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神仙眼中的大法弟子(下)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八日】作者前言:本文僅供同修參考,以法為師是根本。別人證實法做好事,我們也不拒絕。別人指出大法弟子的不足,咱們應處處對照法,向內找,修正自己,並深挖「不信師不信法」的根源。

* * *

(接前文)還有個問題一直擔心,跟這位老道人交流一下:開天目的同修掉下去、毀掉的太多了,怎麼會這樣?我也擔心……

他說的大意:真全心信師信法,怎麼可能出這問題?最初、根源上就有對法的疑惑,根基就不牢固,出了問題不用法歸正自己,漸漸就相信幻象不信法。不少人自以為是歷史上的名人,怪不得自己聰明呢?其實看到的往往不對,智慧從修煉正法中來,不是從歷史人物中來,更不是從魔境幻相中來。暗自得意的心一起,大麻煩就招來了。最後自心生魔,愈演愈烈,直到不能自拔。

我悟到這是師父借他的口點我們的不足。當初我真是對法不全信,就出了點功能;也就是我出了點功能,才能信師信法,才可能修成,比那些沒功能就能憑堅信、憑悟而圓滿的,在最基礎的信師信法上就差太多了。真是不值得歡喜,就更不能自我膨脹了。有天目,我是滅掉了開始的好奇心、歡喜心,堅信大法才度過了很多假相的誘惑。而我看到有的開天目的同修,只要殘存一點歡喜心,幻相就不去。有的同修寫了看到的歷史事件,合乎小說虛構的情節,與現實的歷史相反,這其實就危險了,這樣帶有自心生魔因素的文章,是否影響讀者?誰高興?如果自己也有高興滿意的想法,恰恰是干擾的魔幻高興。有同修看到的景象不用大法衡量真偽,脫離現實相信幻相,最後不信大法了。自我膨脹是一點點被魔捧大的,捧人的人本身就有問題,好奇心、歡喜心、自我之心一定要滅掉。

師父講:「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就是在佛教中也很忌諱這個東西。」[1]這段法一定要學深入,做到才行。

他說(大意):有一些人只信大法的一部份,不信哪部份呢?不信自己做不到的那部份,信大法也是以自我為中心。多數是不信「病」這部份,法在這部份就不會給他顯現威力,他就越不信。這些人多是常人中的強者,在修行中其實是悟性差勁的,但是他還自以為強。組織做事表現的如何強,如何精進和堅定,甚至忙得沒空學法煉功,而沒人的時候,他有時間並不實修,而是過常人生活。別人說不得碰不得,維護著自己那些要命的執著──很讓神看不起。

我由此想到《精進要旨》中《和時間的對話》:「神:他們中還有來找法對他們自己認為好的一面,卻放不下導致他們自己不能全部認識法的另外一面。」[2]以前學過去沒在意,原來這裏還要出問題。

後來又想到了密勒日巴的修煉故事,他有疑惑但從來不懷疑師父,就是他師父不斷刁難他,他都對師對法不生一絲邪念,只是找自己哪裏還不夠師父的要求,最多是懷疑自己不行,這樣的信師信法,才是他一世成佛的保證。

而有些同修,自我中心,遇到問題就懷疑大法。有個很有名氣的同修,最後病業關沒過去,在醫院裏悄悄說:「這法是真的假的?我一直有懷疑,現在看來,真是不行啊?」而我看到大法已經給他延長了生命,而現在他心裏充滿了疑惑都忍不住說出來了。再說啥他也聽不進去了。他覺得他為大法吃了大苦,付出了那麼多,師父就應該破格管他,他不真修也得把他的病拿掉。這是想和師父做交易,想不修而得搞特殊。抱著常人的執著和疑惑不放,這面請同修幫著發正念,再試試看,那面到醫院去保命,結果第二天就去世了。凡是想去醫院看看的,哪怕有一絲念頭,都是在求常人的東西,就得受常人這層法的制約。

