門小法百分之百的正信走過了魔難,而我們有慈悲偉大的師父和宇宙大法,為甚麼不能正信,為甚麼不能百分之百正信呢?這才是修煉中的根子問題,不解決這個根子問題,就會一手抓著佛不放,一手抓著人不放,即使向內找出一大堆執著,也很難放下的。

修煉是嚴肅的,越到最後,法對我們的要求標準也越來越高,對法的堅定和堅信會一直考驗到最後,必須牢牢抓住信師信法這個根子問題,只要真正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甚麼問題都能解決,只要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前進路上甚麼也擋不住你。以上是讀明慧網修煉交流文章的一點感悟,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