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神仙眼中的大法弟子(中)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六日】作者前言:本文僅供同修參考,以法為師是根本。別人證實法做好事,我們也不拒絕。別人指出大法弟子的不足,咱們應處處對照法,向內找,修正自己。

* * *

(接前文)前面談到有些大法弟子出獄後去世的原因,就跟這位老道人探討一下:這其中有些同修做了很大的事,在監牢中被迫害的很重,甚至被打死,而一般人不會出現這個情況。是否因為他們做的事太大了,所以承受就大,被迫害死是個例外?

他說(大意):沒有例外,大法,誰能例外?很多監牢裏的大法徒,長期挨打受迫害,也是長期沒有深挖自己。看過密勒日巴修行的故事,白看了。如果能做到那樣的慈悲,真能感動惡人落淚,迫害你的人基本都能被救度。不可救藥的惡人,畢竟是少數。有人對這些惡人勸善只在表面,心裏有對他們的反感、鄙視,關就長期過不去。慢慢就會產生疑惑和怕心,一絲怕心就完。這些都瞞不過神的眼睛。而有些大法徒真能做到至善,迫害再大也沒危險,害他的人都在暗中保護他,令神讚歎。

他這一說,我發現自己「以為例外」的本身,就有不信大法洪大的因素在。同時馬上想到師父講過的:「關於目前各地站長的工作方法問題是要說一說了,執行總會的要求是對的,但是要講方法,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1]

我以前只理解為對同修說話要無私無我、要慈悲,沒有想到對常人、甚至對迫害自己的惡人也要修出這樣的慈悲心。是自己的觀念侷限了對這段法的理解,就體會不到大法在更大範圍的威力,所以當初在監牢中,有些迫害我的惡人,沒能救了他們,真是遺憾。我想起有的同修心得中講述的場景:能生出那樣的慈悲心,「十惡不赦的惡警」真的能落淚而去,這個「惡警」後來真是減輕了對大法徒的迫害,可能是他有一部份生命被挽救的表現──這曾是我不敢想像的奇蹟。我們按大法要求能做到多少,神奇就能顯現出多少。

如果我們做的相反,沒有生出對這些「惡人」的憐憫和慈悲,對他們有氣憤、怨恨,這不是自己先變壞了麼?

師父講過:「如果你們不能正確去對待,不能把自己當作修煉人向內去找,那真的是沒有辦法修。尤其是在這場迫害中,你不能夠升起正念來,反而增加了無數的仇恨。」[2]師父開示:「你們知道甚麼是壞人、好人嗎?你心裏裝的是恨、是惡,大家想想這是甚麼生命?會表現在行為上,甚至於表現在面像上,人瞅你都是惡的。我不是說一些大法弟子修的不好,修的好的一面就隔開了。只要在人這邊還有你人的東西存在,就有那些不好的東西,就有不好的思想,越到表面表現的越差。」[2]

一旦我們自己心裏裝下了對這些「惡人」的怨恨、鄙視,這些本該修去的惡念先污染了自己,自己就在往下掉了,怎麼過關呢?

再看師父講的法:「常人社會中的一切都成為了你的修煉形式。」[3]我又明白了一點:可能那些惡人,是舊勢力為了成就大法弟子,才讓他們今生為惡人。這些惡人的初衷是要通過這種迫害的方式被救,而舊勢力是騙他們銷毀他們。有的同修做的很好,慈悲能救了他們,正是在大法中破除了舊勢力的安排,曾經的「惡人」改過自新,反過來證實大法,真為他們高興。

師父還講過:「沒有任何希望了的生命會無惡不做。」[4]我想到:如果認為那些惡人「不可救藥」,這些人本性明白的一面可能就徹底絕望了,就真的對大法弟子無惡不作了,那就真把這些人推向反面了。當然他們打大法弟子,舊勢力想利用他們把大法徒的正念、善念打出來,是不合正法要求的,是破壞。

師父說:「它們為了讓學員達到標準、達到它們的要求,它們利用了那些邪惡的生命狠毒的打學員,極盡最邪惡的方式它們還是達不到目地,它們就氣急敗壞的更加邪惡的針對學員。最後它們達不到目地還說它們盡了最大的能力。多邪惡呀!可是這一切邪惡的發生,作為龐大的宇宙中的層層生命他們卻感覺不到這個邪惡。」[5]

破除這樣舊的邪惡的安排,對這些常人怨恨、鄙視只能起反作用,這樣的心態下發正念也不起根本的作用。必須心中懷有對大法百分之百的堅信和洪大的慈悲才行。

還和這位老道人談起當今面臨的整體配合的問題,他說(大意):不信大法的洪大,不信修煉的嚴肅,才把自我看得那麼重。有的協調人之間,並不協調,互相攀比爭功;特別是有些有能力的人,他覺得他辦成的那些事是他自己聰明,不認為是大法給他的智慧,更不認為是師父給人圓容來的,自我膨脹,實質在證實自己。有人覺得師父直接指導過他,暗中自命不凡。

這些念頭,邪神都看得見,麻煩就招來了。也不想想:他得這樣多受指點才可能修成,比更多的不用這樣就能圓滿的人,是不是差得遠?越是差距大,越自以為是,越不信大法能給開智,就越不愛學法,越走彎路,越損失。反而認為大法也無奈,還得用他的人中的辦法彌補……

當然配合好的確實有很多,但是個別人一旦自滿得意,自我心一出,就又招麻煩來。

我想到師父的一段法:「如果你們協調不好的時候邪惡就會鑽空子、製造麻煩。很多證實法的事不是沒有辦法,再難都有你們走的路,儘管那個路比較窄一些,必須得走正,稍微差一點、不正一點都不行,但是呢,你們還是有路。也就是說大家走正它。如果走不正,就會被現在這些邪惡利用來鑽空子、搞破壞。其實我剛才講的就是,大家在協調配合做甚麼事情的時候,你是在證實你自己呢還是在證實法,就是這個問題。」[6]

後來學到這段,發現自己曾經被「自我」障礙在大法更洪大的內涵之外了。覺得力不從心的時候,應該找找自我,是否自我沒放下?是否堅信師父講的:「放下更多自我的時候,證實法的智慧就會自然而出。」[7]自己能否做到?還是個信師信法的問題。

(未完,待續)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