他還說了另外一種情況,大意是:一部份法徒非常堅信,真在履約,為大法甘心奉獻一切,但是在用人的方法拼命、消耗,學法煉功都不顧,一味付出,實際也是不相信學法能給他智慧,實修能少走彎路。他一味用人的方法做事,就在求人的這一層法,那麼未老先衰、過勞死等人中的規律就制約他。還有人覺得做著大法事等於上了保險,堅信師父會幫他過關,卻長久不修自己,危險不危險?誰都知道。

我身邊就有這樣堅定、全力付出的同修。現在我發現自己也有點問題,自以為對法堅信,其實還有差距,至少是不全信。師父講:「其實我一直在講,修煉不影響做大法的事,一定的。因為煉功能最好的消除疲勞,是使身體迅速恢復的最好辦法。」[3]

比如常做大法事累了偷懶不煉功,靠睡覺恢復體力,是因為不太信自己能做到,不太信大法在這方面也能給自己顯現威力,就不去做,等於在此不修。結果就有常人狀態:疲勞、累。而只要堅持煉功的時候,就真的不累。但不由此反思,不深挖根源,根源就在於沒學透這段法,不堅信這一點。

有兩位同修,出獄時都是被迫害成嚴重病業,他們都不在乎,結局卻完全不同。一位同修是癌症晚期倒計時,監管部門都給家裏賠償了喪葬費,求家裏別告他們。但這同修堅持學法煉功,一個月就完全恢復了,幾年來都好好的,堂堂正正做三件事。監管部門看到這個奇蹟,再不敢去迫害了。而另一位同修,病危狀態自己也不在意,堅持講真相,但是很少學法煉功,我知道他對自己煉功的信心有點不足,認為做講真相的事師父更能保護他,實際還是有一點點念在病業上,有一點想這樣「精進」來請師父解決病業的念頭;而且脾氣一直很大,同修也多次提醒他「常被魔性控制不行」,他掩蓋。拖了三年去世了,「重症大病」不醫治,拖延三年已經是奇蹟了,但是三年沒歸正自己,走的太可惜了。

師父講:「哪怕在歷史上簽過甚麼約,你今天正念很足,不承認它,你就不要那個,你就能夠否定它。可是呢,是凡這樣的就難辦一些。難就難在舊勢力對你是輕易不放手的,它要鑽你的空子,你有一點疏忽它就會鑽。」[4]

如果沒學透徹這段法,沒認識到修煉的嚴肅,就會經常不修自己還不以為然。被鑽空子,發脾氣就是典型,也不知道危險性,已經在危險之中。

最後這位老道人說(大意):這些放不下的心,如果他有一個,一千七百多年前就死掉了;如果這些歲月中,生出來一個類似的心,早掉下去,也就死掉了。說這些都是被污染,姑妄聽之。

我見過不少同修,病業關過不去,上醫院去保命的,最後都沒保得了命。常人的生死、壽命都是定數,當有絕症的病業表現時,很可能是自己常人的壽命快到了,這時候醫院能保命麼?

身邊有不少同修長期學法煉功走形式,並不真正改變自己,學法不能用大法解開心結,常人中的「陳穀子爛芝麻」埋藏在心裏,遇事就表現出來,不用法化解,反而用人心來強化,找自己只在表面,強忍掩蓋過去,修也在表面。學法時心態很好,放下書,言談做事就開始洋溢常人的執著……看到別人,反過來也深挖自己。由此認識到:原來每個執著,修煉中都是生命的殺手。不能嚴格按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不儘快斬斷一個個執著,淤積起來很難闖過生死大關。

其實有很多損失是可以避免的,有很多同修,生命本來是可以挽回的。修煉中有疑問是正常的,不要淤積到最後,修煉中敞開心扉,疑問一定要在法中解決,交流中一定會有提高。放下執著的自我,才會接近先天真正的自我,那個自我的本性境界,卻是無私無我。

以上個人心得,不當之處請大家指正。在此也提醒開了天目的同修,如果在入定中見到甚麼地上道、神仙,千萬別生好奇心、歡喜心,千萬按大法要求做,千萬不搭理,一好奇、一搭理就受干擾,功就亂了。如果不是在現實生活中碰到這位地上道,我也不會理會他的任何話語,切記不二法門的嚴肅性。一切都得在大法中歸正才有未來。

(全文完)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和時間的對話〉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